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Mr Founder創始人先生 CH.5 (底特律AU)

前面的章節 01 02 03 04

Chapter5


2038年11月28日 PM3:00


底特律的警官可沒什麼用。

這麼想著的Root頂著一頭金色的大波浪,光明正大地坐在咖啡廳裡,在愜意的午後一邊品嘗著卡布奇諾口味的鈦,一邊敲擊著電腦鍵盤,駭入爆炸案現場的各個監控,抹去自己曾出現的痕跡。

抹去的當然還有目前這家咖啡廳的監視器。

臉上掛著自傲卻又甜美的笑容,穿著一身俐落的風衣,太陽穴上的顯示器從她覺醒的那一刻便不復存在。Root全身上下沒有任何一絲仿生人氣息,咖啡廳內不斷朝她投來的目光自然也不會是因為她的身分。

螢幕上頭的畫面切換著,然而在切換到宴會廳場景的瞬間,飛舞的手指如同被按下暫停鍵一般倏地停止了一切動作,Root輕皺眉頭,垂眼看著自己的手指緩緩收攏後又重新張開,爆炸案現場的種種像蠕蟲病毒般不容分說的竄進她的編碼,令她的肩膀不禁微微發顫。

猛地閉上雙眼的Root狠狠地掐斷了那一天有關的所有畫面,不讓那些事件繼續擾亂她的思緒,她已經掌握住了自由,她只需要去思考怎麼掌握更多,而不該再回首。

重新睜開雙眼時,Root的手已經回到了鍵盤上頭,臉上再度揚起了笑容。


底特律的警官也沒什麼智商。

若非如此Root不必大費周章,就因為穿著制服的蠢貨不會看清這一切都純粹只是栽贓,仿生人若有這個能力製造爆炸案,Root可難以保證這個底特律還會有幾個人類。

按下最後一個按鍵,Root處理完所有監控,那些真實的、偽造的畫面都被她清理得一乾二淨。Root用滑鼠點擊了加密的圖檔,螢幕跳出了小個子男人的照片,注視著螢幕的表情似是沉醉又似哀怨,看著許久未見的人,她不禁輕喃出聲。

「真是想念你呢,Harold──」

然而被她二度貶低的底特律警官似乎也沒有耐心給她機會好好念舊。咖啡廳的大門因撞擊而發出了碰的聲響,隨即才是自動門打開的聲音。

「你他媽的就不能跑、慢一點嗎!」一聲急躁的怒罵比人影還要更早竄入咖啡廳內,店內的群眾紛紛回頭望向門口。「還有,一台仿生人把自動門當成手動是怎麼回事?你那副淡定的表情會讓其他人以為剛剛撞上玻璃門的人是我!」

「它在這裡,副隊長。」

Root循聲回過頭,只見一個搖晃著步伐倚在咖啡廳櫃檯前的銀髮中年男人粗礪的喘著氣,而另外一個被他吼的仿生人毫不質疑的快步走到了自己的跟前。

Root依舊沒撤下滿臉的笑意,她歪著頭瞬間分析出了眼前仿生人的一切,被取名為Connor的RK800,相當嶄新的型號,足足小了Root三歲,這年頭連警察都要向仿生人求助了,而人類卻還試圖抗拒著讓仿生人統治世界。

「抓到你了,AA100。」

好吧,Root收回最初的那句話,底特律的警官還是有能幹的,顯然Root漏算了他們的同胞,儘管她還是有些難以置信,怎麼會有仿生人能夠破解她的編程,為了防她Finch甚至不惜做出編程能力高過她的仿生人嗎?

至於第二句──在雙手被上銬的時候,Root無奈地笑了起來──她可絕對不會收回,底特律的警官們腦袋全是糨糊做的,看看他們臉上一副逮到真凶的得意嘴臉不就曉得了,他們全都是群蠢貨,連仿生人也不例外。


※※※※※


2038年11月30日 PM1:40


Finch不讓Reese攙扶他。

他愣愣地在門前躊躇了許久,明明開口說要出門的人是自己。圖書館的門口彷彿有一道巨大的屏障佇立在那兒,屏障以內是一片虛假的祥和,一旦跨出去,現實世界就將逼得他萬劫不復。

