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Selfishness自私 09(END)

09(END)


  一路上,Reese幾乎收不起來自己的笑容,雖然他一度以為是自己會錯意,可Finch的那句話無論從哪個角度想都只有一個解釋──Finch要讓他進他的家門。確認這一點後,Reese的笑更放肆了,他甚至忍不住笑出了聲音,引來輪椅上的男人一個怒瞪。

  但是在真的踏進大樓大廳的時候,Reese笑不出來了,堂堂一個前特工居然因為踏進自家老闆的大樓而開始像個純情少男一樣的心跳加快,他都想要把自己掐死了──那是Reese一直想要進入,卻總是被隔絕在外的世界。Reese看著管理員對Finch打招呼,而Finch也報以微笑,Reese才突然驚覺自己是真的踏進Finch的世界裡頭了。既然是Finch挑的住處理所當然是個對隱私權非常尊重的地方,管理員看見Reese也只是露出個微笑後便繼續忙自己的事,沒有流露出任何異樣的目光。

  在踏入Finch的家中之前,Reese真的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爆炸了,連自己都無法解釋自己的心跳是為了什麼而瘋狂搏動。Finch刻意將鑰匙遞到Reese手中,讓Reese來開門,他當然沒有忽略Reese臉上無法隱藏的緊張,Finch有些得意的勾勾嘴角。

  喀的一聲,鎖開了,在鎖之後還有指紋辨識,最後是瞳孔辨識,Reese還真是一點兒也不易外,光是踏進門就要花費一番功夫。Finch家中的擺設和Reese一直以來想像的並沒有相差太多,些許骨董、些許陶瓷,牆上擺著的名畫不算太多,Reese也不懂得欣賞,但看上去就是充滿品味,客廳有幾個大書櫃,和圖書館的感覺很像,就連Finch的家都充滿了書香,那是Reese一直以來喜歡的味道,Finch身上總是混著煎綠茶和書的香味,每每Reese靠近時總是能感受到這樣的味道撲鼻。

  然而其中唯一一個突兀到不行的就是,Bear的窩居然被他放在客廳的正中央,乾淨到不行的家卻隨處躺著Bear的玩具,這個人到底是有多疼愛Bear。

  於是一回到家Bear便興沖沖的跑回自己溫暖的窩裡待著了,這是除了圖書館以外Bear最熟悉的地方,雖然沒有看過愛射膝蓋的主人來過這裡,不過Bear覺得這裡絕對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自己不用隨時顧著瘸腿主人也沒有關係。

  看著Bear一股羨慕的情緒油然而生啊,Reese嘆了口氣。他的手小心翼翼的伸過Finch 的背,扶著他到沙發上坐下。這樣的過程讓Reese的好心情頓時蕩然無存。首先,光是這樣的移動就讓Finch痛得咬牙不說,因為Finch受傷的緣故他現在穿著寬鬆的衣服,Reese能明顯看見他鎖骨上、胸膛前的齒印,那咬合力道之重,幾乎見骨,除此之外還有一刀刀新鮮的傷口,這些都是那個男人在Finch身上留下的。他以為他已經知道得夠多了,知道Finch到底受過什麼苦,他以為他都從Shaw那裡聽來了。但是不夠,明顯不夠,當他真正親眼看到的時候,他根本無法克制即將湧出的憤怒。

  直到一隻溫暖的手撫上自己。

  Reese頓時從憤怒的情緒脫離,有些錯愕的看著Finch壓在自己手背的那隻手,他模仿自己安慰他時摩娑手背上的關節,Finch的動作很輕,他沒有說話,沒有看向Reese,而是看著Reese原本緊握成拳的那隻手,想要化開Reese的憤怒。這樣輕柔的舉動瞬間撫慰了Reese的心,於是Reese便在這樣的觸碰下漸漸的放鬆了下來。

  至少至少。

  Finch還在這裡。

  Reese也將自己的手掌輕輕的覆蓋在Finch之上,藉此告訴他自己沒事了。在Finch的同意下Reese走進廚房準備做幾道料理,但打開冰箱發現裏頭除了微波食品以外,就只有幾顆蛋一點青菜和幾盒牛奶,雖然這件事一直沒有得到官方的正式認證,不過這下Reese確定了,理科男Finch不擅長料理。

