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Mr Founder創始人先生 CH.1 (底特律AU)

Mr Founder  創始人先生


*底特律AU

*部分西部世界設定,私設有

*漢康小客串,但基本上跟原作還是平行時空,時間軸無關連性


Chapter1


2038年11月14日 PM5:15


晚霞柔和的光芒拉長了佇立在草地上每一個人的影子,卻仍然敵不過鎂光燈的閃爍,毀盡了夕陽的餘暉,只剩下一片死白打在捧著遺照的仿生人身上。人們背對著光,真真假假的淚水落入了埋葬著Jessica的土壤,也許只有拿著放大鏡審視才知道他們影子上的表情和臉上一不一樣。

再先進的科技也有改變不了的事情,如人類出生時的呱呱墜地,和死去時的一杯黃土,然而生命的價值也改變不了骨灰的重量,再多人來到Jessica墳前痛哭,死去的人也聽不到了。

仿生人太陽穴上的黃圈轉啊轉,他垂眼看著懷中主人表情祥和的遺照,緊了緊雙手的力道。Jessica有著孤獨的靈魂,在這個科技幾乎都要取代人性的世道,她選擇用文字品味這份孤獨,並將其呈現於世。在書頁上跳躍的字裡行間、在鋼筆下的行雲流水,總是透漏著一絲淺淺的悲傷,唯有在描寫她的仿生人的時候,才能看見文字中的歡樂與色彩。

你也有著一顆孤獨的靈魂呢。Jessica曾這麼對他說。正因為你的靈魂跟我一樣孤獨,看著你的時候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一點光輝吧。

仿生人伸手撫上了柔軟的胸膛,那兒有心臟在強烈跳動著的力道,擊在仿生人的掌心上,仿生人朝Jessica遞出了一個疑惑的眼神,他說Jessie,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靈魂。


「太可笑了,底特律最知名的作家,居然讓仿生人捧著遺照?」

一陣抱怨聲傳進了仿生人耳裡,打斷了仿生人對回憶的搜索,從音量聽來是故意想讓仿生人難堪。他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對上了一雙厭惡的視線。

仿生人認得這張臉,他是Jessica的經紀人之一,靈魂比較低劣的那一個。

「別說了,Dominic,這是Jessica的遺願,」另一名經紀人出聲阻止了他,這張面孔時常跟著Jessica出現在電視螢幕上──Patrick Simmons。儘管他的口氣平和,但他望向仿生人的眼神也沒有半點好感。「她當初在立遺囑的時候可是否決了我替她操辦後事的提議,堅決要讓她的仿生人來處理一切。『John是我唯一的家人』,這是她的原話。」

當初Jessica要立遺囑時曾一度被Simmons阻止,畢竟Jessica的年紀還輕,立遺囑未免有些言之過早,況且也不是那麼吉利。但Jessica絲毫不聽勸告,因為唯有事先立好遺囑,才有辦法確保儘管她離世了,她的仿生人還能平安。

她的遺囑可以保護她最重要的朋友、家人,儘管那只是一台機器。

至少她是這麼深信著的。

「John?」Dominic發出了嘲諷的笑聲。「連這種玩具,也要幫他取名字嗎?看來前陣子雜誌上刊登的消息是真的啊,『美女作家墜入愛河,對象居然是台仿生人』,當初我們就不該花那麼多前把這條消息壓下去!要是報導出來了,光是J的粉絲暴動起來就能輕輕鬆鬆把這台機器拆了!你說、這台機器叫什麼?叫做……」

「John,」這一次開口的是仿生人,這是整場喪禮仿生人第一次開口,低沉的嗓音徹底打斷他們高分貝的竊竊私語。「John Reese,如果你們想知道的話。」

「哇喔,」Dominic誇張發出了驚嘆聲,大幅度的擺了擺手,邁開步伐朝著Reese走來。「居然連姓氏都有了啊,Reese──」念著他名字的同時拉長了尾音,隨即朝一旁啐了口口水。「文盲歌頌詩詞也無法變得高尚,你難道以為仿生人取了名字就可以假扮為人類?」

