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Selfishness自私 05

05


  接到Reese的電話的時候,Shaw點的重量級沙朗牛排才剛端上桌。雖然說吃牛排對Shaw來說並不是件難得的事情,她幾乎每天都在吃,隨時都在吃,但是這一家餐廳她可是排了三個月才終於訂到位子。當然她也是可以拿著槍衝進去嚇跑所有客人,或者逼著廚師為她做料理,不過如此一來食物就會少了一番等待的風味了。況且Finch會不高興的,Shaw可不像Reese那傢伙,她不太熱衷於惹Finch生氣。

  服務生打開鐵蓋的時候牛排在鐵板上發出噗嗤的聲響,熱氣冒了上來,鮮嫩多汁的牛排似乎正在對Shaw吶喊著快來吃我,Shaw很努力的才不讓自己的口水滴下來。她耐住性子看著服務生在牛排上點火,隨即鮮嫩的紅肉上便燒起了小火,待火光消失之後,香味逐漸溢了出來,正當Shaw滿心歡喜的準備咬下第一口的時候,口袋裡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起初Shaw打算直接踩碎,後來她覺得太費力了於是決定無視,但是這通電話一直不放棄的響個沒完,讓Shaw一直沒有辦法好好的咬下第一口肉,似乎在和Shaw比究竟誰比較有毅力,最後她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接起。

  「我發誓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你接下來要說的話最好比這還要重要。」一接起電話Reese便能聞到Shaw口氣中濃濃的火藥味,不需要思考也知道這吃貨一定又在吃東西了。不過Reese也不怎麼愧疚,每個人最重要的事物不太一樣,對Shaw來說是吃,但對Reese來說是Finch,所以接下來他想說的確實比牛排還要重要。

  「去安全屋,Shaw,現在。Finch一個人和Davis待在一起,我不放心。」

  「你不放心不會自己去啊!」Shaw就知道Reese打給他不是跟號碼有關就是跟Finch有關,然而這次還是跟兩個都有關。Reese這傢伙一天到晚要她像個保母一樣的替他保護Finch,有什麼話又不敢直接對Finch說,一直以來累積的不悅令Shaw大聲的吼了回去。

  「我在忙別的號碼,Shaw,拜託妳。」

  咬了咬牙,那個高傲的混帳Reese平常都表現出一副Finch對他比較好的跩樣恃寵而驕,一但出了事情就立馬找Shaw幫忙,他以為他一句拜託就有用嗎?Finch幾歲了他難道保護不了自己嗎?要是保護不了自己他可能活到今天嗎?Shaw在心裡崩潰的吶喊了好多句話,但最後還是都被她當成牛排吞下去了。她才不可能因為Reese低聲下氣就答應他,她是因為擔心Finch所以才答應的,總而言之替自己找了一卡車理由的Shaw最終還是只能氣憤的丟下了刀叉。

  「該死的你欠我一頓牛排!不對,這樣太便宜你們了。叫Finch出錢,請紐約最好的廚師來幫我煮一頓!」

  「沒問題,Shaw。」只要Finch沒事,妳想吃多少都可以。

  流連的再望了餐桌上的牛排幾眼,Shaw帶著滿滿的不捨轉身離開,隔壁桌的情侶露出了錯愕的臉,Shaw不悅的瞪了回去,情侶倆立刻裝作一副卿卿我我的樣子來躲避Shaw的視線。你們以為老娘是自己想要拋棄這麼楚楚可憐的牛排嗎?老娘是迫不得已!

  但老實說Shaw也有點擔心,在任務最初她便見過Davis,原本Finch是想讓Shaw作為秘書接近他的,他確實是個彬彬有禮討人喜歡的男人,但是不曉得為什麼,Shaw就是打從心底對這個男人感到反胃,她總覺得那個男人的笑容深處,很深很深,深到連Finch和Reese都看不到的地方,藏有不為人知的邪惡,因此她才會拒絕參與這次的任務,她可不想跟一個笑面虎打交道。真虧Reese有那個膽量敢讓Finch和他單獨相處。

  Shaw的預感向來很準。推開玻璃門,Shaw在風鈴的聲響中走出了餐館。黑夜無聲的降臨,吞噬了落日的餘暉,寒風吹來的時候Shaw忍不住縮了縮肩膀。

  她只希望這次自己的直覺是錯的。



  其實Shaw原本是想乖乖地搭計程車的,真的,但是走出餐館時一台捷豹就這樣停在她的面前,不順走簡直對不起自己──反正不要讓Finch發現就沒問題──因此Shaw很快就到了安全屋。為了不留下指紋Shaw戴起手套敲擊密碼,密碼是Reese設的,ILHF,還怕別人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嗎,好吧Finch是例外。

  喀的一聲,鎖開了,裡頭的燈是亮著的,但走進裏頭Shaw卻沒有看見任何人,這令她立刻警覺的掏出了腰間的槍。

  「Finch?」Shaw試探性的喚了一聲,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不對,這樣子太不對勁了,Reese說Finch一定待在安全屋裡,憑Finch謹慎的個性他不可能帶著有危險的號碼先生亂跑,就算有突發情況Finch也一定會先通知Reese,現在這樣的情況太不對了。

