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Selfishness自私 04

04


  Finch掙扎著、痛苦地揮打著手臂,想讓這雙死死壓在自己喉嚨上手掌離去,但是這點力氣對這Davis來說根本不痛不癢。Reese......Reese......。Finch混亂的想著那個男人的名字,腦海中有個聲音要他快點去按沙發旁的警報器,Finch努力的嘗試了,但是以現在這個角度他怎麼樣也按不到。Finch死命的抽著氣,空氣卻始終到達不了他的肺裡,因為缺氧Finch整個臉都脹紅了起來,他覺得再這麼下去自己就快要失去意識了。

  然而那似乎不是Davis希望的發展,因此他在臨界點時鬆開了Finch,重新吸進空氣的Finch嗆得厲害,嗆得眼淚都流了出來,猛咳了一陣子才終於平緩下來。

  Finch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向俯視著自己的男人,對方臉上掛著如小丑般的假笑,Finch只能努力的藏起自己的恐懼。「Mr.Davis......」

  「不不不,我不是Mr.Davis,」Davis仍跨在Finch身體兩側,手壓在Finch的肩膀上的力道之大,弄得他埋了鋼釘的後頸隱隱作痛。「我才沒有這麼俗氣的名字,你可以稱呼我為Samuel,我是Aaron的另一個人格。」

  「什麼......」Finch難以置信地看著Davis,他覺得自己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消化這句話。確實,就任何方面來說,眼前這個男人都跟那個彬彬有禮的Davis差距甚遠,Finch一直覺得剛才的Davis就像換了一個人,但那只是個比喻,他沒有想到真相會真是如此。Finch看過很多和人格分裂有關的文獻,他甚至曾經同Reese一起看相關的電影,對於雙重人格或者多重人格,Finch向來抱持著很大的興趣,但是真正發生在他眼前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儘管是歷經滄桑的Finch也從來不曾遇過,何況眼前這個人的一舉一動,讓Finch的危機意識不停的亮紅燈。

  「噓──」Davis將右手食指輕輕抵在Finch的上唇,而Finch只能顫抖著不敢抵抗。「我知道你還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放心吧,接下來我會解釋給你聽的,只要你乖乖聽話不要反抗,我就不會傷害你的,嗯?」Davis故作溫柔的嗓音令Finch做嘔,但他也只能點點頭表示了解,並且努力忽略從的背脊傳來的刺痛感。

  「好,那麼現在是開放問答的時間。親愛的Harold,你最希望我為你解答什麼問題呢?」

  緊緊抿著唇,Finch垂下了眼簾,恐懼無濟於事,他試著冷靜下來。這其實解釋了很多Finch原本想不通的事情,但最主要他想知道的還是機器報出這個號碼的原因。「所以......那些威脅Mr.Davis的恐嚇信是你發的?你企圖殺害Mr.Davis?殺害你自己?如此一來你不也無法存活?」

  「Harold,你真的有認真的看我發的恐嚇信嗎?我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威脅過要Aaron死喔,我只是很好心的在給他一個機會,只要他主動放棄身體的控制權,我就會大發慈悲的放過他,不過呢,要是他執意與我搶奪這個身體,那麼我就會用他的這雙手去殺很多很多人,一個不夠殺兩個,兩個不夠殺三個,殺到單純善良的Aaron崩潰了、願意把這個身體交給我為止。」

  聽聞Davis的話,Finch露出了敵視的目光,所以Finch沒有想錯,Davis確實是個善良的人,只是他的身體裡住了一個惡魔。如此一來機器報出這個號碼的原因,不是因為Davis是受害者,而是行兇者,也許還沒決定好目標,但他確實策畫著要殺害別人。

