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Selfishness自私 07

07


  當意識恢復的瞬間,微微的刺痛感傳遞到了每一條神經。並不會很痛,Finch相信醫生給自己打了相當劑量的止痛藥,但疼痛還是存在著,並且提醒他自己剛才究竟經歷了什麼。

  不用睜開眼睛Finch就知道自己身處何處,說來也是挺悲哀的事情,Finch早已習慣這個地方的味道,他多次來到這裡復健,多次來到這裡接受治療,甚至曾在這個地方和Reese擦肩而過。只是他沒有想到,在這麼多年以後,他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被送過來。

  這裡是醫院,消毒藥水的味道他已經不能再更熟悉。

  況且,Shaw趕到現場的時候,他還沒昏睡過去。也許只差一點,他也很希望自己能快點失去意識,如此一來就可以逃離全身上下尖叫著的疼痛,但是沒有,Finch猜是Davis刻意控制了自己的力道,讓Finch遲遲無法被痛暈,瑞士刀在他身上刻下的每一筆都是如此的清晰,他一開始只能用盡全力咬著自己的嘴唇,咬到嘴唇都破了,咬到他滿嘴都是鐵鏽的味道,他才能逼自己把快要溢出嘴角的尖叫吞回去,但是到後來真的痛到無法忍受,才會難堪的慘叫出聲。

  因此Shaw來的時候,Finch的意識很清醒,他沒有因為救星出現而鬆一口氣,而是羞愧於讓Shaw看見他那麼難堪的一面。他知道Shaw朝Davis開了一槍,他聽見的,從他面朝下的角度看不到,Shaw幾乎一開門就開槍了。來的人是Shaw,當然是Shaw,光是聽走路的聲音Finch就知道了,如果是Reese他會發出粗粗的喘氣聲──那向來令Finch感到焦慮,因為這意味著Reese陷入了失控邊緣──會立刻大喊Finch的名字,會衝上前感受Finch的體溫,會開不只一槍。

  從Davis一瞬間安靜的反應來看,Finch猜Shaw是沒留活口了。而Davis的屍體就這麼趴在Finch的背上,若是以前的他肯定會無法忍受的,但現在他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噁心或者不適,都沒有了,早在Shaw出現之前,這樣的情緒就已經被Davis全數消耗殆盡。

  Shaw很快的就前來踢開趴在Finch身上的Davis,Finch想起自己的衣服早已成為Davis手下的破布,讓女士看見自己全身上下不著衣履的樣子實在是太不妥了──雖然Reese向來沒有把Shaw當作女性看待。儘管他喪失了反感的情緒,但羞恥心還是有的。而Shaw加入圖書館小隊也已經好一陣子,她對Finch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她難得體貼的猜到了Finch的需求,脫下自己的大衣遮蓋住了Finch的身體。

  謝謝妳呢,Ms.Shaw,讓妳看到我這副模樣實在是太丟人了。Finch在心頭說著,但不曉得為什麼他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Shaw小心翼翼地抱起了Finch,像是在抱一個玻璃娃娃,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把Finch弄壞,碎成一地再也拾不回來。雖然被女性抱起Finch也感到很不妥,但是Shaw的體溫很暖,讓Finch感到很安心。Finch這才發現Shaw的肩膀其實不算寬,整個人小小一隻的,真虧她有這個力氣。

  「Finch......」Shaw有點猶豫的叫著Finch的名字,但是卻沒有後文,Finch猜她是想安慰自己卻找不到言語,這樣真不像Shaw呢,Finch想,他沒有想過自己的安危也會影響到Shaw,雖然他很清楚反社會人格只是Shaw想與社會隔絕的一層防護罩,Shaw是有感情的人,她當然有。Finch想要給Shaw一個笑容來表示他沒什麼事情,但是他發覺自己似乎無法控制自己的神經。

  Finch認為他大概知道為什麼Shaw女士對他那麼的小心翼翼了。他猜自己現在看上去就像個脆弱的新生兒吧。眼睛不敢睜開,雙手縮在胸前,全身不停的顫抖。

  在Davis用瑞士刀割碎他衣服的時候,或者是割開他皮膚的時候,他確實都痛得忍不住尖叫。儘管是被Shaw抱起的時候,甚至是在醫院醒來的現在,那樣的恐懼、那樣的疼痛,都不曾減少半分。

