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Mr Founder創始人先生 CH.3 (底特律AU)

前面的章節 01 02

Chapter3


在Finch承認自己真正的身分後,Reese並沒有太吃驚,眼前各種情況證據交叉分析後並不難獲得這樣的結果,反而是Finch的情緒在這一句話說出口之後覆水難收,情緒過於激動的結果反映到了傷口上。

他摀著後頸痛苦的倒在床上,卻連嘶氣和喘息聲都不願讓Reese聽見。Reese看著蜷曲在床上的男人,連痛苦都如此壓抑,一股惱怒油然而生。

「你離開吧,Reese先生,你已經自由了。」

彷彿是因為公開了自己創始人的身分而備感折磨,Finch的態度一瞬間變得疏離,甚至說出了一番如同自暴自棄般的發言。

他背對著Reese微微抽搐著,話語因疼痛而顯得每一個詞都搖搖欲墜。

「我會準備一筆錢當作是你救了我的謝禮,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要換掉這身衣服,不會有人認得出你。」

儘管看不見Finch的表情,他也能讀出對方的痛苦和隱忍。

Reese壓抑著怒意,盡可能輕手輕腳的將Finch扶到床邊坐起,遞給他一顆自己先前備妥在床頭的止痛藥和水杯,讓Finch順利的將藥吞下。

止痛藥的藥效發作的很快,疼痛舒緩後的Finch看上去也冷靜了一些。

「或者我可以介紹你到仿生人之家,」Finch繼續說。「那裡都是無處可去的異常仿生人,你會得到妥善的照顧。」

「有長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你才是那個需要獲得『妥善照顧』的人?」Reese說,尾音微微揚起。「雖然不用我說你大概也清楚……你必須回到醫院去,Finch。」

醫院兩字又讓Finch的反彈更加激烈,Reese幾乎可以看見一個無形的殼正逐漸將Finch包裹、吞嚥,這讓Reese沒來由的焦急了起來。

「我不會回去醫院的,」Finch說。「就算死在這裡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少了一台仿生人我的生活也可以自理。」

Finch盡可能的讓自己的話語聽上去夾槍帶棍,並且揮開了Reese攙扶著他的手。

他別過了臉,透漏著一種高傲卻又充滿自卑,像個渾身是傷的刺蝟,見狀Reese的眼神也不得不柔和下來。

「像你這般的自殺行為可稱不上贖罪的好方法,」Reese輕嘆,比起無奈更多的是想撫平Finch情緒的寵溺。「除非你認為創造出仿生人……創造出我對你來說,除了後悔與罪孽沒有別的意義。」

此話一出,倒是看得出Finch明顯的動搖了,他望向Reese的眼神游移不定,而Reese立刻趁勝追擊。

「你不去醫院也行,但你得同意讓我照顧你。」Reese接著說。「而且你想錯了,Finch,不是你需不需要我的問題,而是我除了這裡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雖然可能不是自願的,但是你發現了我,讓我重新有了活著的機會,我需要待在你身邊。」

Finch緊緊抿著雙唇,抬眼對上Reese柔軟的視線,在心中深深的嘆息。

「跟著我可不會有什麼好事的,Reese先生。」

見Finch的態度終於軟化,Reese輕輕吁了口氣。「還有什麼更壞的事我沒見過呢。」他揚起一個純粹的笑,不帶有任何警惕與審視。「首先,讓我幫你上藥吧。」


※※※※※


對於仿生人來說,沒有什麼事情稱得上困難,只要這些事能在網上檢索到相關資料,他們便能快速將其更新到系統裡。

當然,這還取決於系統的等級與程式的複雜度。以Reese來說,身為一個保鑣型仿生人,他理所當然地擁有極高的學習力與處理系統,因此在換藥這件事情上Reese處理起來比Finch料想的還要更加得心應手。

比較難辦的是當Finch俯臥在床上,而Reese撐在上頭替他脫去衣服時,Finch從臉頰兩旁延燒到耳根的那抹暈紅。

這太奇怪了,現在脫下自己最後一件衣服的人只是一台安卓機,對「裸體」沒有任何概念的機器。但是他的重量、他的手輕輕擦過身體的觸感,以及他赤裸的注視,都讓Finch對於方才點頭同意的自己後悔萬分。

