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Kingsman/MHM】 給你我的心

*虐文注意

*BE注意



  幾天以來空氣中一直充盈著水氣,雨水卻遲遲下不下來,光是置身於戶外便能感受到黏膩的汗水爬滿全身,悶熱的空氣叫人連呼吸都不痛快,梅林決定將胸口的疼痛怪罪於天氣。

  雖然同樣身為金士曼的一員,加入這個組織之前梅林理當受過和伊格西他們幾乎相同的訓練,但是長時間的內勤讓他沒有機會一展身手,又或者他的年紀也確實是大了,體能大不如前,不過是拿著鏟子挖沒幾尺的土,他便覺得自己的體力快要透支。在這種空氣下隨便一動便能揮汗如雨,梅林捲起了袖子,用手背抹去了額角的汗。

  腳邊出現了一顆一顆顏色較為深的泥土,梅林曾一度以為雨水已經落了下來,抬起頭來才發現上帝仍然不肯降下甘霖,滴下來的全是自己的汗水,也許還混合著別的什麼液體。

  他其實也不太確定自己想要挖到什麼。看著被自己越挖越深的土地,梅林懷疑著自己,卻依然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他只是覺得在這片哈利買下的,足以埋葬兩人的墓地之中,那個男人肯定埋了什麼東西,不管是什麼都好,他覺得自己必須要找到。

 

*

 

  「怎麼樣,驚喜吧,梅林。」

  梅林忍住了想要直接給對方一拳的衝動──而且梅林知道要是他真的出手了,不僅打不贏對方,事情還會往很微妙的地方發展──仔細分析哈利臉上的表情,想判斷出這個男人到底是在惡作劇還是真心認為自己會因為這份禮物而感到高興。然而看見哈利一副期待著他表揚自己的眼神,答案很明顯是後者。

  好吧。梅林推了推眼鏡,他覺得自己幾乎能看見哈利背後擺動著的尾巴,頓時說不出一句責罵的話。但梅林還是不明白,到底是受了什麼樣的刺激,才會在別人生日的時候送墓地這種奇葩的賀禮?而且還一次送兩個!

  「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葬在一起了。」哈利直白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樣簡單的一句話令梅林的心立刻放軟。這個男人的浪漫總是那麼獨一無二。

  「哈利,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們死後是無法以這種方式下葬的。」

  哈利用鼻子輕哼了聲表示肯定。「有什麼關係。」他微微的仰起了頭,看向身後比他高了那麼幾公分的梅林,這樣的角度總是令梅林忍不住想要吻他,他一向認為他和哈利之間有著最適合接吻的身高差。「反正我會把我的心留在這裡,你也會吧,梅林?」

  開什麼玩笑,這種事我可做不到,因為我早把自己的心全給了你──

  然而梅林並沒說出他的心裡話,他只是判斷眼下無須再忍,一邊壓低嗓音說著「如果你能把這個雜草叢生的地方弄得乾淨一點」一邊吻上哈利的嘴唇。

  哈利,哈利。

  梅林沒辦法不去想哈利的這份禮物也許是在暗示自己什麼。身為加拉哈德,每個最艱難的任務他都得衝鋒陷陣,動不動留下幾個槍傷是常有的事,昏迷不醒好幾天也有過幾次,有的時候梅林絕望的認為哈利再也醒不過來了,哈利才又對他露出了無害的笑容,說他的肚子餓了。

  梅林一直以來都在為失去哈利這件事情做準備。

  然而他卻從來沒有一刻能坦然的面對,自己也許下個瞬間就要失去他的加拉哈德。

  梅林伸手摟住了哈利的腰,將他拉向自己的懷抱,並逐漸加深這個吻,吻得連自己都無法控制,他輕輕用舌尖舔過了哈利的上顎,如期待一般的得到了從哈利嘴邊溢出的低吟,他將這個男人緊緊的鎖在懷裡,在心上一遍又一遍的許下誰也聽不見的誓言。

  哈利,哈利。

  我不會讓你比我早死。


*

 

  「我也正有此意,梅林。」

  熟悉的聲音傳進耳畔,梅林緩緩的睜開雙眼,睫毛上頭抖下來的液體不曉得是汗還是淚。坐在椅子上睡著的姿勢令他頓時感到全身痠痛,他皺了皺眉頭,然後才看見眼前長了鬍子,頭髮也稍長的哈利。

