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Mr Founder創始人先生 CH.2 (底特律AU)

前面的章節 01

Chapter2 


Reese的步伐很快,因為那個說要還他一個完整身軀的男人在說完地址過後的不久就暈了過去,沉甸甸的腦袋埋在Reese的胸前,讓Reese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緊抓著Reese衣服的手儘管是在失去意識後也沒有鬆開。

仿生人從不猜測,他們分析,而Reese分析出男人的身體狀況後卻糟到讓他幾乎跑了起來,明晃晃的路燈替他們打出了一道淒涼的影子。

他們的目的地是一個廢棄的圖書館,儘管Reese有了一瞬間的遲疑,但仍舊邁開步伐走了進去。


圖書館看上去沒有改造的痕跡,不像是用來掩蓋犯罪或其他不願被人探知的行為的場所,唯一突兀的是大廳圓桌上好幾台看上去性能高端的電腦,Reese多留意了一會兒後,仍舊繞了過去。

他試著探測館內有無鈦的蹤跡,最終循著系統指示一路走到了地下室。燈在Reese的控制下啪一聲的打開了,眼前的景象讓Reese更加確定,自己懷中的男人絕對大有來頭。

因為這整間地下室裡面,充斥著琳瑯滿目的仿生人部件以及藍血,甚至還有用來製造仿生人的器具,簡直就像是一個小型的仿生人製造工廠。

Reese沒花太多時間在分析上,畢竟自己眼下的情況已經堪稱是奄奄一息。

他輕輕的將男人平放到了地面上,失去過多的鈦讓他的腳步搖晃,用了點力氣才終於撐起身子,走到鐵架旁拿起架子上頭其中一罐鈦一飲而盡,並且從工具箱裡翻出縫合器,快速修復自身腹部的傷口。

藍血不再流淌,消耗掉的也得到了補充,Reese的機能總算是恢復正常。

他俯身靠近在地板上縮成一團、看上去因痛苦而不停抽搐的男人,掃瞄出對方從脊椎延伸到腿部的重傷,雖然經過手術處理,但傷口還沒癒合就直接從醫院逃出來,極有可能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這樣的行為宛如自殺一般。

Reese微蹙眉頭,蹲在男人身旁,系統盡可能的上傳醫學相關的知識,讓他能稍微替男人的傷口做緊急處理。

Reese從樓上找來了看上去還算乾淨的毛巾,墊在男人身下,接著輕手輕腳的褪去男人身上的溼衣服,碰觸到男人肌膚的瞬間才猛地意識到,他不停顫抖的原因除了因疼痛而抽搐外更有可能是寒冷造成的,因為他的皮膚是那樣的冰冷,Reese這才著急的開啟了圖書館內的暖氣。

屋內的空氣漸漸暖和了起來,傷口也得到妥善的處理,各方面的生理需求獲得滿足後,男人臉上的神情不再那麼痛苦。見狀Reese再度抱起對方,走上樓梯將他抱進了溫暖的臥室。

臥室還算乾淨,只是沒有太多生活的痕跡,Reese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打開了衣櫃,卻沒料到衣櫃裡全是看上去價格不斐的西裝。

Reese隨意掃描了一下,得到的結論是這個衣櫃內容物的價錢大概可以堆疊一千台自己,最終他盡可能地找出最簡單的襯衫與長褲替對方套上。

確認過男人的身體不再有任何不適,Reese才終於拉了張椅子在一旁坐下。


仿生人並不會感覺到疲憊,但精疲力盡卻是眼下Reese的寫照。外頭的雨聲傳入安靜的室內,Reese沒打開臥室的燈,只有窗台路燈的微光照亮臥房,偏冷的光線看上去和Reese身上的藍血如出一轍。

今夜經歷了太多事情,讓Reese感到格外漫長,儘管處理器已經恢復正常,但Reese暫時還不想去分析眼前的這一切,不管明天過後要面對的是什麼,至少在今晚他們兩人都得救了。

Reese注視著男人平和的睡臉,儘管陷入睡眠裡頭,神色中的悲傷也沒有散開。Reese也考慮過是否要掏槍在對方醒來時逼問一些他想知道的情報,但再怎麼說這個男人畢竟救了他,這樣的行為未免太忘恩負義,雖然反之也是如此。

