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Selfishness自私 02

02


  絕對不能讓Finch和Aaron‧Davis單獨相處,這是Reese在聽見那句幾乎可以稱為告白的話語後,在心中再一次立下的誓言。

  在不久後的將來,Reese才會意識到這並不隻是單純因那愚蠢的佔有慾而浮現的想法。

  而是一種堪稱可怕的直覺。


  雖然從公司到安全屋這一條路並不怎麼遠,但Reese原本也是想開車過去以節省時間,不過Davis莫名的堅持說他想走路過去,雖然不太明白他的目的,但Finch沒有意見,Reese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一路上,Reese可以明顯的感受到Davis不斷的想朝Finch身旁靠近,仔細想想也許這就是Davis的目的,趁著這段路程和Finch多聊聊天,藉機多認識這個高深莫測的男人一點。Reese原本想硬擠在他們兩個之間,三個男人並排走在一起確實奇怪,但他寧願被誤認為怪人也不想再讓Davis靠近Finch一分一毫,隻是Finch的眼刀讓他不得不默默的後退了幾步,安慰著自己反正他兩隻眼睛盯著呢,Davis也不敢太亂來。

  不得不說,Davis在各方面都是非常優秀的男人,雖然他明顯想多了解Finch,但他不會問得太過於仔細,不會讓人有壓迫感,並且很擅長引導話題,讓與自己談話的對方能將想說的一切娓娓道來。不過今天在和他對話的人可是Finch,儘管Davis的談話技巧確實厲害,但隻要Finch不想,Davis可是什麼也套不出來。

  Reese默默的站在他們身後聽著他們的對話,Davis嘗試了很多的話題,從天氣到政治到棒球,說到棒球的時候Finch的表情明亮的一點,但Davis似乎沒有察覺,繼續換了話題,說到藝術的時候Finch的眼神黯淡了下來,Davis反而以為Finch有了反應而在這方面侃侃而談。這個男人確實什麼都很厲害,但他還是太不了解Finch了,再會聊天也捕捉不到Finch的心情變化。

  聽膩了Davis一直轉換的話題,Reese決定將Davis的聲音屏蔽,專注的看著Finch的步伐來分析今天的Finch舊傷是否又犯疼了,如果Finch願意,事件結束之後他可以再幫他揉一揉。


  原本以為這樣三人的陣仗,這樣的光天化日,犯人是不可能會挑這種時機下手的,所以Reese沒怎麼戒備。但顯然,Reese小看了這名行兇者的高調程度。

  並且讓他意識到了,阻礙了行兇者的他們兩個,也已經成為目標了。

  要不是Finch正好弄掉了西裝口袋裡的鑰匙──嚴謹的Finch從來不曾弄掉東西的,至少在Reese認識他之後就不曾,因此Finch也露出了有些意外的表情──Reese俯下身來替他撿拾,那麼那顆直直朝Reese心臟發射的子彈便會在短短的幾秒鐘或幾分鐘之內了結Reese的心跳與呼吸。

  心臟。

  儘管周遭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尖叫,路上的行人都驚恐的竄逃,但注意到狙擊手瞄準的位置,有個不太妙的想法在Reese的腦海中盤旋不去。對方瞄準的不是能夠一命嗚呼的大腦,而是不一定會馬上緻死的心臟。這意味著對方不僅僅隻是想要Reese死而已,還要他死得痛苦。

  「John!」這樣的突發狀況令Finch忍不住驚呼出聲,他幾乎控制不了自己嗓音裡明顯的顫抖,而Reese看上去居然還在發呆,Finch立即衝向前伸手想要拉起了Reese,Finch這樣一個舉動喚回了Reese的思緒,反應快速的他順著Finch拉他的力道立刻起身,趁著狙擊槍上膛之前的幾秒空隙將Finch和Davis拉進狙擊死角的暗巷裡。

  「John──」Finch的呼息急促,一臉驚恐的擡眼注視著Reese,他想說些什麼,但除了Reese的名字以外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他掙脫了Reese抓著自己手臂的手,轉而揪住了對方的衣襬,似乎隻有這樣才能稍微穩住自己失控的情緒。但事實上不行,完全沒有辦法,他覺得自己就要過度呼吸了。Finch知道要不是自己剛才弄掉了鑰匙,Reese已經被射穿了心臟。剛才在他意識到自己弄掉鑰匙的時候轉身了,親眼目睹子彈從Reese的髮梢擦過的畫面,那一瞬間,彷彿有隻手刺穿了他的胸口,狠狠的掐住了他的心臟,拚命的想要阻止它繼續跳動。