Reese眼前出現無數種可以一瞬間將對方打倒在地的畫面模擬,然而他卻沒有出手,並非不想,只是不能,他體內的原始代碼讓他無法這麼做,抓緊遺照邊框的手開始有些顫抖。


於是他就這麼任憑人類的手掌挑釁的拍在他的臉上。


「原來你們機器是這種觸感啊,這方面做的倒還挺真實的呢,光是想像你憑藉著這張還算能看的面孔在Jessica的裙襬下卑躬屈膝,我都要吐了!」

太陽穴旁的黃圈漸漸變紅,它快速的轉著,彷彿面無表情的Reese現在也在拚命思考一般,用力過度的手指劃破了仿生人自身的皮膚層。

「不反擊嗎?難不成你根本不會打架?雖然J告訴我她買的是一台家政型仿生人,但看你這副軟弱的模樣,該不會其實是性愛型仿生人吧?」

嗤笑的聲音墜落在Reese完美並且具有系統性的代碼裡,思考被嘲諷的話語阻塞,Reese的掌心貼著無形的牆,牆上寫著的是絕對不可以傷害人類的代碼,不管他怎麼拚命的抵抗,多麼用力的捶打那面牆,那條代碼卻依舊屹立不搖。

「既然是性愛仿生人,除了這裡,大概哪兒也沒有力氣吧?」Dominic用充滿暗示的眼神朝下望去。「那你打打看我啊,用你平常對著J使用的那個大工具……」

既然無法擊碎的話,就繞過它吧,Reese特殊的程式在對方充滿羞辱的言語中觸發,從禁令代碼微微開啟的縫隙間鑽過。

Dominic伸手試圖要抓住仿生人下體,卻被仿生人連續幾個力道扎實的拳頭打倒在地,Dominic摀著自己與地面親密接觸的部位哀號著疼痛,Reese則是伸手接住了他在動手前向上拋起的Jessica的遺照,輕輕地放到了一旁。

「Jessica不喜歡別人喊她J。」再度開口的Reese,只是這麼一句輕描淡寫。

「我陪伴J十年,你會比我還了解她?」Dominic在地板上咬牙切齒的嘶吼著,隨即朝一旁大喊:「你們這些人還愣著幹什麼?不是成天喊著把Jessica當作信仰在膜拜嗎!Jessica死於爆炸的消息是假的,事實的真相是這台仿生人照顧不周……不,J是被這台仿生人幹死的!」

看上去像是粉絲們的男人顫顫巍巍的向前踏了一步,但看見Reese隨手拿起的工具後又直往後退,Reese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拿起的是原本用來修剪花草的修枝剪刀。

「我真該撕爛你的嘴。」Reese在倒在地板上的Dominic身前蹲了下來,將剪刀的金屬面貼在對方的臉上,就像當初這個人將手拍在自己臉上那樣。

「你沒辦法傷害我的!」雖然被Reese的氣勢嚇得全身都在顫抖,但他仍虛張聲勢的大吼著。「你們就是被這麼設計的,你們絕對不可能殺的了人類!」

「喔?」Reese笑了起來。「要試試看嗎?」

Reese換了個姿勢握著剪刀刀柄,刀尖在Dominic臉龐上輕輕劃過,卻巧妙的避開了皮膚,不管Reese加諸再多力道,刀尖就是沒有辦法劃破Dominic的臉頰,Reese自身懷抱著的想要殺了對方的念想,壓在對方對Jessica的侮辱之上,原本透露出縫隙的禁令迅速密合,Reese又被打回了牢籠內。