  但是他真的很冷靜,因為這件事情只關乎到自己,只要不會傷害到別人,他其實不在乎自己會受到多少傷。但是連Finch也不明白為什麼,他的眼淚就是不聽使喚的掉,嘴巴就是不受控制的呢喃著Reese的名字。

  他不希望Reese來,所以他才會選擇在終於有機會按下警報器的時候放棄。他知道Reese若是看見自己現在的模樣肯定會抓狂。但在Shaw出現的時候,他居然卑劣的因為來人不是Reese而感到失落,他因為這樣的念頭而自責愧疚。但不可否認的是,他想要Reese出現,想要他奔來自己身邊,想要他抱起自己,想聽見他用那低沉的聲音喊Finch,想縮在他的懷抱裡,讓一切塵囂都離他而去。

  他想Reese,好想Reese。

  向來被他壓抑在心底的情緒,因為這次的衝擊而爆發了出來。

  覆水難收。

  而現在,他卻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Reese而困擾不已。


  只是沒想到當Finch睜開眼睛時,轉頭一看,出現在眼前的居然不是Reese,雖然沒有眼鏡導致他的視線模糊不清,不過從身形看來是位女性,那麼除了是Shaw以外也不會是別人了。Finch鬆了一口氣,同時卻又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情緒纏繞上他的心。

  「Finch?」原本Shaw還閉著眼睛──Finch從來沒有看過這位女士睡覺的模樣,想必Shaw是不會輕易讓她人看見自己最無防備的一面──但幾乎是Finch轉頭的瞬間,Shaw就立刻睜開了雙眼,Finch無法保證剛才的Shaw究竟有沒有睡著。

  而Bear的反應也沒有慢Shaw多少,原本Bear的小腦袋還癱在Finch的手邊,但是一發現Finch清醒了便高興地「汪」了一聲,瘋狂的舔著Finch的手指,Finch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Bear的頭當作獎勵。

  Shaw倏地站了起來,力道之大牽動了座椅,但她完全忽略了座椅向後倒撞擊到地面的聲音,她不發一語的朝Finch走近,仔細地打量他全身上下。看見Shaw有點擔心又有點緊張的表情,Finch覺得有些新鮮,他只是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原位,任憑Shaw的視線游移在自己的身上。這樣的視線通常這會令他感到不適,但不曉得為什麼自己的不適感在對方是Reese和Shaw的時候總會消失無蹤。

  在Shaw確確實實的確認Finch的表情看上去不是太難受以後,又默默地退回原位扶好椅子坐下。Shaw沉默著,但是雙眼卻沒有一秒脫離Finch,Finch被Shaw盯得受不了了,便咳了兩聲,問道:「Ms.Shaw,可以請妳幫我倒杯水嗎?」

  Finch的聲音比他設想中的還要乾澀,因此Shaw愣了一下,才趕緊拿起一旁的水壺替Finch盛了一杯,Shaw的視線向來赤裸,Finch猜想對方大概是在盯著自己的嘴唇看吧,當初為了逼自己不發出聲音,他可是狠狠的咬破了嘴唇,現在看上去一定不是太好。

  儘管Finch確實感到乾渴,但是接過Shaw遞來的水以後他仍然用緩慢速度讓水不會太刺激喉嚨,喝完之後,又只能再度面對Shaw的視線。

  「Ms.Shaw......」

  「別失望。」Shaw吐出了這句話。儘管她沒有明指,但Finch很清楚她在說什麼。他不認為自己有表現出任何一點失望的模樣,但是也沒有辯解的打算,只是快速轉移了話題。

