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Selfishness自私 08

08


  Reese去了很多地方。

  圖書館、Finch喜歡的餐館、時常一起去的電影院、Grace家門外的公園之類,很多。

  但是飄飄蕩蕩,最後他還是回到了安全屋,就像當初他渾渾噩噩的在人海中浮沉,最後不僅被Finch找到了,還讓他走進了Reese以為再也不可能開啟的心門。

  走到安全屋的時候Reese看見Finch的鞋子還在門口,Shaw肯定是忘了替他穿上了。開門進去,沙發被撞得歪了,顯示出了Shaw帶走Finch時的急躁,筆電仍安靜的陳屍在一旁,桌面上還放著Finch的眼鏡。Reese默默的將它收進口袋裡。

  看著地板上斑駁的血痕,Reese知道那些都是Finch的血。當Finch手術結束時,他只留在那邊聽Dr.Enright說完Finch目前的狀況後就離開了。Enright說Finch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傷口刀刀見骨,在心裡頭留下的陰影無從估算。

  聽完Enright的話,Reese點了點頭,儘管Enright全程都只面對著Shaw說。他低聲說了一句謝謝,給Enright也給Shaw,然後在Enright有些悲傷的目光下轉身離開,臨走前他透過玻璃窗看了一眼Finch。Finch的眼睛輕輕地闔著,表情安詳的不像是經歷過一場差點毀了他整個人的浩劫,而像只是睡著了,也許還做一個美夢。躺在病床上的Finch被棉被包的嚴嚴實實的,Reese看不出他受了多少傷,但是現在從地板上的血跡來看......Reese呼了口氣,努力平復自己搖搖欲墜的心。

  Reese順著血跡走進了走廊最深處的房間,Davis的屍體趴在當初Reese陪著Finch一起挑選的絨毛地毯上,原本純白的地毯已經被染滿了鮮血,儘管現在躺在上頭的人是Davis,但Reese還是很清楚大部分的血是Finch的。

  Davis和外界失聯已經有半天的時間了,找不到他的小秘書著急地報了警,雖然不滿二十四小時,但因為Davis是知名人士,這件事情很快就鬧大了。

  Carter也打了電話有些擔心的問Reese他們到底把Davis怎麼了。而Reese只簡短的說了一句「殺了」便把電話掛斷。接下來他們肯定要花上好一段時間來調查這個不可能有結果的案件,Reese有些同情他們,因為他們可是連屍體都不可能找到。

  不,Reese可沒那麼好心,要埋葬這個男人。雖然他不認為Finch以後還會繼續用這個安全屋,但為了避免他回來時看到不太能入眼的畫面,Reese理所當然要將這個男人處理掉。

  Reese向前走了幾步,一腳將Davis的屍體踢成正面,死後僵直已經開始了一段時間,再過不久屍體就會開始腐爛了吧。Reese看著Davis的臉,忍住了一腳踩爛的衝動。彈孔落在Davis的額頭,從彈道看來Shaw應該是一槍斃命沒錯,Davis大概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這樣死去了吧,還真是便宜這傢伙了。

  Reese沒有打算在屍體上頭多劃幾筆,對方現在不會感受到痛,也不會流血了,他還沒有變態到那種地步,但是真的要Reese忍著不對Davis出手,還是花了他不少力氣。Reese在房間的衣櫥裡找到了屍袋,這是這安全屋設置以後他就馬上放進去的,以備不時之需,然而事實證明Reese的做法是對的。Finch當然不知道這件事情,要是被他發現他可能又會用高音頻生氣的朝他喊道「Mr.Reese!」了吧,想到這裡Reese不禁勾了勾嘴角,他已經開始懷念Finch在他耳邊的碎念了。

  Reese將Davis的屍體丟進了牡蠣灣,他站在不遠處看著屍袋緩緩的沉下去,心裡頭有什麼東西也跟著一起沉了。這個季節的牡蠣灣溫度肯定低得十分驚人,就讓Davis孤寂的長眠在水底,讓他好好看清自己究竟犯下了什麼罪孽。

  Finch現在應該清醒了吧。Reese想。也許他會問起自己,也許不會。反正Shaw肯定所有事情都會據實以報。他知道Finch有多麼在乎尊嚴,所以他才決定離開,現在的Finch不會希望自己看到他那麼狼狽的模樣的。雖然自己答應過Shaw不會再玩失蹤這一套,但事實上他真的想過,要就這麼遠走,把這一切都當作黃梁一夢,回到那個沒有目標的生活,唯有酒能陪伴自己。說來自從遇見Finch之後,他好像就不怎麼喝酒了,他當初以為自己一輩子都離不開酒精,沒想到因為Finch的出現他能輕易戒掉酗酒。

