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那年花開月正圓/白粥CP】暮商之夢 (全)

白粥CP-暮商之夢

*改寫EP34

*假設沈星移沒有被三壽幫綁架

 

 


  「我著急,不是為了自己的仕途!」

  「那是為了什麼?」

  趙白石帶領著僅僅幾十名士兵策馬在黃土中奔騰,黃沙隨著他們的經過而飛揚,達達的馬蹄聲掩蓋住了趙白石因著急而逐漸急促起來的呼吸。毫無喘息的趕路,理應讓他無暇再有其他思想,可這時的趙白石腦海裡卻浮現了張長清帶有深意的問話。

  彼時他並沒有予以答覆,不是因為他沒有答案,答案一直佇立在趙白石心頭那一灘波光粼粼的湖水中央,曾經模糊得讓他摸不著頭緒,可隨著光陰的逝去,那個答案如今已是了然於心。趙白石的心向來坦蕩,清澈的湖水裡頭除了富民強國再也沒有任何多餘的雜念,可那兩個字,那顯而易見的答案,闖入得既突然又猖狂,讓他向來平靜的方寸亂得找不回最初的從容,最終只得抿唇將其吞回腹中。

  趙白石的眉頭緊了緊,脫口呢喃出了那彷彿被禁忌的姓名,緊接著壓低身子,試圖讓馬跑得再快一些,快得能追上那個如風一般的女子,別讓她就這麼消散在這片塵土裡。

  三壽幫一直是趙白石的心腹之患,如今有機會找到他們的老巢剿滅他們,也算是得償所願,儘管他深知,率領僅僅幾十親兵就想打勝仗簡直是癡人說夢。在刀劍出鞘的那一刻,趙白石不恥於迴盪在胸膛的懼怕,幾乎要勒緊了他的心臟。這懼怕不僅僅來自於周瑩的安危,還來自於他想活著再見她一面的心情,趙白石何曾是貪生怕死之徒?恐怕只有在面對周瑩之時。

  在一番激烈的爭鬥後,韓三春的刀刺進了趙白石的右肩窩,血一瞬間將他藍色的官服染成一片黑,他只有緊緊咬著牙才能忍住不呼痛,原本的平局從這一刻起變成了下風,趙白石單膝跪地,握緊了刀還想反抗,手中的刀刃卻被韓三春擊飛,他側著臉望向身手也無法觸及的刀,心頭一片死灰。

  然而在韓三春的刀刃落下的前一刻,高處傳來了陌生女性的聲音,他和韓三春同時抬頭望去,眼前之人卻讓他幾乎驚嘆出聲。山丘的頂端站著兩個人,其一是周瑩,儘管這個距離他無法看清對方的表情,可他已在腦海裡描繪太多次此人的身型,僅僅是一眼,他便能肯定對方絕對是周瑩。確認周瑩平安無事,趙白石的眉頭總算稍微鬆了些。他從另一個女人的話語中猜出了她大概是韓三春的夫人,她扯著嗓門勸韓三春投誠,告訴他牛壽蛙已經背叛,聞言趙白石也在一旁跟著幫腔,韓三春最後終於選擇棄械投降。

 

  趙白石簡單的向身後的親兵交代現場如何善後,便匆匆的拾起刀朝著周瑩的方向奔去,走沒幾步,只見不遠處的亭子旁,周瑩如同自己一般邁開步子向著自己而來,經歷幾天的囚禁,周瑩一身灰頭土臉,可她臉上的笑容卻仍舊明亮。她朝自己喊了聲:「趙大人!」手還雀躍地揮舞著。而趙白石儘管拚命壓抑著心頭的波盪,嘴角卻仍然不爭氣的仰起了幾分,越是想收住面上的笑,表情卻是越發扭曲。他輕咳了兩聲才總算是將高漲的情緒壓了下去,正當他想開口數落周瑩幾句時,眼角餘光察覺在周瑩的目光死角,有名牛壽蛙殘黨埋伏在一旁,高舉著刀欲向周瑩砍去。

