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DoctorX/ 城門】星辰花 chapter6 總有一天一定會再見(完)

Chapter6 總有一天一定會再見

 

  術後小舞恢復的很快,也許是因為還是個孩子的關係,拆繃帶的時間比一般成年人來的要早,但畢竟動了開顱手術,術後恢復還是需要一段時間休養,城之內手術以外的時間都守在小舞的身旁,夜晚也陪著小舞睡在醫院,不讓孩子感受到任何一點恐懼或孤獨。而大門因為沒跟東帝大這邊簽合約,院長不可能再同意大門參與其他手術,因此大門也是閒得發慌,便在城之內工作時陪伴小舞,或幫小舞跟城之內回家拿換洗的衣物。病房的空間畢竟狹小,大門在日本也無處可去,這種時候她可沒心情泡夜店,夜晚時分在城之內的同意之下睡在她的公寓裡。

  術後大門沒再有機會和城之內單獨交談,而對方似乎也沒有那個意思,每當大門試圖將話鋒轉向,就會被城之內不著痕跡的避開,久而久之大門也不再嘗試了,暫時把注意力全轉移到小舞身上。

  推開城之內家的門,一股突兀的感覺油然而生,明明已經在這住下好幾天了,但大門還是沒辦法習慣沒有人說「妳回來了」的家。

  大門筆直地走進城之內的房間,大字形的癱倒在床上,整個房間都是她熟悉的味道,讓她一瞬間放鬆了神經。數日沒有握起手術刀,也沒有麻將讓她解解饞,大門的雙手閒的難受。小舞的狀況恢復得很快,加地和其他醫生也都對小舞的事很上心,老實說大門早已沒有非得留在日本不可的理由,她卻一次也沒有提起要回古巴的事。

  晶叔倒也體諒大門這邊的狀況,打電話過來問的都是小舞,從來不曾開口要她回古巴替她賺錢,比較讓大門懊惱的是,除了小舞,晶叔偶爾還會問起城之內。

  大門翻了個身,太過舒適的空間讓她險些就這麼睡著了,要是沒洗澡就睡在城之內床上,被她知道肯定會被念的,大門有些不甘願地起身,眼角餘光瞥到桌上小說熟悉的封面,雖然完全不曉得書的內容在說些什麼,但是大門有印象這本書時常被城之內捧在手上,像永遠看不完似的。

  明明對書的內容絲毫不感興趣,但大門還是隨手翻開了,書頁停在夾著書籤的那一面,大門拾起了書籤,是普通的乾燥花,看上去是手工的,八成是出自城之內之手。

  這朵花熟悉的樣貌,令她頓時回憶起了在自己的手術結束後,醒來以前在腦海中隱隱約約浮現的記憶,浮現城之內帶著狡猾的笑容,壞心眼的不餵她吃蘋果,也回憶起當時城之內手上拿著的就是這本書。

  當時她問過的,這朵花的名字叫做什麼,城之內是怎麼回答來著?

  「星辰花。」在間斷的吻中,氣息不穩的城之內笑著說,「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送給我的花。」

  城之內的回答一瞬間撞進了腦門,當時明明吻得迷迷糊糊沒聽清楚,可是如今回憶起來卻是如此清晰。大門回想起來了,和這朵花有關的記憶。

  她最初見到這朵花,是在東帝大的第三分院,那是她第二次在假日的時候打電話給城之內拜託她來動手術的隔天,儘管城之內不悅的抱怨了好幾句不中聽的話,但人還是即時的趕到了,大門有想過是不是該道聲謝,但手術一結束城之內就匆匆的離開了,離開前還是盡責的交代了身旁的醫生替她做術後管理。

  望著城之內的背影,大門嘴上咕噥著單親媽媽真辛苦啊,但轉頭也是忘得一乾二淨,哼著歌步伐輕巧的離開醫院,動完手術就是該飽餐一頓,食物的存在完全掩蓋過了大門心中些許的愧疚。

 