  注意到Finch的目光變得銳利,Davis反而笑得更開心了。「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嘛,Harold,我會受傷的。我可是關在這傢伙的身體裡三十多年了,終於在前陣子他才意識到了我的存在啊,說來小Aaron也真是有夠遲鈍的,我三十年來一有機會就利用他的身體為非作歹,想讓他早日發現他體內還住了一個我,我才會有機會出來,只可惜他有一個太厲害的老爸,他老早就發現了我,為了保護Aaron他可是用盡了手段呢,直到前幾個月,他老爸死了之後,沒有誰能再給他撐腰,他才終於發現我的存在。起初他還愚蠢的跑去找什麼心理醫生,吃了一堆藥,也拚命遵守了從醫生那邊聽來的一堆廢話,那位心理醫生甚至還想把我找出來談話呢。白癡,他以為這樣就有可能把我趕走了嗎?試了一個多月Aaron才總算發現心理醫生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最終他認命了,開始和我溝通,我這才終於有機會獲得自由,我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呢?可愛又善良的Aaron,不知道該說他聰明還是該說他軟弱,我才剛提出要求,他就馬上答應要把身體讓給我,也許是他對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太多的留戀也說不定。可是在這個時候,你出現了,你說你會幫他會保護他,光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讓他開始動搖,別說你看不出來Aaron對你有意思啊,Harold。」說著,Davis伸手撫上了Finch的臉頰,Finch別開了臉想逃離他的手掌,被Finch的反應激怒,Davis因而用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下巴,整個臉湊上去作勢要吻他,見狀Finch整個人都縮了起來,緊緊閉著雙眼忍不住顫抖。

  Davis在Finch的臉頰旁吹著氣,看見Finch的睫毛因害怕而顫抖著就忍不住喀喀的笑出聲音。「不是叫你乖乖的嗎?真是的。既然害怕的話就不要反抗,不然下次我可真的會忍不住咬上去喔。」鬆開了揪著Finch下巴的手,這時Finch才敢再度緩緩睜開雙眼,而Davis毫不在意Finch的恐懼,繼續侃侃而談:「Aaron活了三十多年,你相信他從來不曾談過真正的戀愛嗎?喔是的,他是和幾個女孩子交往過,不過那些都是在父母親的半強迫下進行的,都沒辦法交往超過三個月。我早就發現他骨子裡是個gay,所以才會一次次拒絕送上門的女人。

  「而你,Harold,你出現了,不得不說你真的是個極具魅力的人,雖然比起特工你沒有那他那麼俊秀的長相,身體也帶了點殘缺,但是你的神祕,Harold,那你該死的神祕感,還有你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氣質,你的高深莫測,這些都牢牢吸引住了Aaron的目光,他像個純情少年一樣對你一見鍾情,拚命的想表現給你看,想要把全世界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你,只希望你能愛上他,但他也隱隱約約的察覺到你的眼裡只有那個特工。你知道Aaron有多難過嗎?」

  注意到Finch神情裡透露出的驚訝,Davis轉了轉眼球,才意識到Finch為何而吃驚。「喔,特工,是的,你當然會意外,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件事呢?吶,Harold,你似乎小看我了,Aaron的確不懂電腦,但是很不巧的我對計算機概論頗有研究呢,要查到John.Reese的背景確實花了我不少時間,同樣身為一個駭客,我不得不稱讚一下你偽造身分的功力,讓我繞了好幾個彎呢。喔,對了,你想到什麼了吧?你剛才在我面前敲擊的代碼,雖說你小看我了,不過你依然十分謹慎,我確實破解不了你的機關,但反正你人在我的手裡,要知道你到底隱瞞了什麼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你不可能從我這裡得知任何東西的。」

  「沒關係,你繼續嘴硬我不介意,反正時候到了我們就會明白究竟誰對誰錯。嗯?我們剛才講到哪裡?喔,對了,Aaron,那可無可救藥的愛著你的Aaron,儘管明白你不可能會愛他,他卻還是毫無保留的繼續對你好,初戀總是特別的對嗎?他對你的愛完全不求回報。喔,親愛的Aaron,他有多愛你啊。所以我威脅他,如果他不願意將自己的身體讓出來我就殺了你,而他馬上就哭著求我不要傷害你,單純的人真是容易操縱呢,很可笑對吧?不過既然他都答應了我的要求,我不滿足一下他的小小心願就太過分了是吧?況且我也覺得那傢伙的眼光不算太壞,所以我答應讓點時間給他讓他可以擁有你──」延長了尾音,Davis舔了舔嘴唇看向了Finch包得緊緊的胸口,用指尖在上頭畫了個圈,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Finch知道他在想什麼,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他拚命的想往後退,卻已經沒有任何退路。