  這件事得到確認以後Reese微微的勾了勾嘴角,難怪每次吃到Reese的料理Finch的表情都十分精彩。Reese捲起了袖子,將幾顆蛋倒入碗中打散,想想就憑這些東西要做有點營養的東西也是夠了,他想就簡單的煮個兩盤蛋炒飯。然而正當他準備開火料理的時候,突然聽見廚房外傳出Finch的聲音,非常非常細小,但Reese還是聽得出來那是在叫他的名字。

  於是Reese立刻焦急的從廚房裡頭跑了出來,聽見Finch幾乎用啜泣的嗓音在呼喚他的名字,他幾乎無法穩住自己的步伐,差點被廚房的門檻給絆倒,他跌跌撞撞地趕到了Fnich的身邊,卻發現Finch正熟睡著,那麼那幾聲呼喚肯定是夢境中的囈語了。

  Reese先是小小的鬆了口氣。Finch緊繃的肩膀和口中的呢喃顯示出他被噩夢所困,Reese有些苦惱要不要將Finch叫醒。然而當Reese的視線移到Finch臉上的時候,整個心臟又驟然的被揪緊了。

  Finch在流淚。

  雖然Finch講話時時常帶著顫音和微微的哭腔,眼眶也曾因為擔心害怕而紅過幾次,但是Finch真正流下眼淚,Reese一次也沒有看過。

  但是現在,Finch全身顫抖著,淚水佈滿他的臉頰,放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他隱忍的咬著嘴唇,但是Reese的名字依然從他的嘴邊溢出,看見這一幕Reese突然醒悟了過來,Finch是夢到了那天的情景。他沒有求救、沒有叫停、沒有反抗,他只是呢喃著Reese的名字,就像在呢喃著他的信仰。

  看見這樣的Finch,Reese感到手足無措,他阻止了那麼多場謀殺案發生,為什麼他無法阻止Davis在Finch的身體和心靈裡留下一道道無法抹滅的傷痕?為什麼他沒有在Finch無助地喊著他的名字的時候,第一時間趕到他的身邊?

  莫大的自責侵蝕著Reese的心臟,但他知曉當務之急還是先叫醒Finch,Reese人就在這裡,不應該再讓他遭受一次那樣的折磨。

  Reese跪在Finch的身前,伸出雙手輕輕搖晃著Finch的肩膀,深怕自己動作太大會驚嚇到他。「Finch......快醒來,Finch!」

  淺眠的Finch因為這麼幾聲呼喚就迅速的睜開了眼睛,但是下一秒,Reese卻被一雙狠狠推開,那力道之大要不是Reese訓練有素及時穩住自己的身體,他恐怕已經撞上了身後的大理石桌,在腰間留下一片瘀傷,要是真的發生了這種事Finch肯定會愧疚的。

  早在Finch推開他的那一刻他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的身體跟不上他的腦袋,Reese的雙手仍懸在空中。他看見Finch害怕的縮在沙發角落,用戒慎又排斥的目光看著Reese。Reese緩緩地將手收回,垂下眼迴避了Finch的目光,儘管Reese知道Finch實際上不是在看自己,但是看見Finch對自己露出這樣的眼神,還是讓他的心狠狠抽痛。

  一時之間他們兩個就這麼愣在那裡,直到Finch終於反應過來眼前的人是Reese,而對方只是想叫醒深陷夢境囹圄的自己,Finch才努力的開始平復自己的呼吸。

  「隨意叫醒睡夢中的人可不是什麼好習慣,Mr.Reese。」Finch察覺了自己的失態,掩飾性的伸手想將眼鏡扶正,這才發現自己滿臉都是淚水。

  「你在做惡夢,Finch,我想叫醒你。」除此之外,還有抱緊你和擦乾你的淚水。要克制住自己不做出後面兩件事,Reese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謝謝你的好意,Mr.Reese,實際上我並沒有做惡夢,我只是夢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已經無法掩飾自己的眼淚,Finch只能盡力不去看Reese的眼睛。Reese 的目光太過於灼熱,他不確定現在的自己會不會被那樣的目光灼傷。

  「那就是做惡夢的意思,Finch。」對於Finch的迴避,Reese不滿的皺起眉頭。他注意到Finch的手仍然在發抖,於是伸手撫上他的手臂試圖安慰他的情緒,就像他平常做的那樣,他知道這會讓Finch感到安心。但是這次卻不一樣,在Reese碰到Fnich的瞬間,他彷彿像觸電般的猛然將手抽回。

  Reese被Finch的反應嚇到了,Finch更是,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在發現自己有些反應過度的舉動後微微張闔著嘴,似乎是想要道歉,因為Reese明顯被Finch傷到了,但卻又覺得這個時候道歉意味了太多東西。

  「Mr.Reese。」抿了抿唇之後Finch再度開口。「能請你,繼續剛才的料理嗎?」Finch低著頭,沒有去看Reese的眼睛,發現對方沒有任何動作,他又補充了一句。「我很好。」

  Reese明白Finch的意思,他怎麼可能不明白呢。

  原本以為Finch主動邀請他到自家來,是決定接納他,讓他走進Finch向來緊閉的內心。但實際上並沒有,Finch仍將他拒絕於門外,不肯放任一己之私,去獲取就在手邊的溫暖。

  既然Finch不願意,那麼他又能如何?