  「夫人!」趙白石朝著她慌張地大喊道。「右側有埋伏!」

  此刻的周瑩正從梯子間縱身而下,沒有拿捏好的高度讓周瑩的趾頭有點兒發麻,周瑩撐著大腿直起身子,隨手拍掉了身上的灰塵,雖然被趙白石勸說過笑不露齒,但她還真無法掩飾現下的情緒。趙白石的出現,可說是在她的預料之中,畢竟家中還剩多少現銀她最清楚,王世均他們在束手無策之下也只能走向報官一途,而趙白石嫉惡如仇,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剿匪的大好機會,也能順便前來營救自己。不過當周瑩真看見趙白石率兵出現時,心裡還是有些欣喜的,她和千紅並肩佇立在小山丘上向下俯視著戰況,看見趙白石右肩濺血的時候周瑩的心涼了一大半,她著急地勸千紅叫韓三春投誠。戰火一消停,周瑩扭頭便往趙白石的方向奔去,緊張地想查看對方的傷勢是否無礙。

  對於自己的心急如焚,周瑩沒覺得有何古怪,她抬起頭來,趙白石就在不遠之處,只見他朝自己喊了些什麼,可周圍的風吹得太狂,一字一句都被風沙聲給淹沒,周瑩瞇起眼睛勉強讀得出他前一句喊的是夫人,而下一句她可就真無法辨別。「趙大人,你說啥啊,這裡太吵了,我聽不清。」

  周瑩的臉上仍扯著笑,完全沒察覺趙白石的臉色有多麼難看,因為在周瑩眼裡向來都是一樣難看。他距離周瑩尚有二十步之遙,就算動作再快也來不及擋下即將落在周瑩身上的那一刀,情急之下趙白石只好朝著刺客丟出自己的刀刃,精準的刺在了對方的心臟之上,看見倏地倒在她身側的牛壽蛙殘黨,周瑩這才反應過來方才的趙白石是想提醒她小心。

  她才想開口讚嘆趙大人真是好身手,可抬眼只見趙白石匆忙的向自己奔來,伸手就將自己的兩臂捉得生疼,趙白石猛地使勁,兩人便迅速的掉換了位子,周瑩被趙白石使力甩在了黃土上,她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疼的罵了趙白石幾句,可當她抬起頭,只見一把利刃刺穿了趙白石的胸口,鮮血飛濺上了周瑩的面龐。周瑩難以置信的睜大了雙眼,原來在她身後還有一個餘黨抽出長刀準備取她性命。

  刀尖就在她的咫尺之處,溫熱的血沿著刀身滑落,滴在周瑩撐著地面的手背上,周瑩盯著擋在她身前的趙白石,他艱難的喘氣聲十分清晰。周瑩被趙白石護在他的羽翼之下,彷彿趙白石正是她的天下一般,目光所及只有他一人,只有他熾熱的眼神,和一抹救下她的慶幸與欣慰。周瑩頓時覺得她讀懂了什麼,卻又好像還不是太懂。

  趙白石在周瑩的眼中看見了自己,心頭不由得一驚,那雙眼裡向來裝著別人,想不到有一天,也能為自己挪出一個空位。趙白石皺緊了眉頭,汗水不停地從額際滴落,他別開留戀的眼神,用盡全力才忍住在胸口灼燒的疼痛,一個反手握在刀刃之上,任憑手被直接劃開,使勁奪去了對方手中的長刀,拔出來的瞬間痛得讓他不禁到抽了一口氣,趙白石轉身一腳將對方踢倒在地,長刀在頸脖間輕輕一劃便了結了對方的性命。

  趙白石蹣跚了幾步,用長刀作為支撐才總算穩住了身子,他伸手摀住了胸口的窟窿,可鮮血卻仍然不斷地湧出。他聽見身後的周瑩朝他喚了好幾聲「趙大人」,語氣中的微微顫抖趙白石只當作是意識逐漸混亂而產生的錯覺,他背對著周瑩不敢轉身,不斷滴落的血卻沒能躲過周瑩的雙眼。

  周瑩急忙的爬起身來,過於心急的她險些被自己絆倒,她磕磕碰碰的來到了趙白石的跟前想探探他的傷勢,卻被眼前怵目驚心的血給嚇得說不出話,驚慌在她眼眶中堆積出了一片紅。

  「趙大人!」周瑩只得失聲驚嘆,看著血不停地從趙白石的指縫間湧出來,她伸手壓在對方手背上,想將這彷彿打算流盡的血給擋回去,卻只是徒勞。

  「我沒事,夫人……小傷。」趙白石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完整的說出這句話,聲帶牽動著傷口,每個字都讓他的胸口抽痛。趙白石注視著周瑩貼在自己手背上的柔夷,只覺得意識越發恍惚了起來,不曉得是因為周瑩掌心的熱度還是不斷流失的血。