「……你到底是誰呢?」

Reese對著男人輕聲問著,回答他的只有綿密的雨聲。


※※※※※


2018年11月15日 AM10:23


Finch的睫毛輕輕的扇了扇,意識從遠方漸漸飄了回來,像是乘著羽毛一般在空中飄盪。這是Finch這周以來第一次掙脫夢境的折磨,儘管頸椎的疼痛依舊讓他的額頭浮起了一層薄汗。

正當Finch迷迷糊糊地試圖伸手去擦,他便感覺到有人搶先一步用溫熱的毛巾替他逝去了汗水。

猛然的睜開雙眼,意外地對上了一雙如湖水般綠得清澈的瞳眸,Finch下意識地想縮起身子,床上卻沒有地方讓他後退。

「但願你沒有忘記,某個層面上是你把我撿回來的。」看見對方警戒得只差沒長出刺來保護自己的模樣,Reese順從的縮回了手。接著又補充道:「雖然實際上是我把你帶回來的。」

Finch花了比Reese預料中更長一段時間在審視著他,Reese瞇眼看著對方的表情從震驚到懊惱,到痛苦又到最終的無可奈何,發出的聲音宛若嘆息又如自嘲,Reese無法分析出對方究竟在進行怎麼樣精彩的心理活動,但看得出他終究還是接受了眼前的現況。

如果要說眼下的Finch最不需要什麼,那肯定是一台俐落的仿生人。

尤其是這台仿生人。

看看他那濃烈到令人詫異的情感,強烈到讓人恐懼的人性。


「HK500,」在幾番誰也看不見的掙扎過後,Finch悶悶的念出了他的型號。「你是市面上僅剩的最後一台。」

「Jessica在購買我的時候,經銷商確實是這麼說的,我還以為那只是商業說詞。」Reese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卻因為Finch能一眼認出他的型號而多了些懷疑和戒備。

「你是作家Jessica持有的仿生人,」Finch說。「或者你會比較希望我叫你John Reese。」

「你知道我的名字,」Reese輕笑了聲,眼神中卻絲毫沒有笑意。「我還真是毫不意外。」

「我知道你的一切,Reese先生。」Finch說,注視著Reese仍舊警惕的雙眼,他盡可能的維持著平和,如擂鼓般劇烈的心跳卻令Finch的一字一句帶著些許顫抖。「你可以稱呼我為Finch先生。」

居然喊一台仿生人先生?Reese饒富興致的挑起了眉頭。

Reese程式中浮現了兩種選項,他先選了概率只有5%的那一個。「你是什麼人,Finch,山寨仿生人的製造者?」

「仿生人的系統有強大的防衛程序以及獨一無二的編碼,是絕不可能出現山寨版的。」

對方的表情看上去深深地被冒犯了,這讓Reese更加肯定他分析出來的另一個選項就是正確答案。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Finch侷促的垂下眼眸。

「若你不介意我進入浴室好好打理一番後再來替你解惑的話,我會更願意先梳洗過後再與你進行深入的對談,並且我相信你可以輕易在地下室找到你這個型號的制服。」

Finch稍微偏了偏頭意指Reese一身狼狽的穿著,衣服經過幾個小時的時間已經沒在滴水了,但看上去依舊相當不堪,更不用說他腹部往下那一片藍有多麼怵目驚心。

「當然,」Reese聳了聳肩。「你是主人,你隨意。」

「但願你的主人二字是指這間圖書館,」Finch說,口氣中有股冷淡的疏離。「因為我不會成為任何仿生人的主人。」

Reese露出了玩味的神情,但他沒有去深入探究Finch言外之意,只是細心的提醒道:「浴室有兩條我剛剛消毒過的毛巾,若不想讓傷勢加重的話,別讓水碰觸到傷口。」

「噢,真感謝你,要是你沒提醒我的話我肯定會去泡熱水澡的。」

說罷,Finch的手扶在床頭櫃旁,吃力的想撐起身子,但他光是讓自己站起來,就已經疼的臉色發白,更別說要憑一己之力走入浴室。

他連是否要出聲請求Reese協助的念頭都還沒有產生,便感覺被壓迫得疼痛的腳立刻得到了舒緩,只見Reese一手摟過Finch的腰間,不顧Finch倏地紅透的耳根,以相當流暢的姿態將他抱了起來,彷彿他對這樣的舉動已經相當習慣。