  哈利的手覆蓋在梅林的手上,掌心的溫度和維生機器冰冷的聲音形成了對比,梅林想起這個總是愛霸占自己夢境的男人,實際上已經昏睡了多少時間。

  「你醒了。」梅林快速的戴上了放置在一旁的眼鏡,但他的其中一隻手仍然沒從哈利的掌心下抽出。

  「不、不,是你醒了。」哈利像是在點明事實般的笑著說道,梅林才反應過來這個男人肯定已經盯著他的睡顏看上好一段時間,甚至還回答了自己在睡夢中的囈語。明白這點之後梅林不悅的瞪了對方一眼,但現在還不是教訓他的好時機。

  「好好躺著,我去叫醫生過來。」

  「不必。」眼看梅林就要把手抽走,哈利趕緊將其緊握在手裡。「不過昏迷幾天而已,太大驚小怪了,梅林。」

  「半個月,加拉哈德。」梅林面無表情的指正,聞言哈利睜圓了眼睛,他似乎對自己昏迷的時長感到十分意外,但他隨即露出了溫和的眼神,並用手指輕輕摩娑著梅林的手,他總知道該怎麼樣安撫梅林的心。

  於是梅林吁了口氣,沒再打算起身離開,只是依著他,讓自己原本冰冷的手掌因為被哈利緊握而變得越來越溫暖。

  過去半個月究竟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等待哈利睜開雙眼,梅林已經不想再去回憶。他用空著的那隻手去撥開遮擋住哈利雙眼的劉海,順著他臉的輪廓下滑,拇指的指腹輕撫過額頭、眼睛、鼻子,再來是嘴唇,然後便在這個部位留連不已。發現對方因為自己的舉動而含有深意的勾起嘴角,梅林感到有些口乾舌燥,他本來打算問問哈利要不要替他將鬍子刮乾淨,但他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先接吻再說。

 

*

 

  哈利,哈利。

  我把我的心都給你,只懇請你不要從我的身旁遠離。


  「加拉哈德,出了什麼事?加拉哈德!」

  梅林慌張的喚著耳機另一端的人,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他聽得見槍聲,打鬥引起的劇烈聲響,眾人的慘叫,還有哈利的喘息,但獨獨少了哈利的回應,那個總是會在梅林開口的第一刻,用優雅的英國口音告訴他「我沒事、別擔心」的男人,現在全神貫注,卻是在殺人這件事情上。梅林難以置信的注視著眼前的螢幕,他看著鮮血飛濺,無數條生命在哈利手中死去,雖然哈利向來不是個同情心氾濫的人,但他從來不會濫殺無辜,沒有理由的奪去這些人的性命。一定出了什麼事情......梅林想要冷靜下來應對這一切,手卻無法控制的顫抖著。

  而且,剛才的那一下晃動,梅林肯定哈利也遭受到了不輕的攻擊。

  「哈利,我是梅林,回答我!」梅林不放棄的喊著哈利的名字,慌亂之下將桌上的馬克杯揮出了桌面,掉落到地板碎了滿地。這是幾年前哈利送給他難得正常的生日禮物,如今全成了碎玻璃,無法拯救,無力挽回。

  不,不會的。

  然而耳機另一端的哈利卻始終沒有予以梅林任何回音。

  哈利確實聽見了,聽見梅離慌張著急的口吻裡無法掩藏的擔心與恐懼,但是他卻沒有辦法回話。從梅林踏入哈利生命的那一刻開始,他心中便再也沒有比梅林更重要的事物,梅林永遠都是第一順位,無人匹敵無可取代,但是在這個瞬間,哈利感覺殺人似乎好像比那還要來得更重要些,他愛人們絕望的慘叫,勝過於梅林於自己耳畔的吶喊。

  得不到哈利的回應,梅林也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哈利失控,教堂裡的活人迅速的減少,哈利殺了一個、一個、又一個,直到整個教堂裡只剩哈利一個活口,對方才終於恢復了理智。

  哈利茫然的看著眼前的畫面,試探性的踏出了步伐,卻一個踉蹌的扶住了身旁的長椅椅背,哈利急喘了幾口氣,然後喃喃的喚道:「梅林──」

  「哈利,哈利我在這裡。」

  梅林立即出聲想平撫哈利的情緒,哈利無助的聲音緊緊掐住梅林的心,他多麼希望自己能馬上趕到哈利的身邊,擦乾他臉上的血,把他摟在懷裡不讓他繼續看這一切,低聲告訴他有自己在,一切都會沒事。

  「梅林──」

  哈利又喚了一聲,然後緩緩的走出了教堂,教堂門外范倫坦和他的手下們就守在那裡,一個個拿著槍指向哈利,他對哈利說了些什麼,梅林完全沒有聽進去,他只聽見了最後一句:「很可惜這不是007電影」,還有一聲響徹雲霄的槍聲,剩下的便只有一片灰濛濛的天空。