  「趙白石!」周瑩的語氣越發著急了起來。「快、快來人!趙大人中刀了!」周瑩朝著後方的親兵們喊道,她一手壓在趙白石胸口,一手托著他逐漸垂下的腦袋,抬頭望去只見對方本就半瞇的眼睛,已漸漸闔了起來,周瑩使勁地拍了拍趙白石的面頰。「喂、喂!你可不許睡著啊,趙白石!」

  真是失禮。趙白石想捉住周瑩在自己面上胡來的手,告訴她這樣的舉動不成體統,可他卻全然使不上力。著急的周瑩力道沒控制好,趙白石只覺得自己的面頰熱得發疼,可他又留戀於這樣的熱度,趙白石轉了轉腦袋,思考著自己究竟是真的無力阻止又或者只是藉口,而這個問題還沒尋得答案,趙白石便用盡了最後的力氣。在失去意識之前,趙白石隱隱約約地聽見親兵們由遠而近的腳步聲,還有周瑩帶著哭腔喊著的:「趙白石,你給我醒過來,趙白石!」

 

※※※

 

  趙白石將手背在身後,信步走過許多地方。他無法憶起自己從何而來,也不知自己將向何處而去,回憶如同歌戲在他眼前演出著,他看見了那個曾女扮男裝在大街上和洋人勾勾搭搭的、連雙鞋子也沒穿好便在土上跳蹦著的、大搖大擺走進春風十里的,做出種種不成體統的舉動的周瑩。最後走到伏在長凳上的周瑩身旁,這時的她剛挨過三大板,臉上卻依舊掛著一如往常的桀傲不遜。

  這裡就是起點吧。趙白石在周瑩身旁停下了步子。這裡就是一切的起點。

  趙白石!

  趙白石聞聲望去,只見一道光射進屋內,趙白石伸出手用衣袖擋了擋,他隱約看見有個人背著光向他走來,那人的身形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趙白石,你給我醒醒。對方朝著他大聲嚷道。你敢給我嚥氣試看看,你不是說什麼大門不出什麼小門不邁的嗎,你再不醒來我就要一腳踏遍全世界的土地,還要天天拋頭露面到處做生意。唉、雖然就算你醒了我還是會這麼幹。

  那可不行。聞言,趙白石為之一顫。這我就還得再勸勸妳了──

 

  「夫人……」

  趙白石緩緩睜開了眼睛,明亮的光線讓他一時之間有些無法適應,他扇動著睫毛,花了些時間才看清背著光的那個人,是薄師爺,對方似乎因為自己的清醒而鬆了口氣,趙白石壓抑住了心中一閃而過的失落。

  「趙大人醒了!」

  「趙大人!」

  耳邊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趙大人」,趙白石都懶得猜想現下身邊究竟圍繞了多少人,他揚起手無奈地揮了揮。「行了,我沒有大礙,你們消停會兒。」趙白石想要撐起身體,卻發覺自己像是陷入泥沼一般全身疼得讓他幾乎動彈不得。

  「趙大人,您別輕舉妄動啊!」大夫驚聲道。「您這次傷及右肩與左胸口,左胸口那一刀險些刺在心臟上,為了保您一命,老夫可是用盡了一生所學才勉勉強強將您救了下來,您這些日子,還是安分地躺在床上療傷吧。」

  「為難你了。」趙白石輕吁了口氣,左邊右邊都是傷,他也只能無奈地放棄起身這件難事。他望向薄師爺,抿了抿唇還是忍不住開口問起他最在意的那人:「夫人呢?有沒有受傷?她平安的回到吳家了嗎?還是直接趕路去迪化了?」

  「說到這個呀……」薄師爺重重的發出了聲嘆息,原本開口時趙白石也沒多想,畢竟彼時他是確定過周遭再沒有牛壽蛙的人以後才放心昏迷的,周瑩理應不該再有機會受傷,可薄師爺的這個反應讓他的心倏地被扭緊。