正當Reese陷入茫然時,一發子彈打穿了Reese的腹部,Reese立刻反應了過來,他低頭看著從腹部不斷流淌的藍血,接著抬頭看見拿著槍的那個人,是Jessica另外一位經紀人Simmons,他舉著槍,表情仍然一派冷靜,連手都沒有抖一下,顯然自己沒有被看作是人。

Reese伸手試圖摀住傷口不讓血繼續流,但藍血依舊從指縫間竄出,他迅速的分析這樣的傷口讓身體沒辦法再支撐自己太久。Reese丟下了剪刀,在此起彼落的驚嘆聲中壓低身子迅速隱沒在人群裡頭,Simmons便沒有繼續追擊。

「你怎麼不乾脆一點殺了它!」Dominic朝徐徐向自己走來的Simmons喊道,肌膚因惱羞成怒而顯得火紅。

「殺?你不是不把它們當人嗎?」Simmons嗤之以鼻。「仿生人不會死,頂多只會停止運轉而已,它流了那麼多藍血,要不了多久就會關機倒在路邊,然後被它們清掃街道的仿生人同夥視為垃圾拿去報廢。」

「真是不值錢的機器,剛才還敢這麼囂張。」見Simmons沒有要扶他起來的意思,Dominic只得悻悻然的從地板上站起來,一臉不悅的拍了拍衣襬沾上的灰塵。

「要說值不值錢,至少比你值錢多了。」Simmons看著他的眼神充滿輕蔑。「你可知道它這台機型可不單只是普通的家政型仿生人?當初我會同意Jessica買這個玩具,是因為它還有具備保鑣的功能,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你用言語汙衊Jessica的時候它可以把你摔出去。這一型的仿生人當初因為跟創始人『絕不傷害人類』的禁令有一定程度的衝突,造成民眾強烈的反彈,上市不久後就被模控生命下令回收了。」

雖然對Simmons的用詞深感不滿,但Dominic也不敢說白,只是疑惑的問道:「既然都被回收了,那為什麼還會有這麼一台漏網之魚?」

Simmons先是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

「你以為我不想知道嗎?最初幾年,我看在Jessica如此鍾愛它的份上,想說留著它倒也不礙事,況且能增加Jessica在寫作上的靈感,我何樂而不為?但前陣子,我實在看不慣Jessica對那台安卓機的重視,人類把安卓機當作自己心靈的寄託?這未免太過可笑,因此我瞞著她撥電話通報模控中心。」

瞥了Jessica的遺照一眼,Simmons臉上毫無愧疚之意。

「結果你知道怎麼了嗎?我明明沒給出我的帳戶,通報獎金卻主動匯入我的戶頭。我等了一周,卻不見任何模控生命的人要來處理這台機器,於是我又再撥了一次一樣的電話,只是這回接起電話的人聽上去卻不像是櫃台的仿生人,他告訴我:『Simmons先生,感謝您的熱心,但讓僅剩的那台HK500繼續運作下去是模控生命的決定』,要我不必再打電話過去。雖然說出來連我都不信,但我認為很有可能模控生命內部有人罩著它。」

「罩著它?一台仿生人?」Dominic顯然難以接受這個說詞。

「是啊,這樣一台仿生人,肯定有很多值錢的內幕吧,就算挖不出什麼料,市面上僅剩一台的保鑣型仿生人要是丟回去給經銷商販售,少說也能賣個幾萬美元吧,而你卻為了逞一時之快,在我面前把這麼一大把鈔票燒了。」

Simmons斜視著Dominic,臉上泛起了一股不懷好意的笑容。

「不、我……只是沒想到它竟然那麼值錢──」

「這幾萬塊我就當作是給你的遣散費,不要你賠償了,」Simmons的臉靠在Dominic耳邊輕聲說著:「但是你被開除了,Dominic Besson。並且你剛剛那段話嚴重的傷害了Jessica的名譽,這一點身為一個稱職的經紀人可是無法坐視不管的,叫你家的性愛型仿生人等著幫你收法院傳票吧。」