而當Reese因他的反應帶點調笑的評價道「你的臉皮真薄」時,Finch幾乎想在床上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不對勁的不只有Finch,還有Reese的系統。

正常來說他對人類的裸體不會產生任何興趣,更何況早在先前幫Finch換衣服時他就把他看得徹底,當時他什麼多餘的也沒想,可現在Reese卻有點進退兩難。

或許該歸咎於Finch過於害羞的反應,這樣的反應讓Reese的系統出現了一點連Reese也搞不清楚的小小混亂。

這樣僵持不下的場面在Reese終於脫下Finch最後一件衣服時告終。Finch背上有著猙獰的傷口,怵目驚心的鋼釘打在Finch的脊椎上,一周的時間遠遠不足以讓其癒合。

Reese看著遍佈Finch頸椎的鮮紅,宛若一條毒蛇順著脊椎攀爬上後頸,沿路留下了鮮明的牙印,毒液順著血液滲入Finch的心,試圖將其侵蝕殆盡。

「我還沒、認真看過自己的傷口。」Finch的話語打破了沉默,聲音聽上去格外平靜。「很醜陋嗎?」

「不,」Reese快速地回答,口氣中不帶任何一絲虛假。「我只認為很真實。」

「現在的醫術可以輕易抹去這樣的傷痕,」Finch說。「但我不想抹去這件事發生過的痕跡。」

「你不必抹去,」說著的同時,Reese將藥水塗滿自己的手。「你要好好的接受治療,傷痕才會有機會留下。」

語畢,Reese壓下了自己的手,一點一點緩慢的在Finch身上塗抹,儘管Reese動作再輕,如火焚燒般的疼痛仍讓Finch的雙手痛苦的揪緊了床單,身體因下意識想躲避Reese的手而深深陷在床褥中,疼痛使得Finch的肌肉不停抽動。

儘管有些於心不忍,但Reese仍然沒停下手上的動作,他試著用話語讓對方分心:「若是覺得太冷,我可以把空調開強一點?」

「不、不必,Reese先生。」Finch艱難的說。「你的……手,相當暖和。」

Reese想說不,他的手一點兒也不暖,會感覺到溫暖是因為傷口帶給他火辣辣的疼痛,和他的手沒有一點兒關係。他可是仿生人,仿生人的身體是沒有溫度的,身為創造者的Finch哪有可能不知道這一點,難不成Finch是故意在諷刺他嗎?

但是皺著眉頭的Reese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看著Finch的傷口,一周前的那場爆炸便浮現在眼前,讓Reese更加無法自制的因自己放Jessica一個人在宴會廳的行為感到懊悔。

仿生人可以預建行為、可以分析過程,但他們卻無法預知未來。

在微不足道這一點他們和人類其實沒有太多區別。


上藥的這段時間對他們兩人來說都相當艱難,看著痛苦的Finch,Reese產生了一個小小的、想替他承擔疼痛的想法,但僅是一瞬間而已,這樣的想法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Reese的程式之中。

畢竟他從來不知曉疼痛為何物,又何來承擔一說?更何況他和這位自稱創始人的男人相識不過一日,他不該對對方如此上心。

當上藥的任務終於結束,Finch全身都佈滿了冷汗,Reese拾起毛巾想替對方擦拭,Finch卻快速的躲開了,哪怕這樣的行為會牽動到他的傷口。

「我可以自己來。」Finch說,口氣聽上去不像是在逞強,Reese自然也不反對,聽話的將手中的毛巾遞給了他。

在Reese替他披上了一件衣服後,便輕盈的下了床。

「我去幫你弄點吃的吧,礙於你現在顯然需要一點兒,私人空間。」

說完後,Reese沒再轉頭去看床上趴著的Finch,對此Finch不勝感激。


※※※※※


當Finch拄著拐杖從臥室走出來的時候,又是被三件套緊緊包覆著的嚴謹模樣。

來到大廳時正好看見Reese捲著袖子,將一盤簡單但熱騰騰的義大利麵端上桌,他甚至也用地下室的鈦替自己調了一杯看上去賣像不錯的飲品。

這台仿生人遠比Finch所想的還要懂得享受生活,這讓他不免在心中欣慰的淺淺一笑,他真的有一個相當珍惜他的持有人。

「希望你沒把我的地址給了外賣。」

「真遺憾,我完全沒意識到你不想讓別人發現你的位置,真不該特地跑去外頭買。」說完的瞬間,Reese正好將廚房裡頭拿出來的餐具也一併擺上。「顯然是我孤陋寡聞,完全不知道圖書館裡有臥室又有廚房是一件相當正常的事情。」