Reese的眼神柔和,伸手在Finch肩上輕輕地拍了兩下,聲線中帶著幾許安撫。「你知道的,Harold,你可以派我去做任何事。」

聞言Finch只是不帶感情的扯扯嘴角,帶刺的回應道:「然後像個公主般的把自己永遠鎖在一棟高塔中嗎。」

而Reese並沒能良好的接住Finch投擲過來的情緒,他只是歪了歪頭,笑著說道:「我相當樂意擔當那位將你從高塔裡拯救出來的騎士。」

Finch略有不滿的斜了Reese一眼,他就不知道這台安卓機究竟是從哪兒安裝了個油嘴滑舌的組件,但Reese的笑確實讓他的心放寬了些,良久的躊躇後他才終於拿起拐杖,緩慢的向外頭走去。

一場爆炸並沒讓他產生應激障礙,至少Finch不認為有,他只是太久沒出門了,短時間還適應不了打在臉上的寒風,以及正準備遷徙的候鳥們的鳴叫。

十一月的底特律出現難得的暖陽,儘管空氣仍舊冰冷,但陽光灑在身上還是十分舒服,在Finch額頭上浮現的薄汗,一定是因為太溫暖的關係。

Reese站在Finch右手邊靠後一點點的位置,眼神直視著前方,步伐安定的向前邁進著,整路都沒有去看Finch的表情。


一直到他們走到了模控生命的大門口,Reese才茫然地望向了Finch。

他知道這裡,他當然知道這裡,由仿生人之父Nathan Ingram創建的帝國,仿生人的初始之地。儘管嚴格說來那個該被喚作父親的人現在正吃力地站在自己身邊。

「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這裡會有我們要找的東西。」Finch解釋道。他壓抑著自己的喘息,試圖讓呼吸聽上去沒那麼急促。

他們的腳步仍然沒有停下,多年沒回到這個他「出生」的地方,讓Reese的表情增添了一絲不安,系統裡的編碼在躁動著,他變得較以往要來的警惕,周遭的風吹草動都讓他繃緊了神經。

「Reese先生。」Finch叫住了他,熟悉的聲線令他稍微鬆懈下來,Reese微微垂下腦袋去聽對方想說的話。「模控生命裡沒有異常仿生人,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會覺醒。而你回到這裡,也不會改變你是活著的事實。」

理解Finch的言外之意,迅速升起的笑容蓋過了Reese原本陰暗的神色。「而你,Finch,儘管你成天繃著臉,也改變不了你十分關心我的事實,對吧?」

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Finch就只是輕輕哼了一聲。「造樣造句倒是很會。」


繞過大廳,他們來到檢驗身分的入口,Finch從西裝口袋上拿出了以前在模控生命的工作證。難得出現可以分析的物件,Reese迅速的瞥了一眼,照片是兩年前拍的,樣子看上去和現在沒有差很多,如果上面的出生年不是偽造的話,那麼Finch看上去可真是年輕的令人吃驚。

Reese的視線繼續游移,他看見職稱的欄位上寫著總裁秘書,這麼浮誇的稱謂一時之間跟Finch低調的形象湊不太起來,再加上Reese的程式裡出現無數種由總裁跟祕書衍生而成的愛情故事,Reese晃了晃腦袋快速的將它們消去。

這些可都不是他所好奇的,他想知道的是Finch的名字,這個愛把注重隱私掛在嘴邊的傢伙可是吝嗇的連名字也不願意告訴他。

Reese看見姓名欄上的姓氏寫的是Wren而非Finch,喔、當然,這麼神秘的隱形富豪不可能只擁有一個姓氏,那麼名字呢,他的名字是──


「Harold!」

準備經過檢驗通道的時候被人叫住了,朝著他跑來的是一位亞裔男性,頭髮剪得短短的,個子也不算高大。Reese不著痕跡的向前了一步,不至於擋住Finch卻又可以在出什麼事情的第一時間護住對方。

「Leon先生。」

被逮個正著的Finch露出了有點侷促的表情,但微微翹起的嘴角與柔和的眼神卻又充滿了暖意。Reese頭一次看見Finch與其他人類的交流,Finch的社交性面孔讓Reese感到有些新鮮,他差點都要忘記這個小個子男人是模控生命的地下創始人了。