  「.....好的,Finch。」Reese無奈地苦笑著起身。「就只是,你知道,只要你想,我隨時都在。」Reese說得有些淒涼,他知道這不是Finch的錯,甚至不是誰的錯,但是他控制不了,一顆破碎的心即便在遇到Finch之後開始拼拼湊湊,逐漸拼回了一顆心的樣子,但終究還是破碎的。

  語畢,Reese轉身打算回到廚房。這樣就已經很好了。他想。有Finch在身邊,也許以後偶爾還有機會再來他家替他做做飯,然後他們會回到當初那樣,專注的救號碼,不再想這些多餘的事情。他們還能一起看看電影、一起為小熊洗澡。他知道Finch不可能再愛上誰,自己也是,他會一直這樣併著肩向前走,兩人都帶著他人無法觸碰的傷口,一直一直向前,直到他或他死亡的那一天。

  這樣夠好了,不該再奢求什麼。

  可是Finch卻在他收起悲傷踏出步伐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

   Reese詫異地回過了頭,只見Finch伸出雙手抓住Reese的手臂,用盡全力讓自己站起來,眉頭因為疼痛緊皺著,但是顯然現在的他根本不可能憑自己的雙腿站穩,他踉蹌了幾步,而Reese馬上伸手摟住他的腰。

  「Finch?」Reese疑惑地叫出他的名字,不明白在剛剛那樣的對話之後,Finch怎麼會有這樣的舉動。Finch感覺得出來Reese放在自己腰際的手有點猶豫,不敢抓得太緊,Reese的小心翼翼讓Finch備感痛心。

  Finch努力的想要忽略各個傷口正奮力的嘶喊著疼痛,待會要趕快去吃止痛藥了,否則說不定自己會被痛暈過去,Finch模糊地想著,然後將視線緊緊的鎖住了Reese的眼睛,他看見了Reese眼底的悲傷和心疼,還有很多很複雜的東西。Finch受了傷,但是他知道Reese傷得比他更重。他總是一味地想將Reese推遠,封印自己的心不再讓他人進入,而Reese卻總是不屈不撓地站在門外,他也不強來,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敲敲Finch的心門,不會太用力,不會很大聲,但卻總是能撓的Finch的心發癢。Finch被敲得煩了,偷偷將門打開一個縫隙,Reese便立刻不講道理的闖進來。

  所以其實Reese早就已經走進了Finch的內心,只是Reese不知道,而Finch不承認。

  他以為自己不可能再愛上誰。

  可是他找到了Reese。從一開始的不信任,到後來Reese將一切都交給了他,他把Finch看做他的全世界,只要Finch一句話,他毫不懷疑Reese會願意替他闖進MI6盜取機密。

   Reese對他是這麼的全心全意,然而Finch知道他想要什麼,他一直知道,只是Reese從來不曾說出口,而Finch原本也打算就這麼裝傻下去。

  他想要Finch,只想要Finch。

  Fnich緩慢地眨著眼睛,盯著Reese漂亮的眼眸,想將眼前一切盡收眼底,如果他說出這句話,Reese肯定會說「我的一切早就都是你的了」。

  如果......。Finch的手攀上了Reese的手臂。如果他的自私,可以給予這個男人快樂的話......

  那麼為什麼不呢?

  「Finch?」見Finch沒有反應,Reese又喚了一聲。Reese感受到Finch的手仍在微微地顫抖,他原本以為Finch是還沒從惡夢中舒緩過來,實則不然。他看得出來傷口正在折磨著Finch,更看得出來此時此刻Finch想做些什麼,所以Reese沒有打斷他。Reese心上的鐘擺左右搖晃著,他不敢去想,去想Finch是不是終於打算踏出那一步了。

  Finch的手繼續往上,直到捧住了Reese的臉。Reese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Finch,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一般撲朔,藏在睫毛之後的眼神裡滿是不解。他小心翼翼的呼吸著,壓抑著自己逐漸急促的喘息,心跳聲撲通撲通的作響,Reese抿著唇,表情透漏著些許的不安,還有......期待。

  他可以期待嗎?