  「我說我會給你一個目標,Mr.Reese,可沒說這會很容易......」Reese低喃Finch曾說過的話語,腦海中全是那個男人散不去的影子。Reese苦苦地笑了笑,這一切確實是不容易呢,不論是忍住不去觸碰Finch,或是下定決心遠走。

  他確信自己一輩子都離不開Finch了。

  離不開那個瘸著腿,總是穿著三件套,喜歡喝煎綠茶,有時有點心口不一,笑起來能融化Reese心頭的岩冰,受到驚嚇的時候像隻小兔子,生氣的模樣也很可愛,注重隱私到一種病態的地步,有點控制狂傾向的......小個子男人。

  Reese坐回了車子裡,往心的方向開去。


*


  Finch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似乎曾經醒過一次,恍惚中他看見Dr.Enright走進病房替自己更換點滴,Finch瞇起了眼睛,他無法完全睜開。他看見Enright朝自己露出十分擔憂的表情,猶豫了一下子後,她輕輕的拍了拍Finch的手,對他說「放心吧,你會沒事的」,隨後Finch又陷入了睡眠。

  當Finch再度清醒時,清晨的陽光穿越了白色的窗簾,撒在Finch的身上,他甚至能聽見窗外鳥啼的聲音,冬天已經近了,這麼響亮的鳥鳴他已經有一陣子沒聽見了,今天天氣肯定很不錯吧,是個適合和Reese去公園散步的天氣,也許Reese還會在路上為他買一杯煎綠茶,他肯定會的。

  在清醒之前,Finch做了一個很長又很真實的夢,他夢見Reese抱著滿都是血的自己,臉上沾了很多血,Finch不太確定那是他的還是自己的。Reese小心翼翼地用他的手捧著Finch的臉,眼淚一滴滴地掉落在他的臉上。Reese向來是很感性的人,Finch知道,他當然知道。他也很清楚Reese這麼柔軟的內心對於一位特工來說是大忌,但Reese依然把他的工作做得很好,只是換來自己滿身瘡痍。

  夢裡Finch試著抬手抹去Reese的淚水,但是他卻連這樣簡單的動作都沒有力氣,他只能眨著眼睛,努力想讀清Reese在說什麼,但他什麼也讀不清,只知道對方一直喊著自己的名字。

  Finch的身體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但是心臟卻痛得好像快要爆炸了。

  這樣的場景其實時常出現在Finch的夢境裡,只不過這次兩人的身分對調了。他總是夢見Reese死在自己面前,各式各樣的死法都有,但大多數是中彈身亡的。這種夢境的次數太多了,多到只要Finch一夢見,他就能馬上知道這只是夢境。儘管如此,造成的心痛並不會舒緩一些,每每在這樣的夢境中清醒,他的眼角總是濕的。

  然而這次,倒地不起的、逐漸冰冷的、不再呼吸的那個人是自己,儘管只是夢境,但是被留下的Reese流露出的,充滿絕望的眼神卻狠狠地在Finch的腦海裡烙印,頓時有一陣潮水淹沒了他的胸腔,讓他幾乎無法喘氣。

  他曾經以為自己最害怕的事情莫過於失去Reese。

  但如今他才發現,原來讓Reese失去自己也是一樣的痛。

  Finch緩緩地睜開雙眼,Reese跳脫了夢境出現在他的面前,他背著光,Finch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然而看見Reese就這麼站在自己身前,Finch也不怎麼驚訝,只是有點吃力的支撐起了自己的身體。眼前高大的男人緩緩地走向自己,在病床旁坐了下來,溫柔的替他將眼鏡戴上,調整成適當的角度。視線終於恢復清晰,Finch看清了Reese的臉,對方離自己僅有一臂之遙,伸出手就能碰到,儘管Finch原本就相信Reese一定會回來,但真正看見他出現在自己面前時Finch才終於安心下來。

  「Finch。」Reese喚了一聲。無意識的,不由自主的。他臉上沒有太多情緒,只是垂著眉毛看著Finch。

  「謝謝你,Mr.Reese,Ms.Shaw遺忘了我的眼鏡這點確實令我感到困擾。」

  「不用客氣。」說著,Reese替Finch倒了一杯水,而口渴的Finch便乖乖的接過Reese遞來的水並且喝了起來。過程中Finch偷偷抬眼看向Reese,對方依舊沒有太多表情。Finch注意到Reese換過衣服了,想必是回過圖書館,他還將自己的眼鏡帶了過來,所以肯定也去過安全屋,也許還做了一翻清理,至少Davis的屍體肯定已經不在那裡了。關於整個事件,Reese知道多少呢?他不希望Reese知道太多,他沒有必要知道自己遭受了什麼,但是Shaw肯定能說的都說了。想到這裡,Fnich忍不住垂下了眼簾。

