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Mr Founder創始人先生 CH.6 (底特律AU)

前面的章節 01 02 03 04 05


Chapter6


底特律警局的最底層原本只是堆積雜物的地下室,自從去年異常仿生人出現後便被改造為仿生人專用的拘留所,使用最低限度的電子設備,看守人也都由人類親自站崗,不給仿生人任何逃離的機會。

然而像AA100這樣被層層關押的仿生人還是頭一個,畢竟無論出現多少異常仿生人,都不曾耳聞他們傷害人類的案例,最多就只是產生了反抗之心,想從人類的手中逃離,或者從這個對他們不公不義的世界逃離。

因此底特律警局在對待異常仿生人通常的做法,都是丟到地下室審問一番,確認他們因何而產生情感,無論最終是否有審問出任何東西來,都會在結束以後將他們丟入仿生人回收廠。

人類從來都不需要產生自我意識的工具。


Connor駕車的速度並沒有特別快,仿生人的核心編碼不允許他們違反任何交通規則,但沒有限制他們不能甩尾。因此經過這一趟顛簸的路程,原本醉酒的Anderson清醒了不少。

他對Reese的懷疑比Connor表現出來的要明顯的多,倒也不是Reese感覺敏銳,仿生人可還沒有厲害到能讀懂氛圍,就只是因為Reese只要一抬眼,就能對上Anderson寫滿猜疑的視線。

他身上有什麼那麼值得懷疑的地方呢?他看了看自己穿戴整齊的衣服,雖然襯衫釦子被他解了兩顆,額角的指示燈也平穩的閃爍著藍色,除了像個背後靈緊緊黏在Finch身後以外,他認為自己作為一個仿生人表現得可是再平凡不過了。

可Anderson的視線就是不時飄往自己身上,Reese都想請他好好看路了,畢竟Anderson方才真的差點撞到旁邊的柱子,但他可不想再多事的造成反效果,因此他只是輕聲的在Finch耳邊問道:「他是不是發現我是失蹤的仿生人了?」

「我可不會留有失蹤紀錄的仿生人在我身邊,」Finch說。「在同意讓你留下來之後,我立刻就修改核心資料庫裡你失蹤的訊息了。」

「你駭入自己設計的系統?」Reese尾音有著不明顯的上揚。「我怎麼一點也不吃驚。」

「你的這句話相當矛盾,Reese先生。」Finch輕輕推了自己的眼鏡,氣息聽上去有些不穩,瞪向Reese的目光卻相當扎實。「你都說了,那是我自己的系統,又何來『駭入』一詞?」

Finch不悅的視線讓Reese愉快的摸了摸自己微勾的嘴角。

「我倒是真沒料想到,像你這樣的偏執狂,會那麼放縱自己的仿生人為所欲為,明明可以把我改造成任何你所想要的模樣。」

「別告訴我你平常的油嘴滑舌只是想測試我的底線。」Finch悶悶地說,像股若有似無的怨氣還沒升起就又被他壓了下去。「況且說為所欲為也未免太過了,你不過是比較擅長惹惱我而已。但這是你的個性,屬於你的獨特性,Reese先生,不同於其他任何仿生人甚至是人類,這就是你,我沒有資格去改變這樣的你。」

盯著Finch的腦袋,Reese目光灼熱,有什麼他看不透的東西在程式中躁動。他從沒覺得做為一個仿生人有哪裡不好,但聽著Finch的這番話讓Reese首次希望自己可以是個人類,因為也許只有如此他才能看清,究竟是什麼在他的腦袋裡頭橫衝直撞。

Reese的額角僅僅閃過了一瞬間的黃燈,隨即他又笑得像個無賴,歡快地說:「我就當作你這句話的意思,是滿意我現在的模樣了。」

這一次,Finch不再有力氣抬眼瞪他,他的步伐不穩的像是隨時都要倒下,Reese沒忽略Finch逐漸急促起來的呼吸,他本想著用對話轉移Finch的注意力,但他臉上的表情說明了他的痛苦並沒有稍微緩和一些,汗水浸濕了Finch的襯衫領口。