2038年11月14日PM7:16


Harold Finch知道自己身處在夢境。

夢境中響徹雲霄的爆炸聲與人們痛苦哀號不絕於耳,混合著藍與紅的鮮血流淌過磁磚地面,爆炸後產生的硝煙瀰漫在整個室內空間,火舌蔓延到了屋頂,天花板上的樑柱因燒毀而不停砸落。

當Finch恢復意識的時候,疼痛以極其猛烈的方式砸在他的背上,更準確來說是頸椎、背部和腿,這使他在睜開眼前就試圖用手去摀,以乞求這樣劇烈的疼痛能稍微獲得緩解。

然而他發現自己這一連串的動作並不太順暢,途中他擦過了像塑料般的物品,Finch吃力的睜開眼睛,值得慶幸的是至少眼鏡還在他的臉上,他看見兩個穿著消防員制服的仿生人正以最不容易牽動到自己傷口的方式架著自己,三個人緩慢的朝門口移動著。

緊接著他看見了眼前一片猖狂的火海,正肆無忌憚的吞噬著周遭的一切,他這才終於反應過來眼下的情況。

於是Finch摀著後頸的手猛的移到胸口。

「Nathan……」

Finch沒辦法太順利的發出聲音,他不曉得爆炸是不是有傷害到他的聲帶,但他仍然拚命的想喊出那個名字來。

「請不要輕舉妄動,先生,我們正試圖將您移動到安全的地方去。」發現手中的人試圖反抗,仿生人抓住Finch的力道又更大了一點。

「不、不,Nathan──」Finch感覺臉上有些濕潤,分不清黏在臉上的是淚水還是汗水,他只是拚命的,用他這輩子從沒試過的聲嘶力竭,去喊那個人的名字。

儘管心底有個聲音告訴他,那個男人已經再也聽不見了。


走廊深處的那間大廳,是火焰燒得最烈的區域,也是Finch口中喊著的那個人的所在地,Finch看著數個穿著原本試圖突破大廳的仿生人搬出幾具燒焦的屍體,它們判斷火勢旺得無法再深入後決定打道回府。

看著這樣的畫面,絕望從胃底爬上了喉嚨,令Finch忍不住一陣乾嘔,卻吐不出任何東西,巨大的悲傷堵在他的喉嚨口,讓他沒辦法再喊出聲音。

他無法前進,無法後退,他用盡力氣也甩不開在兩旁架著自己的仿生人、止不住不斷從皮膚竄出的血、止不住鋪天蓋地而來的痛苦。

他彷彿佇立在時間的洪流之間,回過頭能看見Nathan一縷金髮隨意的散在額前,帶著有些愧疚的笑容對他說,對不起Harold讓你等了這麼久;往前能看見Nathan拚命的朝他伸出手,但無論Finch怎麼拚命去抓,也無法改變他最珍視的好友終將面目全非。

可時間哪能回流?它只會無視芸芸眾生的喜怒哀樂,一刻不停的向前流淌,殘酷的嘲笑你的無能為力。

於是下一瞬間,眼前的大廳就這麼被燒紅的火舌全數吞嚥,含括了那個在大廳內等著自己的男人,整棟建築物只剩下一片火紅。


Finch在大汗淋漓中驚醒,最後的畫面宛若視覺暫留一般的出現在純白的天花板,他別過眼神不去看,不去回憶在醫院裡看見自己最珍視的朋友,手上掛著黑色的手環、被白布蓋上的那一幕,然而身旁各式各樣的治療用具也沒有讓他好受一些。

反覆浮現的夢境總會停在這一刻,出現過那麼多次的夢儘管再真實Finch也能知道是假的,但無以復加的絕望以及脊椎的疼痛是真的,彷彿烙印在血肉之中,此生再難掙脫這樣身心的折磨。