被Reese的話語逗樂的Finch輕輕哼了一聲。

「最初在研究仿生人的時候,這裡是我們的工作室──足夠隱密,又有龐大的資料庫,我們時常會因為熬夜趕工而直接睡在這裡,臥房和廚房便有了必要性。」

Reese隱隱約約知道被含括在「我們」當中的那個人是誰,但他沒有問出口。

「不讓仿生人有能力分析關於你的一切,但在分享私人資訊這件事情上倒是意外的大方?」

「這可算不上私人資訊,」Finch悶悶的說。「你總有權利知道自己究竟如何出生。」

Finch的用字讓Reese勾起了嘴角。「那我相信你也會非常樂意與我分享你喜歡的顏色?」

Reese一手撐在圓桌上,原本整齊的仿生人襯衫被他開到了領口,歪頭淺笑的模樣簡直散發出了強烈的費洛蒙。

Finch向後縮了一縮,他可不記得他的仿真有做到這個地步的。

「很遺憾,Reese先生。」Finch給他一個不認同的眼神。「我可是相當注重隱私之人。」

Reese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沒打算繼續與他爭辯,轉頭回到廚房將許久未使用的碗盤洗乾淨。

要不是Finch的傷口不在臉部,這樣偶爾的唇槍舌戰肯定有助於他復健。


Finch花了些時間才順利在餐桌前坐下,拐杖被他小心翼翼的擺放在桌沿,卻還是因為沒放穩而摔落到地面,發出了一陣刺耳的聲響。

Reese聞聲探頭,只見Finch一臉難堪,彷彿他不只是弄掉了拐杖,而是搞砸了的他的一生。

「過時的產品。」拾起拐杖,Reese僅是如此評價道。

他像是沒察覺Finch受挫的表情,自然而然的選在Finch對面的位置坐下,以喝酒的架勢喝著沒有味道的鈦,看著這樣的Reese,Finch也低頭吃起了這一週來最豐盛的一餐。

「以後……」

無聲的過了一段時間後,Finch倏地放下叉子,面對著Reese開口,而Reese也怔怔的回望向他。

以後是一個很難的詞,當你感到窮途末路的時候,當未來被一片迷霧掩蓋的時候,任誰也看不見以後。

Finch也是如此,他著急的想從醫院逃離,卻沒有想過自己要逃去哪裡,於是Reese出現了,如同一盞明燈。迷霧並沒有因他的出現散開,但至少Finch稍微看得見路了,他得以扶著牆壁,蹣跚的向前走了。

「以後,你就在圖書館住下來吧,」Finch說,語速有些快,似乎他不立刻將這些話說完,一切又會被他吞回腹中。「臥室外和大廳都有可以待機的地方,若你想要睡在床上,我也可以清理另一個空間給你,」Finch嚥了口口水,繼續說:「當然,如果不想與我同居一處,我也能再另外買一棟公寓給你,你只要一天來個幾次就行了,生活對我來說還不成問題──」

「我以為不想與我同居的那一個人是你呢,Finch。」

Reese沒說出是或否,只是勾著嘴角留下這麼一句話,接著便拿起Finch身前的盤子與餐具,俐落的轉身朝廚房走去。

望著Reese的背影,頓時在Finch喉嚨間湧起的那股酸澀,包含了太多情緒,痛苦、悲傷以及許久未得的欣喜,都是其中之一。


Reese的存在並無法讓Finch遺忘失去Nathan的痛苦,但至少、他感受到自己並不是一個人在面對這一切,創造出仿生人並非只是錯誤。

因為有Reese在身邊,因為是Reese。

Finch感受到了救贖。


TBC

大家新年快樂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