  除非這突發情況是Finch無法控制的。

  她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Finch不在這裡,外面的鎖沒有任何被破壞過的痕跡,Finch 只可能是被內部的人帶走的,導致如此情況發生的罪魁禍首肯定是那個Davis,這次他們又錯判了號碼的危險度了嗎?Davis果然不如外表看上去那麼的和善。

  Shaw走到了沙發旁,想找找有沒有什麼遺留的線索,她看見Finch總是隨身攜帶的電腦陳屍在地面上,這台電腦裡頭有太多的機密了,Finch不可能不帶著它就離開,就算Finch想要毀了它,也會使用澆水之類的方法而不是暴力的把它摔成爛泥,因此唯一的可能就是Finch在自身不同意的情況下被擄走了。

  Shaw彎下腰來,朝沙發底下看,只見Finch的眼鏡就掉在那裡。這下好了,連追蹤都變得困難了,能在Reese眼皮底下劫走Finch的傢伙,Shaw可不認為會很好對付。

  雖然她很清楚要是讓Reese知道了Finch失蹤這件事那傢伙會有多麼激動,但她還是不得不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他,她討厭幹這種事,但不這麼做就憑她無法將Finch找回來,若不把Finch找回來她也會因此感到困擾。然而正當Shaw準備撥號碼給Reese的時候,她聽見了走廊最深處的那個房間裡,傳出了些微的聲響。

  Shaw輕輕地放下了Finch的眼鏡,拿起槍舉步緩緩朝那間房間走去,那是為了預防號碼滯留太久而空出來的客房,不過Shaw還不曾見誰真的進去過,他們處理一個號碼的時間平均不會超過一天,麻煩一點的頂多兩三天,而這個Davis,從最初的調查到後來的深入接近,居然已經花了他們整整一周的時間,光是這一點就值得懷疑,重點是都已經一周了他們居然還沒找到到底是誰要陷Davis於不利,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其實不是被害者,而是加害者。

  房間裏頭確實不斷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Shaw聽不太清楚,只是繼續朝目標走近,等她終於走到房門口,靠近門板一聽,聽見了細小的像是在隱忍一般的唔吟,還有微微的啜泣聲,Shaw皺著眉頭思考房門會出現的各種可能。在她伸手要去轉把手的那個瞬間,裏頭傳出了一聲尖銳的慘叫聲,那聲音讓Shaw的心臟瞬間縮了起來,隨即憤怒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

  那是Finch的聲音。

  那他媽的在掙扎的在尖叫的是Finch!

  Shaw一腳踹開了房門。



  因為被各個案件絆住腳,Fusco這一次很晚才來到現場交接,見到Reese的時候他完全能讀到Reese臉上的不耐煩。

  「嘿,我也是很忙的好嗎?別露出那種表情。」隨後Fusco架起了被打昏在地板上的幾個小鬼,用手銬銬上之後轉給身旁的警員。「我說神奇小子,什麼時候你也管到這麼小的事情上了?這不過是不良少年之間的挾怨鬥毆而已。」

  「別問我。」Reese不悅且簡短的回答。因為連他都感到不可思議,機器居然會要他來辦這種事情而不是陪在Finch的身邊。光從這三個字Fusco就能聽出Reese的心急,想必是和Finch有關,於是Fusco也不再多說什麼。

  「眼鏡小子在等你吧,快去吧。」一邊說著,Fusco一邊將口袋裡的鑰匙丟到Reese的手上。「開我的車,要是再讓Carter知道你又偷車她會念我的。」

  接過Fusco的鑰匙,Reese不發一語立即鑽進了車子裡頭,用最快的速度開車離去。

  「說個謝謝不用花你幾秒鐘的。」而Fusco也只能在車尾燈消失後抱怨道。

  一上車Reese便立刻撥打了Finch的電話,連打了兩通都沒有人接聽,不管是什麼情況,Finch都會接起Reese的電話,可現在卻得不到任何回應。一股不安如同無數隻的螞蟻一般爬上了Reese的心臟,他這次改撥Shaw的號碼,依然響了很久,但最後還是被接起了。

  「Shaw?你到安全屋了嗎?Finch現在是不是......」

  「Reese。」說到一半Shaw便打斷了他,她這聲Reese很低沉,雖說她原本的嗓音就是如此,但是語氣散發出來的冷冽,卻是Reese第一次聽到。「抱歉,Reese,我應該把他留給你的,我無法控制。」

  他幾乎沒有聽過Shaw這麼嚴肅的道歉,Reese覺得有點好笑,但同時那股不安的情緒像癌細胞一樣擴散到了心臟的每一個角落,Reese穩住自己的情緒問道:「Shaw,Finch在哪裡?」但是Shaw已經將電話掛斷了,除了電話的嘟嘟聲以外,他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

  前方的號誌燈紅了,而Reese仍然沒有鬆開油門。




TBC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