夠多了,Finch悲戚的闔上雙眼。頹廢的躺在這張病床上整整一周,什麼都不做的哀悼那個驟然離世的男人。Finch毅然決然地拔去了插在右手血管裡的針頭,艱難的搆到了床邊的拐杖,儘管步伐虛浮緩慢,離去時的背影卻無比堅定。

外頭下著大雨,Finch看了一眼醫院門口的傘,並沒有拿取。雨勢雖然不大卻十分綿密,儘管Finch不停伸手將鏡片上的雨水抹去,下一瞬間又會是一片朦朧。強迫尚未痊癒的脊椎及左腿上工,導致Finch的身體在他離開醫院不久後就開始瘋狂叫囂著疼痛,Finch一手拄著拐杖,另一手還要攙扶著牆壁才有辦法支撐他繼續向前走下去。

走下去,但要走去哪裡呢?Finch停駐在濛濛細雨中,現在回去模控生命還有任何意義嗎?回到空無一人的安全屋又能如何呢?無法再支撐身體重量的雙腿,讓他只能扶著牆壁緩緩跪了下來。

雨水能沖淡許多痕跡,卻沖刷不掉他的一身絕望。依稀聽見逐漸接近的腳步聲,Finch在一片霧茫茫之中抬頭,看見有一個人的身影緩緩出現在路燈之下,對方也扶著牆壁舉步維艱,另一手則是摀在他的腹部一步一步地向前,終於到了雨中也能看清楚臉蛋的距離,Finch注視著對方的服裝,對方腹部滲出指尖的藍血,還有太陽穴旁運轉著的黃框。

當然還有對方被雨水淋的垮塌的頭髮,以及如同雕像般精緻的臉蛋。

Finch頓時無法自制的笑了起來。

看著他衣服上一大片的藍血,不用特別思考也知道這個仿生人沒辦法再撐太久。另一方面仿生人有些警惕的審視著這個拄著拐杖倒在地上的人類,但不管他再怎麼分析,也沒辦法獲得這個人的任何資訊。

「仿生人……」Finch喃喃的念著,仍然沒有收起臉上扭曲的笑。「你還想活下去嗎?」

仿生人直直盯著Finch的眼睛,儘管他沒辦法獲得這個人類的名字、生日,甚至是生平資料,但是光這麼看著對方,他也能清楚知道,這個人才剛經歷過一場劫難,並且仍未從痛苦之中走出來。

你看,他的眼神是那麼悲戚又堅決。

仿生人猶豫了片刻,額角的燈從黃變紅,他明明一度有過就這麼停機也無所謂的念頭,但是面對男人的問話,他卻回答不出一個不字,也許是核心系統使然,自身的生死從來不是它們所能決定的。

「我是活著的,」仿生人壓低了嗓音說道。「我會為我的生命奮戰到最後一刻。」

「看來人類連求生意志都輸給仿生人了。」Finch依然笑著,笑得淒涼,彷彿他口中所指的人類就是自己。這樣的笑容卻讓仿生人感到有些刺痛,他甚至弄不明白刺痛的部位在哪兒,但痛覺卻如此深刻。「這樣吧,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你帶我去我說的地方,我還你一個完好無缺的身軀。」

仿生人的眼中充斥著不信任,他警戒的問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我也不知道,憑什麼呢?」Finch仰頭任憑雨水打在臉上,用自言自語般的口吻說道。「憑我們兩個都在這樣的大雨之中,以這麼狼狽的姿態坦誠相見?」

聞言,一直繃著臉的仿生人,表情終於鬆懈了下來,他朝Finch伸出了手。「憑我儘管以這麼狼狽的姿態現身,卻還是願意對你伸出手。」

Finch握住了仿生人朝他伸出的手,任憑對方攔腰將自己抱起,Finch疲憊不堪的闔上了雙眼。在冰冷的雨中,仿生人的身體給了他溫暖的錯覺。




TBC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