「我的老天。」看見Finch拄著拐杖的手,Leon先是發出了一聲驚嘆。「這一年你上哪兒去了?還有、你的腳怎麼搞的?」

「我一次可只有辦法回答一個問題,Leon先生。」

「行啦,我曉得。」Leon誇張地擺了擺手。「你這個意思就是兩個問題都不打算回答對吧?神神秘秘的,這麼些年跟在你們身邊我還會不了解嗎,當初聽Nathan說要放你一陣子的有薪假,我還以為最多不過一周半個月,誰知道你整整一年都沒有回來,可真是羨慕死人了。」

Finch搧了搧睫毛,多於的情緒被隱藏在他生硬扯出的微笑裡。「曠工那麼久,我的通行證還能正常運作嗎?」

「Nathan不在了,還有誰敢取消你的權限?」Leon笑了笑,隨即重重的嘆了口氣。「我怎麼會猜不到你時隔一年終於跑回來的理由?新聞報得那麼大,你不可能不曉得Nathan的事。他不在了,眼下整間模控都要忙得人仰馬翻,尤其是最近警方把爆炸案的嫌疑人鎖定為仿生人,明明跟他們說了八百次仿生人沒辦法傷害人類他們就是不信。」

「那正是我這趟前來的理由。」Finch的表情嚴肅了起來。「為此我必須去資料庫查閱一些資料。」

「那有什麼問題,在模控生命裡你的權限和一年前沒有任何變化,想查什麼資料直接去就是了。我也還有好多事情要處理,如果有看不懂的內容一通電話我就上去,你也別太為這裡的事情操心,仿生人的問題我們會處理的,你好好休息比較重要。」

「我知道的,Leon先生,謝謝你。」


跟Leon告別後,Finch又重新啟程,這一次他的步伐較方才又加快了些,像是想將Reese沒說出口的疑問給甩開,但Reese哪是Finch能輕易甩掉的。

「真是不錯的同事啊,總裁祕書。」

Finch的腦袋連帶著整個身體轉向Reese朝他瞪了一眼,又再轉了回去。Reese欣然收下他煞費力氣的怒視。

儘管Finch要他活得像個人,但對於來Reese來說,他腦袋裡的東西並不等同於人類的記憶,會在時間的沖刷下模糊、消失。Reese不會、也無法忘記看過的事物,正如同他忘不掉模控生命裡寬廣的迴廊和電梯,甚至是整點時大廳牆上報時鳥機械式的鳴啼。

這些路他都曾經走過,有趣的是當時的自己看見的世界都是一片透明。

Reese隨著Finch的腳步來到了收納所有仿生人資料的地下室,打開門走進去,四面都環繞著玻璃宛若芭蕾舞蹈教室,唯有正中央的位置放著一台電腦,Finch聲控叫出了Root的資料,龐大的訊息出現在原本能映照出他們兩人的玻璃牆。

「我們是來看Root的原始資料的?」Reese問道,儘管答案已經一目瞭然。

Finch肯定的點了點頭。「Root和其他仿生人最大的不同在於她有編程的能力,她可以任意改變自己的代碼,賦予自身各式各樣的能力。只是她的每一步操作都會直接被輸入進這裡──模控生命的資料庫。我們可以從她的資料讀出現在的她究竟進化到了什麼程度。」

Finch的雙眼快速掃過牆面上的代碼,改變之大讓Finch幾乎難再分辨Root原始的模樣,不只計算機的技能,連武力都被她調高,憑Root現在的能力,只要有材料,她可以創造出無數個只聽命於她的仿生人。

但是為什麼,這些修改都是最近的事?

Reese的提問打斷了Finch的思考。「既然她的代碼會直接被連結到電腦的話,那麼你也可以直接修改她的代碼?」

「不,修改代碼必須直接在仿生人身上操作,否則這裡被入侵的話──雖然我有自信這裡的防護系統強大到不會有這種可能──但若真的讓有心人士掌控所有仿生人,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Reese興致缺缺的在Finch身旁繞了遶。「既然她的核心代碼在這間公司裡,那麼你應該可以遠端摧毀她?」

「不!」否決脫口而出之後,Finch有些慌亂的抿了抿唇。「毀掉她嗎?我當然做得到,我可以輕鬆毀掉每一台仿生人,只是、我不能。」

Reese聽進了Finch狀似有些自相矛盾的話語,沒有再深入追問。他讀不懂代碼,只是走馬看花的瀏覽著Root的相關資訊,直到有一張照片吸引住他的目光。

那是一張合照,一個年僅15歲的少女以及名義上的模控生命創始人Nathan,照片裡的Nathan相當年輕,藉由分析得出這是2025年的照片,當時的仿生人尚未問世,那麼照片裡的這個女人是誰?