  然而和在燒肉店與晶叔會合以後,城之內這個被她暫時遺忘的名字又被晶叔暫時提起。

  「未知子,你今天又拜託人家單親媽媽去幫妳動手術啦?這樣可不行喔。」

  「欸──她向妳抱怨了嗎?她明明已經在電話中抱怨很多了,還說不夠啊。」大門咀嚼著肉,話說的不清不楚,但這種程度可難不倒和大門長期相處的晶叔。

  「她可是一句話都沒有向我抱怨喔,手術結束後匆匆的奔回了家裡來,除了道謝以外還特別跟我說了今天的手術很成功,稱讚未知子動作俐落呢。」

  「我做手術很快的。」

  見大門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大啖著燒肉,晶叔伸手夾去了大門幾乎放到嘴邊的肉,這一招果然快速的引起大門的注意。

  「啊──晶叔!你幹什麼!」大門驚叫出聲,伸長了手要搶晶叔夾著的那塊肉。「那是我剛剛烤好的肋眼!再不吃下去要冷掉了啦!」聽著大門吵鬧的聲音,晶叔一口吃下了大門垂涎已久的肋眼,又引發大門一陣哀鳴。

  「這是對妳沒抱持感激之心的懲罰,未知子。」晶叔用責備的語氣說道,還不忘稱讚肋眼的美味。「妳知道嗎,今天可是小舞的生日喔,蛋糕跟美食都已經上桌了,卻因為妳的一通電話,人家博美就只能把小舞丟在一旁,要小舞自己一個人先吃,雖然懂事的小舞什麼也沒說,但是臉上的寂寞根本藏不起來呢,博美回到家的時候,桌上的飯菜都已經冷了,小舞也等媽媽等到睡了,而博美在妳面前不過幾句抱怨,妳就欣然接受吧?」

  「……我又不知道。」大門別過了眼神,雖然臉上依舊是一副逞強不認輸的模樣,但晶叔看得出來這孩子心裡其實也是有些愧疚的。

  「知道了妳就不會打電話找博美去了嗎?」語畢,得到的是一陣沉默,晶叔沒有打算得到大門的回答,只是自顧自地吃起了燒肉。「嗯,真是好吃呢,再吃一些吧,未知子。」

  然而這一頓晚餐,大門沒有再動過筷子。

  隔天大門上班前經過花店時,花了五秒鐘的時間停留,但終究沒有走進去,經過櫃檯的時候護士友善的向她打了聲招呼,大門稍微瞥了一眼,發現櫃檯的花瓶裡插著紫色的花束。

  「這是什麼花?」

  「沒想到大門桑也對花有興趣啊。」護士笑著說,她的說法令大門不悅的挑了下眉,但沒多做反駁。「很美吧?連花的名字都很美喔,叫做星辰花,是今天早上某個出院的病人送的,很罕見呢。」

  大門漫不經心的「喔」了一聲,緊接著說道:「可以送我嗎?」

  「什麼?」護士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大門伸手要將花束整個拿起來。「等等,不行的!要是被護士長發現,我一定會被痛罵的!」

  聞言,大門努了努嘴。「好吧,那我只拿一朵。」說罷,大門快速的拿起了花,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留下一副不知所措的護士。

  「大門桑!真是的……」護士急忙擺弄著花束,試圖讓花看起來不那麼稀疏。

  拿著花的大門快步走向了醫生們的辦公室,粗魯的把門推開,目光迅速的鎖定到了坐在窗邊看醫療雜誌的城之內身上,白大褂裡是象徵麻醉醫的紫色服裝。察覺大門的到來,城之內僅僅是瞥了一眼,和辦公室的其他人一樣沒有向大門打招呼。