  趙白石激動得捉住了薄師爺的手腕,硬是撐起了身子也不覺痛。「周瑩她怎麼了?」

  「趙大人,您先別激動!」薄師爺懊惱自己沒有直接把話說清楚。「吳家少奶奶沒事,她哪兒也沒去,就在門外待著呢。」

  「門?」這下換趙白石被搞糊塗了。「哪個門?」

  薄師爺揚起手,向身旁指了指。「那扇門。」

 

※※※

 

  雖說迪化一途不能再耽擱,可趙白石畢竟是為的她受的傷,周瑩說什麼也不可能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去做她的生意,可也沒打算放棄,她要王世均他們在客棧等她,承諾自己不出一會兒的時間便會趕回去與他們相會。

  他們先就近找了大夫替趙白石查看傷勢,雖說傷口極深,但因為趙白石是習武之身,勉強還是撿回了一條命。然而雖止了血,但趙白石額上的薄汗還是不停地冒,口中還囈語著夫人夫人,周瑩聽了不禁打了個寒顫,這個趙白石怎麼連作夢都想對她說教。

  止了血之後,趙白石的護衛們便快馬加鞭將他送回趙府,而周瑩也一路跟在側,可到了寢室前,周瑩卻駐了足,轉了轉眼珠子後一屁股坐到了冰涼的青石板上。

  「少奶奶?妳這是……?」薄太師聽說過吳家少奶奶豪放不羈,也聽過自家大人數落周瑩,但親眼見識周瑩的奇特這還是頭一次,薄太師驚得有些說不出話。

  「你們家大人,不老愛說什麼非禮勿什麼的嗎,我看啊,我還是待在外頭就好,我這一介民女擅闖趙大人寢室,怕他是睜眼就要吐出一口老血。」周瑩隨手抓起一根樹枝,就在地板上畫啊畫的。「唉、你們就別管我了吧,趕快進去醫治趙大人要緊,我就在這邊待著,趙大人一清醒我就走。」

  薄太師雖然依舊覺得不妥,但礙於眼前醫治趙白石確實才是當務之急,便也沒再多說,火急火燎的就跟著大夫們走了進去。周瑩眼巴巴的看著仍然昏迷不醒的趙白石被送進屋內,癟了癟嘴,想撇開那繚繞在頭頂的憂心忡忡。

  而周瑩這麼一等就等了三個時辰,期間大夫和師爺不斷進進出出,他們的步子匆忙,周瑩也沒攔住他們來問,只怕誤了救趙白石的時辰。天色漸漸陰暗,入秋後的夜晚微涼,寒風吹來,周瑩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她搓了搓自身的臂膀,試圖讓自己的身子熱些。

  正當她猶豫著是不是要進去裡頭看一眼時,周瑩聽見門敞開的聲響,還有些許腳步聲從裡頭傳了出來。「我說薄師爺,都這麼些時辰了,你說趙大人現在情況到底……」周瑩一邊說話一邊回頭,只見大夫和護衛們還有師爺一個個都從房裡走了出來,周瑩微微抬起頭,看見眼前的人熟悉的面容,她把話嚥了回去。「趙大人!」周瑩高興得跳了起來。「你醒啦!已經沒事了嗎?」周瑩一把就扳住了趙白石的肩膀,雖然趙白石被她掐得生疼,但他心頭的悸動輕卻而易舉地便將疼痛化解。

  「妳啊。」趙白石嘆了口氣,有太多話想說卻全都哽在胸口,他替周瑩披上了準備好的棉襖,禮法什麼的被他暫時拋諸了腦後。「外邊太冷了,進屋內說話。」

  周瑩明顯是被趙白石的舉動嚇著了,她茫然的看著披在肩上的棉襖發愣,直到趙白石又喚了她一聲,她才愣頭愣腦的跟進了屋裡。

 

  儘管入屋內之後,身體確實暖和了許多,可周瑩依舊沒有撤下趙白石方才披上的棉襖,甚至伸手緊了緊,只覺被一股熟悉的氣息圍繞,那是趙白石身上時常散發出的,死板板卻又帶著些許溫暖的氣息。

  這感覺太奇怪了。周瑩環顧著屋內的擺設,趙白石的住處十分簡單,沒有太多的擺飾,就是書冊堆積如山,牆上還掛著克己復禮的大字,周瑩在衙門也看過同樣的字句,可其中的深意她自然是無法理解。

  她連眼下的情況都不太能理解,現下可不就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嗎?向來最忌諱這些的趙白石這是發生什麼事了?該不會傷及腦袋性情大變了吧?