「Reese先生,我必須說,你這樣的行為相當失禮。」

Finch將臉埋在自己的雙手之中,悶悶地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原本故作冷淡的姿態蕩然無存。他沒有反抗,以眼下的情況來說,多於的掙扎都顯得過於矯情,他確實是需要人幫助,但他更希望不是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

「哦?」Reese隨意的哼出了一個音階。「那……抱歉?」

明明是句毫無誠意的道歉,但Finch還是從善如流的順著Reese不太穩固的台階走下,回應了一句:「勉強接受。」


Reese只將Finch送進了浴室,他清楚這已是對方能容忍的最大限度。

浴室門一關上就馬上能聽見嘩啦的灑水聲,那個愛逞強的小個子先生怕是不願讓Reese聽見浴室內的任何動靜。

在門外待了一會兒確定Finch沒有要向自己求救的意思後,Reese到地下室翻出了自己型號的制服,換上之後又巡了一遍地下室,憑這裡完整的器具和豐富的材料,要建幾台仿生人都不是問題。

審視架子上的物件時,Reese注意到地面上的藍血和他們帶入這棟屋子內的水漬,雖然Reese並不太想去處理,但也許是程式內一部份家政型仿生人根深柢固的編碼使然,他還是趁著空檔的時間將圖書館內的各處污痕打掃了一遍。

整理的同時,Reese調閱出了昨晚的記憶,逃離Jessica的喪禮會場後,Reese也徹底失去了方向,說到底他只是一台仿生人,以往一直被Jessica護在羽翼之下才能免於人類的欺凌,如今Jessica已經不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該何去何從。

入夜以後細雨開始下個不停,他每踏出一步,藍血就會溢出來一些,儘管經過雨的沖刷,卻仍然沖不淡衣服上的那片藍。雖然身體無法感知疼痛,卻還是能清楚感覺機能不停在下降。

14%……8%……4%……

深知自己要不了多久就會被迫關機了,Reese在雨中停下腳步,試圖保存最後一點能量。

然後他看見不遠處的那個人。

那人的身旁有個倒在地上的枴杖,失去枴杖支撐的他狼狽的跪坐在地上,不知道他縮成一團是因為冷還是無助。

Reese重新邁開了步伐,走進路燈的光線之下,望進對方的雙眸之中。

他讀不到這個男人的一切資訊,卻被對方眼神裡的痛苦震懾,Reese額角的黃圈運轉著,塑料深處的程式發出短路一般的聲音,彷彿是一行行的代碼不容分說的強行加進了他的程式裡。

而這些代碼對他說著,這男人就是你從今往後唯一的方向。


Reese再度睜開雙眼,黃圈逐漸平復為藍圈,他試著將對Jessica的念想壓抑到程式中最深處,苦澀卻在口腔中無法散去,明明他不是真的具有味覺。

儘管Reese仍然無法對只願意透露姓氏、神秘的Finch先生全無戒備,但他的系統與程式卻不容分說的決定好要認同這個人,Reese自然不想讓Finch發現自己心頭的窟窿。

思想與程式反應如此不同步還是第一次,但Reese也懶得深究,他將自己造成的髒污大致處理乾淨,也拂去了各處的灰塵讓整棟圖書館多了點生氣。

回到臥室時,浴室的流水聲仍然持續著,於是Reese將身體埋進了電視前的單人沙發裡,聲控打開電視螢幕。

轉來轉去新聞台播報的內容幾乎都和仿生人脫不了關係,一周前的那場爆炸案風頭已經逐漸過去,但對於仿生人的抨擊聲浪卻是一日比一日強烈。Reese從爆炸案發生的那一刻起便接收了和這個事件有關的所有消息,畢竟這個案件奪去了Jessica的性命,那個曾經給予自己一切的人。