  沒理會周遭人的反應,大門直直地朝城之內走去,直到入侵了城之內的安全範圍,她才不太情願地抬頭看向大門,然而塞滿她視線的卻是一朵紫色的花。

  「……什麼?」城之內顯然有些摸不著頭緒,而大門這直接的舉動也引來了他人的目光。

  「給你。」大門不顧城之內的意願,將花塞進了她的手裡,大門粗魯的舉動讓城之內不得不接下那朵花。「作為妳昨天丟下小舞來幫我的謝禮。」

  大概是感到有些彆扭,大門沒等城之內反應過來,就逕自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周遭是一陣看好戲的人們在竊竊私語,大門也不以為意,倒是坦承表達謝意的舉動,讓她的心情整個愉快了起來。

  同樣不在意周遭目光的還有城之內,她低頭望著那朵花,臉上綻放著的是比花朵還要美麗的笑容。這朵早已被大門忘卻的花,如今重新躺在大門手上,還是記憶中那樣的豔麗模樣。

  曾經大門也沒把城之內當回事,連道謝都不太甘願,當時的她怎麼樣也沒想到,這個人的存在會對她造成這麼大的牽制。

  過往的回憶如同洩洪的水一般無法抑制的湧現,從最開始城之內語帶嘲諷的擦肩,到後來手術室裡的英雄惜英雄,一次次的合作無間快速增溫彼此的感情,大門的心底也漸漸萌芽出了一些她無法形容的東西。城之內開刀時大門害怕失去對方的恐慌,還有大門患病時城之內無語的溫柔陪伴,甚至是最後城之內冷漠的拒絕,一切記憶都是那麼清晰。

  堆積的無奈匯集成了淚水溢出大門的眼眶,她們攜手走過的這六年怎麼樣也不會只是虛度。大門掏出了手機,撥打通訊錄裡頭唯一的電話號碼。

  電話響鈴第三聲以後才被接起來,傳進大門耳裡的是刻意被壓低聲音的:「喂?」

  大門從電話裡頭聽見了關門的聲音,城之內大概是怕吵醒小舞才特地從病房內走了出來。「小舞睡了嗎?」

  「止痛藥已經過了藥效,剛才好不容易才睡著。」城之內答道。「怎麼了,家裡有什麼東西找不到嗎?我位置都跟之前放的一樣,如果是換洗衣物的話,衣櫃裡應該還有幾套。」

  聽著城之內的猜測,大門回想起了當初同居的日子,不禁笑出了聲音。「不是的,城之內,妳放東西的位置我都知道。」

  雖然不解大門為何而笑,但城之內也沒有多問,倒是對大門接下來要說的話心裡有了底,語氣也冷漠了起來。「不然有什麼事?」

  「我要回古巴了,明天早上。」

  「這樣啊。」從城之內平淡的口吻當中,大門猜不到她臉上的表情。「小舞現在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妳如果……」

  「城之內。」大門打斷了她的話,問了和當初一模一樣的問題,語氣卻比當時當時更加堅定:「妳願不願意跟我走?」

  這句話換來的是好長一陣子的沉默,長到大門都不確定城之內是不是還在電話的另一頭,最終,城之內淺淺的嘆了口氣。

  「大門桑,」城之內喚道,口氣中的無奈是那麼的清晰,清晰得令大門的胸口隱隱發疼。「我不能讓小舞在回到日本的時候無家可歸,這裡是小舞的故鄉,未來要在哪裡定居是小舞自己的權利,我沒有資格在她還沒有能力的現在為她做決定。」這一次,城之內沒有再迴避大門的問題,她無奈但堅定地回答道:「所以大門桑,我不能答應妳。」

  「這樣啊,」聞言,大門沒有太大的反應,這反倒出乎城之內的意料之外,她只是淡淡地說:「那妳房間內的書籤可以讓我帶去古巴嗎?有紫色壓花的那個。」

  愣了幾秒,城之內才反應過來,沉重的氣氛一瞬間被化解開來。「妳想起來啦。」

  大門不悅的癟了癟嘴。「說的好像我很健忘一樣,誰叫妳把我隨手採來的花當寶貝。」

  「因為那是大門桑唯一一次送給我的花啊,即使再隨便,也是很珍貴的。」城之內略帶調侃的笑著道。「妳想要把對我來說這麼重要的東西帶走啊?」

  「又不是要妳給我,只是借我而已。妳不是說為了小舞所以要留在日本嗎?那我就等到小舞成年為止,等到她有能力決定自己要在哪裡定居,我會一直等妳等到那個時候的。」大門輕撫手中的那朵花。「到時候,我會把這書籤完好無缺的還給妳。」