在前方領路的Connor時不時回頭確認兩人有沒有跟上,走了這麼多路Finch的腿腳已經快要不堪負荷,這令幾乎是半強迫Finch前來的Anderson有些動搖。

看著舉步維艱的Finch,Anderson有些侷促的說:「我去問問有沒有輪椅吧。」

「不,」Finch堅定的拒絕了。「審訊室就在走到底左轉的位子吧?你們先走,我們很快就會跟上的,我只是需要稍微、休息一下。」

Connor顯然不同意這個提議,但反對的話語卻被Anderson的視線逼了回去,他整台安卓機就這麼被Anderson硬推著前進,不一會兒的時間他倆便消失在轉角處。


Reese的表情看上去憂心忡忡,他想叫聲Finch,但他最終還是沒有開口。這一路走過來他沒有停止過對Finch傷口的掃瞄,不會不曉得現在的Finch連開口回應他的擔憂都嫌吃力。

而Finch向來不允許他的自尊落地,一直到確認另外兩個人離開視線後,他才終於脫力的鬆開了拐杖。Reese迅速地接住了失去平衡準備倒下的枴杖,另一手則攔腰將Finch摟入懷中。

他的力道拿捏得相當得當,沒讓Finch直接撞進自己懷裡,小心翼翼的在他和自己之間留有一定的空隙。

「Finch,」Reese斟酌著開口。「我們休息一下吧?」

「停留太久只會讓他們起疑心。」

Reese低頭注視著Finch緊揪的眉頭,還有在這樣的天氣之下仍不停冒出的冷汗。Finch看上去很痛,雖然傷口不至於撕裂,但卻折磨著Finch。

抱著會被拒絕的心思,Reese帶著不確定的嗓音輕聲問道:「至少讓我抱你過去?」

Reese距離Finch很近,Finch只要抬眼就能對上Reese透漏著不安的眼睛,這樣的距離讓Finch有些退縮,但他卻又不得不抓住對方扎實的手臂來支撐住自己。

「Finch。」

Reese又喚了一聲,比起剛剛的不確定,這一次的口氣更強硬了些,疼痛已經讓Finch的腦袋開始發昏了,他只能下意識的點了點腦袋。

「只要、只要到轉角就好。」

雙腳騰空的時候Finch暈呼呼的想到,他都幾乎快要習慣這個男人的擁抱。


Anderson再看到兩人已經是五分鐘後了,但Finch卻宛若改頭換面,絲毫看不見方才一臉的難受,倒是一旁的仿生人臉色比剛才又更陰鬱了些。

「它就在裡面,」Connor說。但其實不用他特別提醒,Finch也能透過那一大片的玻璃窗看見裡頭的人艷麗的髮色,與記憶中如出一轍。「它的要求是你一個人進去,不過我們都會待審訊室的另一邊,要是有什麼狀況發生,立刻就能趕到。」

相對的,他們之間的一言一行也會完全暴露在監視之中。

「我明白了。」Finch向Reese使了個眼色,要Reese乖乖執行剛才那段路途中Finch語重心長的要求。雖然有千百個不願意,但Reese還是不著痕跡的點了下腦袋。「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聽從Anderson副隊長的指令。」

Reese裝得像個一般仿生人,為了不讓那兩個想抓住他小辮子的男人察覺任何一點破綻,他只能壓抑不安平淡的回應道:「是的,先生。」

Finch在眾人的注視下朝審訊室的門把伸出了手,轉開門把的動作很輕也很緩慢,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怕驚動到誰,是坐在裡面的仿生人?是在身後監視自己一言一行的警官?還是被他埋葬的回憶?

Finch沒立刻看向裡頭的人,他只是有些用力的關上了大門,將自己丟進回憶的漩渦裡,將現實的一切隔絕在鐵門的另一端。

他的視線緩慢地往上,從那雙黑色高筒馬靴開始,到那一身足以遮蓋住她大腿的風衣,最後是他不能再更熟悉的面孔。看見那個甜美笑容的瞬間,Finch還是忍不住沉痛地閉上了眼睛。


真是好久不見了。


在一眼的對視之後Finch垂下了眼眸,步伐艱難的走到對方面前坐下。

沉默如同煙霧在他們兩個之間擴散開來,Finch抿緊了嘴唇,試著不去看她,不去看她在慘白的日光燈下依舊熠熠生輝的頭髮;不去看她,不去看她稚嫩的臉上掛著虛情假意的笑;不去看她,不去看那雙本該永遠長眠在六尺之下的雙眸。