Reese的眼前快速的顯示了幾行分析出來的資訊:

Samantha Groves,死於2034年。是仿生人問世的那一年。


「有什麼發現嗎,Reese先生?」

「不,」Reese用指尖拉過其他資料擋住了合照。「你呢,Finch,有找到什麼有幫助的資料嗎?」

「Root讓自己多項能力都達到了巔峰,但儘管如此,她也絕無法倚靠自身能力破解那條禁令,所以爆炸案肯定不會是她所為。」

「聽上去是個相當危險的傢伙。」

「是的,」Finch微微垂眸,沒讓Reese看清他的表情。「幸好當局已經將她關押。」

Reese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角落的擴音器響起的聲音給打斷。「Harold,」是Leon的聲音,聽上去有些著急。「底特律的警官說要見你!」

「警官?」

「他們已經下去了,我攔不住他們,如果有什麼不想被他們看到的,你最好趁現在馬上收起來!」

「腳步聲來了,Finch。」

在門被打開的那個瞬間,Finch關閉了牆上所有Root的資料訊息,因此當滿臉鬍渣的警官和一身正裝的仿生人走進來的時候,他們看見的只有無限反射的玻璃牆。

「你就不能照著正常程序來嗎?非要硬闖。」開門的同時較為年邁的男人還在向他的仿生人碎嘴,隨即將視線轉到了眼前人的身上。

男人的視線停留在Finch身上的時間不久,反倒是多看了Finch身旁散發著濃厚警戒心的Reese好幾眼。

「Anderson副隊長。」Finch這麼一出聲,才總算是成功吸引了Anderson的視線。

Anderson赤裸的打量了Finch好一會兒,不太友善地說:「我可不記得我見過你。」

「我們應該是有過幾面之緣的,Ingram先生也向我提起過您,」Finch不著痕跡的頓了頓。「和談判專家RK800共同組成了一個異常仿生人專案小組,對吧?Anderson副隊長。」

「那傢伙叫Connor,」Anderson不悅的嘖了一聲,順道騷了騷凌亂的頭髮。「我想起來了,你是Nathan身邊的秘書。」

「正是。」Finch露出了一個沒有感情的微笑。「那可以請問您貿然闖入充滿模控生命重要機密的資料庫是有何指教嗎?」

Anderson這才抬頭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房內,四周都是由玻璃所組成,與此同時Connor已經繞著房內走了一整圈,手貼在玻璃牆上也無法獲取任何資訊。

「Wren先生。」這次開口的是仿生人,他邁步朝Finch走近,但只跨出兩步便被另一個仿生人擋了下來,這一次幾乎可以說是擋得相當扎實,Finch得要撥開Reese的手臂才能露出他的小腦袋。

Reese的阻擋讓Connor額角的指示燈倏地轉黃,他不解的望著Reese,以感應的方式對他說:我並不會對你的持有人做什麼,你不用這麼警戒。

你說話也不用這麼靠近。

Connor微微偏了偏腦袋,回頭望了一副仍沒從醉酒中緩過來的Anderson一眼,視線又重新轉到仿生人身上,他倒是沒看過這麼護主的仿生人,讓他對Reese產生了強烈的疑問,但深知這不是眼下為重要的問題,而迅速將疑問壓了下去。


「Wren先生。」Connor轉向Finch重新開口。「對於型號AA100你可有任何印象?」

Finch眉毛微挑,平淡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用些微諷刺的語氣反問:「你問我對自家產出的仿生人有沒有印象?」

諷刺的口吻對一台仿生人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因此Connor面不改色地改口:「失禮了,容我換個說法,你可知道AA100近期的行蹤?」

「它是本公司最初的仿生人,今年成為異常仿生人失蹤後我們就回報給DPD了,昨日的新聞不才報導你們逮住它了嗎?」 

「沒錯,」Finch沒有任何破綻的一言一詞反倒讓Connor有些動搖。「我們昨日審訊了它一整天,除了它的桀傲不遜以外它什麼也沒透露出來,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提出了一個要求。」

「我猜那要求與我或模控生命有關?不然你們也不會特地大駕光臨。」

「是的,Wren先生,」Connor有些強硬地撥開了Reese,和Finch面對面而站。儘管距離不算太近,卻仍是散發出了些許的壓迫感。


「它要求見你。」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