  「可是呢,那個特工實在是太煩人了,他看著你的眼神就像是想把你吃掉一樣,充滿著占有慾和保護欲,讓我感到很不愉快。至於他看著我的眼神呢,我敢說他想了很多種方法要置我於死地,不過礙於你在他不敢這麼做而已。其實我也試過要殺他的,早上的那杯茶裡的毒藥是我抹進紙杯裡的,沒想到他的嗅覺這麼靈敏,並且他完全沒有想到可能會是我下的手,還以為整壺茶都被下了砒霜。因為你信任我,Harold,所以你養的那隻小狼狗便也無條件信任我。」

  聞言,Finch睜大了雙眼。他多次指責Reese對Davis毫無道理的懷疑,深不知是Finch錯信了Davis,Reese的直覺向來準確,這次也不例外。Finch努力想保護的這個男人,居然處心積慮想要殺害Reese。

  想到這裡,Finch的手忍不住發抖。他差點因為自己的固執而害死的Reese。

  「喔,我當然不可能因為一次失敗就放棄,這個特工惹火我的程度值得我殺他個幾千幾百次呢。還有剛才那個狙擊手,也是特別衝著他來的,真可惜最後還是讓他逃掉了,我本來還另外安排了個陷阱要讓他跳,沒想到他居然會中途退場,怎麼樣都殺不死,簡直就像九命怪貓。不過不要緊,他死不了,我也要讓他痛不欲生,如果讓他知道我侵占了你的身體,你想他會露出怎樣的表情?」Davis俯身,扯開了Finch胸前的領帶,伸出舌頭舔舐他的脖子,留下了濕漉漉的水痕,Finch屏住了呼吸,拚命的叫自己不要發抖。

  「不過呢,我也不是那麼專制的。」Davis玩味的用手指抹散了留在Finch脖子上的水痕,看著自己的傑作扯嘴一笑。「我可以給你兩條路走,第一條,你現在馬上打電話給那個特工,讓他前往我指定的地點。放心,我不會再折磨他了,我會讓他死得很痛快,並且我會讓Aaron來好好的對待你,至少溫柔的他會做好一切事前準備,不會讓你太痛的。第二條,你就盡情的反抗,而我會把你弄得像條破抹布,再丟到那個特工面前,我真期待看到他的表情。現在,給你十秒鐘思考夠嗎?雖然我覺得答案很明顯了。」

  急促的喘著氣,一口氣聽見這麼多消息Finch有點難以消化,他說他是Davis的另一個人格,他說自己作惡多端,他說自己想殺害Reese。

  他想殺Reese。

  這是Finch腦袋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出現以後他就再也無法考慮自己,雖然腦海裡有個聲音一直告訴他:照做就好,照做就好,憑Reese的身手他不可能會有事,而且目前的Davis已經完全泯滅人性了,在他的手裡,Finch不可能逃得掉的,也許會死,也許會受到十分殘忍的對待,對Finch來說再痛他都無所謂,但是若是讓Reese看見自己受傷,無論是心靈還是身體,受到很重很重的傷,Reese會崩潰的。

  他知道選第一條才是最正確的,他知道。但他就是無法承擔任何一點點失去Reese的風險。

  說到底他還是自私的。


  「......你可以開始動手了。」

  聞言,Davis意外的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Finch的選擇,但隨後他又立刻裂嘴而笑,不愧是Harold,一點都不讓他失望呢,故事就是要這樣發展才會有趣啊,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個男人的表情了。

  「好,非常好。」

  Davis拿出了他藏在腰間裡的瑞士刀。



TBC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