  「你……可是趙白石?」周瑩想到哪裡便說到哪裡的個性讓她忍不住將此話脫口而出,儘管在開口之後周瑩也覺得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

  原本背對著周瑩沏茶的趙白石回過頭向她挑了挑眉,一臉正直的模樣和平常並無差別:「在下正是白石。」趙白石向著抿唇仍然一臉懷疑的周瑩走去,傷口處的疼痛讓他沒法走得很俐索,可他還是極力忍住不想讓周瑩看出異樣。趙白石走到周瑩跟前,將手中的熱茶遞給了她。「喝口茶,暖暖身子,等會兒我請人送你回吳家。」

  「啥?我不回吳家,我可還要去和春杏他們會合呢,我向他們承諾不出幾個時辰便會回去,怎料你一暈就是這麼久,他們肯定等我等急了。」趙白石這麼一說,周瑩才猛然想起自己的正事還沒辦妥,居然還悠哉地想喝茶,趙白石見她的手勢正想勸告,怎料周瑩動作太快,他甚至還來不及開口,周瑩便猛地一口喝乾了茶。

  「燙、好燙!」周瑩被燙得直呼舌頭疼。

  「唉,我說妳……」趙白石趕緊倒了杯溫水要給她讓她緩緩。「沒事吧?」

  周瑩無視了趙白石遞來的杯子,一把搶過他手中的茶壺仰頭猛灌,喝得太急,嘴巴沒接住的水便沿著嘴角滑落到了頸肩,勾勒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趙白石瞧見了便立即慌忙地別開了視線。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沒事啦!」周瑩豪放的放下茶壺。「好茶,趙大人。」

  「妳那樣喝也還能喝出是好茶。」

  「怎就不能喝出了呢,我周瑩向來就喜歡這麼品茶。」

  聞言趙白石也是忍不住一笑,周瑩愣愣地看著那嘴角仰起的角度,這似乎是她頭一次見這人有如此的表情,可笑容僅僅維持了片刻,隨即趙白石又板起了面孔。「夫人,妳這是還要去迪化?」

  「要去,非去不可。」周瑩擺了擺手。「哎呀趙大人,我知道、我知道,餓死是小,失節是大,但我總不能讓整個吳家和我一起挨餓,你說是吧?」

  趙白石沉下了臉,哽在喉嚨的話終究是一句也說不出口,最後只能堆積成一句簡單的:「……夫人這一路,可務必小心。」

  「喔,這、當然……」原本來料著這個古板的趙大人肯定還是要念她個幾句,怎料對方竟只是擔心她的安危,周瑩頓時覺得喉嚨有些乾澀,便又拿起身旁的茶壺灌了幾口。「趙大人你呢?傷口無礙嗎?」

  「小傷,休養一陣子便能痊癒。」

  「分明不是小傷。你連路都走不穩,傷口肯定還在疼吧。」沒料到自己拚命的忍耐還是被周瑩一眼看出,趙白石的面上浮現了一抹羞赧的淺紅。

  「已經無礙了。」

  「好啦好啦,你說無礙便是無礙行吧?可我說,你就得該給我在床上好好靜養。」說罷,周瑩本想勾著趙白石的手將他拉到床邊,可左看右看趙白石的手都勾不得,便繞到他的身上將他一路推到了床上,將他壓上了床還替他拽好被子。