  「是Dr.Enright?」

  Shaw點了點頭。「我之前在書櫃上翻到她的名片,問過Reese她的身分後,就把號碼記下來了,想著有朝一日會用到,不過倒是沒想到會用在你身上。」

  迴避了Shaw的最後一句話,Finch垂下了眼簾。「......謝謝妳,Ms.Shaw。」

  對於Finch的道謝,Shaw只是沉默地看著他,在Finch以為對方不打算再講話了的時候,Shaw又開口了:「我把那傢伙殺了,Finch。」

  Shaw向來不會迴避話題,所以從Shaw口中聽見那個男人的事情Finch也不怎麼意外,他漠然地抬起了眼皮──彷彿現在在談的事情和他完全無關一般的漠然。

  「我知道。」

  「所以你應該就能理解為什麼Reese現在不在這裡。」說著,Shaw從床底下拿出了一包威化餅,快速的打開包裝後便開始吃了起來,似乎在確認Finch沒事之後,就沒有什麼能繼續阻止她進食,她可是餓一夜了,況且就某方面來說Shaw也算成功達成任務了吧?她一邊咀嚼著食物一邊思考著什麼時候才能跟Finch提大廚的事。

  Finch腦海中浮現出了該不會Shaw也把槍藏在床底下了吧這樣荒謬的想法,但隨即被Finch打散,這可不是現在應該討論的重點。「我不認為這之間有什麼關聯。」

  Shaw以停下咀嚼來表達她的吃驚。「你認真的嗎,Finch?你認為這對Reese一點影響也沒有?他可是向來對你抱持著濃厚的保護慾和占有慾的John.Reese,就差沒有把你關在籠子裡而已,而這次他不但沒有救到你,甚至連替你報仇都沒有辦法,你覺得他會無所謂?我可是從來都不曾看見Reese那麼無措的樣子,雖然我一點也不想替那個傢伙說話,但是你該諒解他現在沒有辦法出現在你的面前。」

  面對Shaw這麼嚴厲的口吻,Finch很想說他才是受害者,但他只是沉默不語。

  確實,他怎麼可能不理解,這件事對Reese的打擊也許甚過Finch,那個男人總愛把所有東西往自己的肩上扛,扛得起來他認為是理所當然,一旦不小心崩解了,他又會認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Finch總是很想告訴他他已經做得很好了。

  「......他現在在哪裡?」

  「不知道。」Shaw聳肩。「在Enrigh告訴他你的手術已經成功了以後他就走了,不過他有答應我不會搞失蹤,大概就是去某個地方冷靜個幾天,等他想通不是他的錯以後也許就會自己回來吧。看過神去村嗎,Finch?現在的Reese簡直就像那個因為沒幫上忙而鬧彆扭的阿据,或許你該讓他明白他已經做得夠多了?」以疑問的口氣結尾,Shaw滿不在乎的又咬了一口威化餅,Finch對於Shaw的輕描淡寫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別用狗來形容Mr.Reese,Ms.Shaw,不過還是請容許我對妳會看書這件事情表示一下驚嘆。」

  「畢竟你不准我到處亂開槍,我總是要找一點自己的休閒娛樂吧?」Shaw翻了翻白眼,然後又突然切入正題。「幾個小時前新的號碼已經報出來了,我猜你家那台機器是知道你不方便接號碼,所以直接找上我了。你現在受傷,Reese也不在,人手短缺的情況下我會找Fusco他們幫忙,這邊就交給Bear沒問題吧?」

  我不需要交給誰,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Finch最終還是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見Finch沒有反應Shaw就當作他是同意了,精準地把垃圾丟進角落的垃圾桶,起身大步走向門口,在Finch以為Shaw就要離開了的時候,她又突然回過頭。

  Shaw撇了撇嘴,Finch第一次看見她臉上出現堪稱欲言又止的表情,Finch覺得有點想笑,他知道Shaw想說什麼,所以Finch在她仍然猶豫到底要不要開口的時候搶先說了:「我沒事,Sameen。他沒有傷害到我。」

  Shaw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有些彆扭,但是她沒有讓Finch看太久,下一秒她就已經從門口消失無蹤。

  Shaw離開以後,Bear繼續高興地用自己的腦袋蹭著Finch的手,而Finch理所當然地給予了Bear撫摸。

  「除了你以外大家都是不坦承的人呢。」Finch只能朝Bear苦笑著。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