總有一天你一定也能找到靈魂唯一的方向的,John。

Jessica的聲音在Reese耳畔迴盪,而Reese略有深意的朝瀰漫著霧氣的浴室玻璃門瞥了一眼。

浴室的流水聲停了,Reese不自覺地挪正了坐姿,就在他準備好要起身去門口攙扶Finch的時候,電視機播報的新聞吸引了Reese的注意力。

「14號傍晚,在墓園舉行了知名作家Jessica的告別式,據說為了實現Jessica的遺願,整場告別式都是由她生前最鍾愛的仿生人操刀,然而在告別式現場,Jessica的經紀人卻與仿生人產生了衝突,這位名為John的仿生人,不但揮拳將那名經紀人打倒在地,甚至拿剪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這不禁又讓我們回想起一周前異常仿生人們策畫的那起死傷慘重的爆炸案,包含Jessica在內,有無數的政商名流在那場爆炸案中被奪去了性命,也包括模控生命的創始人Nathan Ingram。在仿生人最初問世的時候,Nathan Ingram曾經承諾過我們『仿生人絕對不會攻擊人類』,這項諾言究竟還算不算數……」

「關上。」

電視在Reese聲控的操作下關上了,但Reese湧起的情緒可無法輕易關上,腦海裡是Jessica明媚的笑臉,他昨日甚至沒來的及親眼看著Jessica入土。

「你倒是成了名人了。」Finch倏地出聲,驚動了陷在回憶之中的Reese。

他快速地站了起來,邁開長腿走到Finch身邊就要一把將他抱起,卻被Finch有些慌忙的阻止。

「稍微、扶著我就行了。」

Reese沉默著同意,單手從Finch的腋下繞過,掌心停留在Finch的腰側,以最不會壓迫到Finch傷口的方式將對方扶到了床邊坐下。

「我可沒把剪刀架在那傢伙的脖子上,」Reese不滿的說。「只是架在臉上而已。」

「你最好也跟我說他趴在地上是因為自己跌到的。」

知道自己理虧,Reese沒有接話。

Finch輕嘆:「這正是當初會將你們這一批仿生人回收的理由,人們恐懼於你們擁有傷害他們的可能性。」

「你剛剛說過打理好以後要回答我的疑問。」

Reese的眼神沉了下來,明知接下來的對話有81%的可能對眼前的男人造成一定程度的刺激,他卻始終無法將嘴邊的話壓下去。

盯著Reese的雙眼,Finch有些侷促的抿了抿嘴唇,還沒來得及壓抑情緒,已是滿臉動搖的神色。

見Finch遲遲沒有答話,Reese直接發問:「你知道奪去Jessica性命的那場爆炸案?」

「……是的。」Finch回應。

「你脊椎和腿部的傷口很新,受傷至今最多不超過一周,從傷口的形狀來看,極有可能是爆炸導致的,你當時也在那個宴會廳裡。」

Reese的口吻聽上去甚至不是在發問,接踵而至的話語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聞言Finch有些難受的蹙著眉頭,勉強回應道:「是的。」

「Jessica出席那場發表會,是為了仿生人人權運動,她致力於讓我、讓所有仿生人過上他們該有的生活,這樣的她不該有那樣的結果,你也不該因那場該死的爆炸失去活動的自由。」

Reese口吻平淡,悻然的神色卻顯露出了他的憤恨與不甘。

「我深知仿生人並無法自發性的傷害人類,所以這場爆炸案肯定不會出自仿生人之手,若你知道是誰策畫了這一切……」

「並不是只有你痛失某人,Reese先生。」Finch打斷了Reese幾乎要溢出來的恨意,有些痛苦的說。

「究竟是誰策劃這一切,我會調查,但試圖報復是沒有任何意義的……」Finch像是在勸戒Reese,又像是在勸戒自己。「因為那場爆炸案發生的原因,十之八九是源於對仿生人的不滿,又或者是因為仿生人的存在影響到他們的利益,這些……」Finch有些難受的頓了頓。「這些全是我身為始作俑者的原罪。」

Reese瞇起了眼睛,重複了他的那句:「始作俑者?」

「你說錯了,Reese先生。雖然這不代表我可以諒解策畫爆炸案的人,但我在那場爆炸案中受到傷害,並稱不上無辜。」

凝視著Finch的眼神逐漸哀傷了起來,不用等Finch說出口,Reese已經知道了答案。

「回答你剛才的問題,」Finch用淒涼的笑容迎上Reese悲傷的眼臉。「我是模控生命真正的創始人,而我創造了你。」


TBC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