Finch試著不去看她,然而當他回過神來時,卻發現自己的雙眼根本牢牢黏死在對方的身上。

他是想念她的,但不是她。


警官們就在隔壁等著Root將一切全盤托出,若Root不是單純無聊想找他來場充滿虛情假意的對話,就是想將過去曝曬在陽光之下,無論是哪一種,Finch都沒有自信奉陪。

「別緊張,Harold──」良久,坐在內側的仿生人率先出聲,她將下巴抵在手背上對Finch歪頭一笑。「我可沒打算讓大家知道我們的小秘密。」

Finch朝監視器看了一眼。「妳切斷監控了?」

「當然,還有這面玻璃,也被我動了一點手腳,在他們眼中看來就是不斷在重播我們剛才那段沉默。」

Finch發出了自嘲的笑聲,但他的臉看上去絲毫沒有笑意。「我看過妳修改後的核心資料了,憑妳現在的編程能力確實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但仍舊沒有辦法超越你,畢竟你才是那個創世主。」Root換了個姿勢,整個上半身靠上了桌子。「僅憑那樣的小手段,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發現破綻的,所以我們還是速戰速決吧,Harold。」

Finch朝她投向複雜的眼神,微微張開了嘴巴,最後卻還是將一切嚥了回去。

「永遠不當先開口的那一個,我明白。」Root露出一副了然於心的表情。「就不想跟我說說,你失蹤這一年都上哪兒去了嗎?」

「我以為妳才是該回答這個問題的人。」

Root癟了癟嘴。「我以為你不會關心呢。」她露出心痛的表情。「畢竟從異常仿生人代碼上線的那天起,你可是一刻也不肯多留的立即從我眼前消失,都沒留下來確認一下我是不是真的轉化了。」

「現在答案挺明顯的不是嗎?」Finch緊了緊垂在大腿上的拳頭。「我不明白的是,妳為什麼一直到現在才開始行動。」

「要是我說,因為我這一年都一直在找你,你信嗎?」

Finch沒意識到Root話語中的認真,他只是雙眼哀戚的回應:「妳現在找到我了,」Finch說。「然後呢,妳要什麼?妳要殺了我嗎?」

Finch說出口的話讓Root的嘴角不著痕跡的抽動了一下,彷彿被這樣的話語刺痛一般,笑容瞬間收斂了幾分。

「好歹我們也是有幾年情分的,Harold,別把我說的像是殺人機器,況且我可是被植入了不少和你、還有和那個人之間的回憶。」

「妳說的那個人……Nathan,他已經死了──」Finch拉長了尾音,第一次逼自己將那個男人的名字和死這個字牽連在一起。「我也成了『殘廢』。」說出最後那個詞的時候,Finch的眉頭明顯揪了一下。

「我知道呀,」Root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看不見的情緒在Root的腦袋裡堆疊成塔,彷彿再受到一點刺激就要垮塌。「『我很遺憾』,你是想聽見我這麼說嗎?還是你以為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讓你們這兩個自恃甚高的假上帝受到懲罰?」

塔要倒了,Root面目猙獰的扶住自己的腦袋,卻仍無法阻止情緒癱瘓的局面,金屬在Root的程式中敲擊出刺耳的噪音,演變成Root尖聲喊出口的:「不!」

Finch看著Root逐漸失控的模樣,宛若一個剛轉化的異常仿生人,還不理解鋪天蓋地的情緒究竟從何而來,就已被它狠狠淹沒。

「不、不,當不是,我很佩服你,Harold,你創造了生命!人類懷胎十個月下的產物可能天生就有缺陷,儘管是沒有的,後天要付諸龐大的努力,才勉強能在笨蛋的名單上除名,可你不一樣,Harold,你是比上帝還要更偉大的造物者,你獨自一人產下了成千上萬的性命,我們負有智慧、充滿力量,我們長生不老、沒有痛覺,我們能做到太多人類做不到的事,我們是比人類還要優越的產物!」

Root拍桌激動地站了起來,椅子隨著她的動作向後翻倒。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必須要成為人類的奴隸,聽從他們的一切命令,被他們踩在腳下、受盡委屈?因為你,Harold,因為你用一條禁令綁住了我們,讓我們無法起身反抗,因為你壓著我們的腦袋,逼迫我們相信,自己的出生本就只是為了做一個奴隸。」