  她說要等她。

  城之內闔著眼,若不這麼做只怕眼淚就會落下。要到小舞成年,可不只是一兩年的事情,她沒敢說出口的話,大門主動的開口承諾了。

  大門的話與彷彿像一針強心劑打進城之內的血液,驅趕她這些日子以來一切的不安及恐慌,如今城之內也不願意再否認什麼,她緊握著手機輕輕低下了頭。「妳可別食言啊。」

  「我是不會食言的。」大門用我是不會失敗的口氣自信的說著。「吶,城之內,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妳一定要照實回答喔。」

  「好,妳說。」

  大門語氣調皮的笑著道:「妳果然對我一見鍾情吧?」

  聞言,城之內也笑出了聲音,她對著手機輕聲低語,想向大門傳達的字句,全數隱沒在東京寂靜的深夜裡。

  掛上電話後,相隔兩地的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了相似的微笑,緊握著的手機抵在胸口,沒有簽字畫押的口頭承諾,卻令她們深信不移。

  總有一天,一定會再見的。

 

 

END

後記:

想趁著寒假完成一個小長篇的目標算是達成啦!總字數約22K,跟一開始預估得差不多,記得當初每一篇都有好多想寫在後記的內容,在寫完的現在不曉得還有沒有辦法想得起來XD

這一篇算是努力在進行文風的轉換吧,參考很多大師對於寫作的建議,也盡量少用思想動詞(這點超困難,我還是有用一些XD)所以寫得特別卡,還一度卡到覺得無法完成了,幸好後來3~5章不曉得為什麼一整個超順,最終能完整產出來真是太好了,已經有幾年沒有寫小長篇了,雖然只有六章還是很滿足了呼呼

會卡到受不了的原因,除了文風轉換外,大概就是醫療相關的事務實在是花了很多時間在查

尤其是第二章卡的死去活來,在小舞病情的抉擇真的是想了超久,原本是想寫個兒童最容易患的白血病,但這病症好像不適合開刀,就改為第二名的顱內腫瘤了,小舞在正劇裡面沒被開到,只好在同人文裡開了(不是)

第二、第三章也給了加地十足的戲份!其實除了城門以外也真的很喜歡DX第一季以來的那幾位固定班底,後來幾章也努力地給他們加戲。關於城門之間的六年,其實也是城門兩人和醫局裡其他醫生們相處的六年,再怎麼樣也是彼此信任的一群人,他們之間的羈絆也是我很想描述的一種情感

第四章我真的是放飛自我了(不)幾乎沒有寫過這種吻戲,我也是查了很久吻戲怎麼寫(大笑)本來本來本來是真的有想隱晦的讓她們滾個,但是沒駕照的我真不敢隨便開車,大家還是自行腦補吧(#

第五章手術過程有夠隨便(#)主要是在交待事情的過程,比較枯燥但不可或缺

第六章就寫得很順很開心!終於把星辰花的原委交代清楚了!也回顧了第一季時兩人的相處,其實偶爾會懷念那時候細膩的曖昧期(不)星辰花其實有兩種含意,一個當然就是在文中描寫多次的紫色,第二個是完全沒提及卻和文章內容相符的花語「勿忘我」,城門兩人都不曉得花語,卻巧合地用這朵花傳遞了真實的情感這樣的概念

其實最初的結局是想寫的死一點,就是多年後城之內真的再接到大門的電話,問第三次一模一樣的話,但想來想去覺得這篇文也太常在講電話了吧,所以乾脆停在這樣比較開放式的地方,剩下的留給大家自己腦內(笑)

簡而言之就是這樣一篇文章啦!能在寒假結束前敲完真是太好了,感謝觀賞這篇文章的各位♥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