  Reese的臉就近在咫尺,Finch的視線無法從Reese美麗的雙眼移開,他幾乎能數出Reese有幾根睫毛。他感覺得出Reese的身體十分緊繃,自己也是,Finch用拇指輕撫著Reese的臉頰,希望他也希望自己放輕鬆。在短暫的注視之後,Finch深吸了口氣,扶著Reese的肩膀吃力地墊起腳尖,而Reese也順著Finch的動作將他的腰摟得更緊。

  這很痛,Finch幾乎能感覺到傷口快要撕裂了。但是這樣的痛很值得,為了Reese什麼都值得。

  當Finch冰冷的嘴唇貼上自己的的那一瞬間,Reese只覺得一股酸意湧上心頭,喉嚨緊緊地縮了起來,似乎只要自己一眨眼,淚水就會很沒有男子氣概的掉下來。

  因此他們都沒有閉上眼睛,能從彼此的眼睛裡看見自己。

  Reese覺得自己的心終於完整了。

  這是一個不帶任何情慾的吻,甚至稱不上是吻,因為Finch只是將自己的嘴唇輕輕貼上去而已,然而這對他們彼此來說,具備的意義太重大了,意味著太多太多的東西,世界彷彿就停留在這一秒,只有Reese,只有Finch,只有他們肌膚相親。

  Finch的腳沒有辦法支撐自己太久,一吻結束之後他很快就退開了,腳跟回到了原地,但他的手仍放在Reese的手臂上。很痛,疼痛讓Finch在整個過程中都皺著眉頭,他猜傷口是裂開了,但是完全不影響溢滿整顆心的溫暖。他鼻頭酸酸的,眼淚在眼眶裡硬撐著,抬頭看向Reese,發現對方也是和自己一樣的狀態時,Finch忍不住笑了出來,對方也是。

  「Finch──」Reese放在Finch腰際的手不再那麼小心翼翼了,他將Finch整個人撈向自己,逼著他把自己的腳踩在Reese的腳上,嘴唇靠在Finch的耳朵旁呢喃他的名字。他一手摟著Fnich的腰,另一隻手移到了Finch的腦後,輕輕的將對方壓向自己。就知道不能讓這個男人嚐到太多甜頭,一旦清楚Finch的心思,Reese就變得比以往更有恃無恐了。於是Finch原本破釜沉舟的氣勢就這麼消失,耳根在Reese微微的吹氣下完全紅透。

  踩在Reese的腳上讓他只要稍微抬頭就能碰觸到Reese的嘴唇,因此Finch只能選擇低頭。Reese吻了吻他的額頭。今天的情緒實在是太像在做雲霄飛車般的大起大伏,他都幾乎要懷疑現在這樣的結果是一場夢境了。他輕輕抬起Finch的下巴,注視著對方泛紅的臉和有些迷的眼睛。

  「我可以吻你嗎,Finch?」

  「......為什麼不呢,Mr.Reese。」

  Reese幾乎不能忍住笑出來,於是他就這麼一邊笑著一邊將自己的嘴唇貼了上去。「謝謝你,Finch,謝謝......」Reese的舌頭撬開了Finch的嘴,溫柔的勾住了Finch的舌尖。他吻得很小心,怕太激烈會弄痛Finch的傷口,但這吻依舊濕漉漉,依舊讓Finch被吻得神智恍惚,他沒有聽清Reese對他說了什麼,只是含糊地回應著。

  Reese在迷宮裡頭走了很久很久,他不停的向前,又不停地回到原點,一次次的失敗讓Reese有些挫折。但是Reese沒有放棄,他相信迷宮的終點一定有著這世上最美好的東西,他要走到終點,推開那扇門,就可以走進那個男人的心裡。

  然而當Reese真的走到終點時,發現那裡沒有門,只有一個Finch站在那裡。Reese回頭看了看身後的迷宮,又看了看表情有點彆扭又有點不甘願的Finch,Reese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迷宮的終點沒有門。

  因為Reese早就已經走到了Finch的心裡。

  Reese笑了,像個孩子一樣的大笑著,一邊抱怨著Finch真是史上最刁難人的迷宮設計者,一邊將小個子男人緊緊摟在懷裡。


  這個世界都是他的了。



Fin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