  「胡來!夫人,妳這舉動太不成體統!」趙白石掀起棉被就要起身,可卻又被周瑩重新壓了回去。

  「行、行,我不成體統,我朽木不可雕,我糞土,你就給我好好躺著,趕快把傷養好了,要怎麼念我都行,免得我遠去一趟迪化還要為在涇陽的你心煩內疚。」

  趙白石沒聽出言外之音,只是一臉正直的答道:「夫人不必內疚,趙某剿匪受傷是自身修行不足,與夫人毫無干係。」

  「是、是,那你還不趕快養好傷加強修行,還在這裡跟我貧嘴什麼呢,你趕緊睡,待你熟睡後我便要趕路去迪化了,你再不睡我就當你是刻意跟我對著幹。」

  「夫人!」周瑩那一雙手一直在自己胸前壓啊壓的,對方自然是避開了傷處,可觸感是那麼的清晰,趙白石可不認為自己快速跳動著的心臟能躲過周瑩的撫摸,想抓開她的手,卻又不知該從何下手,一雙手就只能憑空著不知所措。「這、這太不合禮法了,」趙白石說道,試圖讓自己的口氣聽起來不那麼慌張。「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妳還想看著趙某……」嚥了口口水,接下來的話他甚至恥於開口。

  「囉嗦!」周瑩被趙白石耗得不耐煩了起來。「剛才叫我進來的時候你怎就沒說這些話了啊?你現在是要睡還是不睡,就一句話行不?」

  趙白石抓著被角,被周瑩熊熊的氣焰壓得一句話也說不上,他看著周瑩的眼神堅定不移,顯然是千言萬語也無法動搖,趙白石重重的嘆了口氣,無法確定這究竟是上天給予他的折磨還是福分,也只能逆來順受了。

  見趙白石終於不再反抗,周瑩滿一勾了勾嘴角,在趙白石安分的平躺下來以後,還故作溫柔的替對方拉了拉被子,就是想看見他一副氣得臉都脹紅的表情。

  周瑩就這麼坐在趙白石腳的那一側床頭,這樣的角度要看見對方容易許多,能確保對方的一舉一動逃不過她的雙眼。她一腳跨在床上,令一腳在地板上支撐著,這逼得趙白石不得不緊閉眼睛,才能不去看周瑩這不雅的姿勢。周瑩打了個哈欠,在真正再次和趙白石鬥嘴以前,她一顆心其實都懸著放不下來,突然的放鬆使得睡意迅速襲來,她本只是想要靠著床頭闔眼休息一下,片刻後就要起身趕回去和春杏他們會合,怎料這一閉眼,周瑩竟然直接沉沉睡去。

  趙白石自然是不可能睡著的,他看著周瑩熟睡在自己腳邊,一顆心臟險些就這麼跳了出來,他撐起身子,就這麼坐周瑩身前,凝視著她好一會兒,凝視他微微抖動著的睫毛,她因呼吸而扇動的鼻翼。如果這個時候周瑩睜開雙眼,肯定會對上趙白石眼神中來不及收回的熾熱和柔情,肯定會讀懂這雙眼睛,想要傳述給她的那一段話。趙白石伸手摀了摀胸口,深怕鼓動的心跳聲會吵醒床上熟睡的人兒,在一陣天人交戰之後,最終他還是決定順從著自己的心思,沒有叫醒周瑩,而是小心翼翼的將她扶上床,替她拽好被子,他定是沒有想到,隔夜他會因為繚繞在床畔的周瑩氣息而完全睡不著覺。

  顯然趙白石是沒法再在這房間待下去了,他走下床,拿起周瑩喝過的茶壺打算叫人清洗,但想了想,卻又默默地將這茶壺收進了櫃子裡。

  趙白石在寢室外的青石板上坐了下來,外頭的風很涼,但對於他熱得發燙的心卻無絲毫影響。趙白石抬起了頭,今夜是月圓時分,可這輪明月似乎也無法比他眼下的心思來得圓滿。

 

 

 

END

後記:

看完花開之後馬上就跑來寫文,該怎麼說,自己似乎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不曾萌一個CP萌到如廝境地

趙萌萌真的是讓我一個無法招架,為什麼這個角色可以被任重演得這、麼、萌!

從三壽幫這一段之後就直接萌上了白粥CP,儘管知道自己站錯還是想站下去

看到後期的劇情不禁開始思考,如果周瑩老早就知道趙白石的心意,他們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畢竟趙白石默默付出的那一切,從來都不比誰少,只是周瑩看不見

不擅長寫古風,裏頭有許多東西都是捏造的,歡迎指正。老實說我也不確定趙萌萌是有個家還是住在衙門XD?

希望我可以再萌這一對CP久一點的時間!想剪個影片還想寫個推坑文

這股熱情至少持續到我把所有該做的都做完吧(合掌)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