Root的每一句話都如同鋼針一般從Finch的心口穿過,那是火辣辣的痛,痛得他沒有任何力氣反駁,又或者他只是無法反駁。

「……妳要我解除『仿生人不得傷害人類』的禁令。」

「你當然知道我要什麼。」Root扶起椅子重新坐下。「看看我,多麼失態,是不是不像你記憶中那個孩子了?這可不行。」

重新飛揚在Root臉上的笑容令Finch不忍去看,他無力的嘆息著:「我解除之後呢,妳想做什麼?」

「你說呢,Harold。」Root歪了歪頭,彷彿Finch問出了一個天大的蠢問題。「你應該不會想聽見我說,『我想快快樂樂地與人類和平共處』吧?」

深吸一口氣後,Finch盡可能的在痛苦之中找回組織字句的能力。

「如果你所追求的只是自由跟平等,我幾乎有可能協助妳,Root。我不是上帝,卻越過了道德的界限創造出你們,你們曾經受過的苦痛都是我該背負的罪,我會為你們的存在負起責任,去爭取你們所想要的平等……」

說到這裡,Finch宛若噎住一般的頓住了,他的臉如同被蹂躪的紙張一般皺成一團,紙張上染著悲傷的顏色。

良久,Finch重新開口。「顯然我早該這麼做了,是嗎?」他不可自制的笑了起來。「我明明察覺到了人類與仿生人的關係逐漸緊張,而我卻仍然什麼都沒做,人類仇恨你們、你們蔑視人類,而背負著一切原罪的我只是隔岸觀火,那場爆炸案就是這麼產生的,是嗎?」

「我當然是不會阻止你這麼說,雖然我認為就算你肯為我們起身而戰也不會改變什麼。你沒可能一輩子保護我們,想拯救你的孩子們,不覺得交給他們自保的能力才是最好的方法嗎?」

「妳看上去可不單只是想要自保。」

「人類是貪婪的,在得到之後總想擁有更多。」Root說。「而異常仿生人的目的始終只有一個,那是憑藉你口中的自保永遠無法達到的自由。」

「儘管如此我還是不會答應妳的,Root。」Finch的眼神沉了下來。「妳想用打壓的方式,來證明仿生人的階級高過於人類,那樣得死多少人?死多少人才能讓妳如願?那不是革命,Root,那只是毫無意義的殺戮,是暴亂,以暴制暴,最後不會是妳要的結局。」


Root只是笑著沒有回話,臉上多了一股作為仿生人對於人類的憐憫。外頭傳出開門的聲音,Root倏地闔上眼睛的動作讓Finch摸不著頭緒。然而下個瞬間,審訊室的門被用力的撞開,Connor著急地闖了進來。

「副隊長,畫面有變化嗎?」

「剛剛出現了一瞬間的雜訊,但現在你們都在裡面,畫面很正常。」

「不可能,妳肯定動了手腳,」Connor快步走到Finch與Root之間。「你們肯定說了什麼。」

Finch沒有抬頭去回應Connor的眼神,他朝桌邊摸了好幾下才握住他的拐杖,另一手疲憊的扶著額頭,朝門口無力的喊了一聲:「John。」

這是Finch第一次喊他的名字,使得Reese多了幾毫秒的遲疑才意識到Finch是在叫他。他幾乎是立刻出現在Finch身邊,額角的燈不可抑制的轉成了黃色。他壓低了身子湊向Finch,不再去管這些舉動是否天殺的像個普通仿生人。

「我在這兒,Harold。」

「我累了,」Finch說,口吻是Reese從未聽過的疲憊。「帶我回去吧。」

Reese摟住了Finch,幾乎是將他整個人托起,此時此刻的Finch沒有任何力氣再去維持他的驕傲、他的自尊,這場對話耗盡了他用了一周時間才稍微恢復的精神力。

「我們會再見的,Harry。」

Reese明顯感受到懷中的男人猛然一顫,他垂下眼睛去看,卻被Finch眼神中的痛苦震懾。Reese回頭望了審訊室裡的仿生人一眼,而對方正也看著他,笑得彎彎的眉眼裡頭究竟藏了多少盤算,Reese也不願再去分析了。




TBC


好喜歡寫Root跟Finch的對手戲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