  他差一點就要失去他了,永遠的,並且是在自己的面前。

  他不止一次想過,儘管這個念頭他無數次的想要拋諸腦後,但是現在又浮現了。他真的想,真的在想,如果拯救號碼的使命會導緻Reese受到傷害甚至是死去的話,那他寧可不做了。

  然而Finch永遠不會允許自己動用私心,於是這樣的念頭不管出現多少次,都會被他一次又一次的狠狠扼殺。

  看著Finch這樣驚慌失措的模樣,Reese心疼的垂下了眉眼。這樣的Finch看上去可愛的有點像隻兔子,但是又令人如此愛憐,Reese多麼想就這樣不顧一切的將對方揉進自己的懷抱裡。

  「我沒事,Harold。」Reese將自己的手掌覆蓋到Finch仍微微顫抖的的手背上,用指腹輕輕的摩娑他的指節,熟悉的溫度稍微令Finch安心了些。「你看,我還好好的站在這裡。」

  聽著Reese的話,Finch的情緒才總算不再那麼激動,他皺著眉頭,似乎是發現自己的反應有些過頭了,於是立刻抽出了被Reese覆蓋住的手。

  「下次可就不一定了。」Finch想恢復平時的語氣,但卻刻意壓得太冷,冷到連自己都快要凍傷。

  一時之間Reese的手就這麼停在那裡,突然消逝的體溫令他感到有些悵然若失,但他很快地便苦笑著將手收回。他能明白儘管是面對自己,Finch也不太願意嶄露自己的脆弱。但至少他能看見一點點、別人所看不到的,如此一來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好的,Harold。」說著,Reese若無其事的將手探進了Finch的西裝口袋裡,直接替他將鑰匙歸位,對此Finch並沒有太大的異議。「現在我們得趕路了,不曉得之後會不會還有埋伏,我們最好還是盡早到安全屋。」

  Finch沒有忽略Reese的表情變化,但是他快速的別過了臉逼自己不去看。太多餘了,無論是自己內心的悸動或者是Reese的,這些對他們來說都太多餘了。

  然而當Davis再次進入自己視線範圍內的時候,他才突然想起經歷剛才那些,他們的號碼應該也遭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Mr. Davis,你還好嗎?」

  原本Finch以為會看見Davis害怕或者驚恐的模樣,但是沒有,他是吃驚,但是比那更多的情緒是愧疚。他甚至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之中沒有聽見Finch開口。

  愧疚?

  「Harold,該走了。」

  Reese的聲音令他回過了神來,他明白在危急的此時此刻不該糾結如此細微的事情,但是Davis臉上的表情確實讓他產生了一種不安的感覺,不過他也隻能暫時將這樣的不安壓在心頭。

  「好的。」

  Finch開始往另一種可能去思考,也許這次的事情又並非他們所設想的那樣,但是他找不到時機對Reese說,他們沉默著趕路,Finch不時看向不發一語的Davis,心裡頭的不安愈發明顯。在他們終於抵達安全屋門外準備進去的時候,公共電話居然在此時響起。Reese看向Finch想尋求同意,而Finch用眼神允許,Reese便在左右環顧之後將這通電話接起。

  聽了幾秒鐘之後,Reese掛斷了電話。「是號碼。」

  雖然不出所料,但Finch還是皺起了眉頭,在處理號碼的途中出現一個新的號碼,這種事情實在是十分的罕見,換個方式想也能思考成接下來的這個號碼或許非常緊急,不能因為Davis就放棄他。

  「你去看這個號碼吧,我們已經到安全屋了,暫時不會出什麼問題。」於是在幾秒鐘的思考之後,Finch下了這樣的結論。

  「Harold!」

  「John。」Finch明白Reese會不同意,但其實他也想趁機測試一些事情,為此不支開Reese是無法成功的。「我們隻會待在安全屋,不會有事情的,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快去找到我們的號碼,然後阻止悲劇發生。我一個人在這邊沒有問題。」

  盯著Finch藍色的漂亮眼睛,Reese踟躕著,他看得出Finch眼神裏頭的堅決。安全屋有Finch親自編寫的保全系統,除了他們幾個以外沒有人有權限進出,待在安全屋裡確實不太可能出什麼問題。Reese知道自己的顧慮多數是出自於對Finch的佔有慾,不能因為一己之私而拖延到拯救號碼的工作,Finch不會允許,Reese更不會。

  「......好的,Harold,但是不管出了任何事情,打給我我會馬上趕到。」

  Finch不明顯的點了點頭,Reese便轉身在Finch的視線下隨便撬開了一台車揚長而去。



TBC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