  「Finch。」又一聲呼喚,Finch這才回過神來,Reese輕輕的接過了Finch手中的水杯,雙眼直直地望進Finch的眼裡。Reese一直以來都很喜歡Finch如海洋一般清澈的眼眸,然而這雙眼眸差一點就要因為自己的失策而不再清澈,Reese有些悲傷地眨了眨眼。

  「抱歉,我來遲了。」

  聞言,一股鼻酸湧上心頭。這次Finch不再像個小動物一樣避開了Reese的眼神,而是望了回去。這個男人果然又在怪罪自己,甚至是懲罰自己,其實Finch是有能力保護自己的,他一直都有,卻因為有Reese在身邊而漸漸的鬆懈了下來,讓Reese把自己的性命扛在肩上,讓Reese為了自己拚命,一次又一次。

  「Mr.Reese,實際上我覺得你到來的時間剛好。」Finch露出了嚴肅的表情,就像Reese買了垃圾食物給小熊時會看到的。喔對了,小熊,牠一看見來人是Reese之後,就很安心地趴在床底下睡了。「畢竟我一直到現在才感受到我的胃在抗議。」

  愣了愣,Reese花了好幾秒的時間才反應過來Finch刻意曲解了他的話語,頓時密布在Reese心頭上的烏雲好像一瞬間散了開來,在幾秒鐘的沉默之後Reese笑了出來。「好的,Finch,敢問你是想享用醫院的餐點嗎?」

  「若你能帶我離開醫院我會非常感謝你的,Mr.Reese,畢竟醫院的食物,向來和我的胃口站在對立面。」

  「聽你的,Finch。不過Dr.Enright可能會生氣呢。」

  「這不是正是你所擅長的嗎?」看見Reese的釋懷,Finch也鬆了一口氣,在落日的餘暉之下,兩個男人相視而笑著。


*


  Reese要Finch在病房裡稍等一會兒,Finch還以為Reese是要去幫他順一些止痛藥,當然這他也做了,但除此之外還推了一台輪椅進來,Finch掩飾不了恐慌的表情,輪椅實在是帶給他太多不堪的回憶。當然Reese也注意到了,但是依現在Finch的情況來說不坐輪椅根本沒辦法行動──他的大腿被劃了好幾刀,加上頸椎的二度中傷,短時間內連要站起來都很吃力。

  Reese半跪在病床旁,執起Finch的手,輕輕摩娑他的手指,表情格外溫柔,用他低沉但充滿溫度的嗓音告訴他:「Finch,我在這裡。」還附帶了一句「要是你不願意坐輪椅要我抱你回去也可以。」

  雖然Reese給了他兩個選項但對於Finch來說根本沒得選。他只好硬著頭皮,攀著Reese的肩膀,時隔多年再次坐到了輪椅上。然而這一次並沒有帶給他太大的恥辱和痛楚。Reese說他在,這句話確實帶給了他滿滿的安心感,當年他坐在輪椅上,除了醫護人員不曾有誰在他身後替他推輪椅,他剛失去Nathan,又失去Grace,雖然他不認為自己軟弱到必須依靠誰才能存活,但是在真的失去一切依托的時候,就像被打進了黑暗深淵,那裏頭沒有光,沒有誰會對他伸手。但是後來他找到了Reese,或者該說Reese找到了他。從此一雙手就一直一直擺在他的面前,無論他需不需要,只要一伸手就能觸及。

  光是Reese在自己身後這個事實,一股心安就如同暖流拂上心頭,融化了一直一來卡在Finch心口的那個結。

  「去圖書館?」雖然Reese知道除此之外無別處可去,但不知怎麼著他還是問出了這句話,畢竟在這個時機,圖書館其實不是個太好的修養去處。

  Finch猶豫了幾秒,抿了抿唇之後說道:「再經過三個路口之後左轉,有一棟大樓,帶我去那裡。」

  「好。」Reese自然地應聲,直到Finch的話語真的穿透Reese的耳朵進入到他的思維裡之後,Reese才突然反應過來Finch剛才到底說了多麼爆炸性的事情。「......Finch?」

  「有什麼問題嗎,Mr.Reese?」

  「......不,沒有問題,Harold。」

  Reese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笑容,感受到Reese的笑,Bear高興地繞了他們跑一圈,回到原位後尾巴拍打Reese大腿的頻率也變得更快了。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