  梅林壓著桌子猛然的站了起來,想喊哈利的名字,聲音卻卡在喉嚨裡出不來,幾秒鐘之後又跌進了坐椅。

  看著這一片什麼也沒有的天空,梅林扶著桌子乾嘔,卻始終嘔不出什麼東西,只嘔出了幾滴眼淚。

 

*


  梅林知道他不可能永遠擁有加拉哈德,那個男人終究會讓老天將他的命收去,但他總希望能再晚一點、再晚一點,晚到讓梅林有機會對他多說幾次愛,可以多摸摸他的臉,多吻吻他的純,將哈利嵌入自己的骨和血,永生永世都無法忘懷。

  晚到......晚到他不再是加拉哈德,晚到他的頭髮都花白了,晚到梅林可以說服自己,上帝給予他們的時間已經夠久了。

  在這二十年間,梅林把整顆心都給了哈利。他早該在察覺自己沒辦法擁有他一輩子的時候一點一滴的慢慢收回,而不是將那顆心越埋越深,直到深根柢固,長出了名為愛的枝葉,卻在哈利停止呼吸的那個瞬間化為凋零的枯葉,和梅林的心一起,分解在哈利的屍體裡從此灰飛煙滅。

  梅林知道他不可能永遠擁有加拉哈德。

  但當他真的失去他的那一刻,胸腔仍遭受到劇烈的撕扯,似是有誰想挖出梅林的心臟,但挖開以後才發現原來那顆心已經不在。

  這場死亡來的太突然,哈利除了梅林以外什麼也沒有留下。於是梅林只好動身前往多年前哈利贈與他的那片墓地,想從中找出哈利存在過的蛛絲馬跡。如此一來或許、或許他就可以坦然面對哈利的死,甚至慢慢接受這個陪伴在他身旁近二十年的男人從此離開他的事實,或許他就能說服自己開始習慣,早上睜開雙眼再也看不見哈利的睡臉。

  「該死......」梅林咬牙切齒的罵了一聲,如果哈利聽到了一定會叫他注意言語。

  他真的覺得自己不該再這麼下去,他應該馬上丟下這該死的鏟子,跟金士曼請一個長假,理由是痛失所愛還是其他的什麼都可以,飛到隨便一個陌生的國度,盡可能的放下這一切。而不是在這個地方挖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遺物,讓酸澀的情緒卡住喉嚨,讓痛苦如藤蔓一般爬滿自己的胸口,然後一次次趴在地上無可自制的乾嘔。

  梅林停下來喘了口氣,他覺得自己又要吐了,儘管不是真的能吐出什麼東西。在稍微緩過之後,梅林再次動手,終於感受到鏟子觸及了堅硬的物體,梅林彎下腰用手將土撥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棺材,那個男人果然連棺材都買好了。

  真正挖到東西的時候,梅林反而卻步了,他害怕棺材裡其實什麼也沒有,害怕自己再也無法將心找回。他只能努力抑制住雙手的顫抖,輕輕的打開棺材。

  而棺材裡頭,裝著所有因為哈利的贈禮而被汰換的梅林的所有物,衣服、眼鏡、牙刷......,有些甚至久遠到需要梅林花時間思考才能想起,梅林很意外哈利把這些東西都收了起來,也弄不明白哈利的用意,只是看到眼前的畫面,梅林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那個傢伙,還真把棺材當作時光寶盒在用。

  想要留個哈利的物品在身邊悼念,棺材裡頭裝著的卻滿滿都是自己的東西,梅林會心的笑漸漸變得苦澀,他翻著這些堆積的物品,意外的發現了裡頭夾雜著一張照片。梅林本來以為那會是自己和哈利的合照,但拿近一看才發現,上頭只有自己一個人,那是梅林二十多歲時的照片,留著如今看上去很有年代感的瀏海,看著鏡頭的眼神充斥著年少的狂妄,他還記得這時的自己剛認識哈利不久,而哈利拿著相機追在他的屁股後面硬是要幫他拍照。當年的梅林只覺得哈利是個難搞的傢伙,完全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成為自己生命中最亮的一盞燈,如今燈熄滅了,他又只能孤身行走在黑暗中。

  沒有想到,當年的這張照片哈利一直留著。

  梅林將照片翻到了背面,上頭寫著短短的一行字,但是字跡已被時間沖刷得幾乎無法識別,梅林皺著眉頭,努力的想辨識上頭的字。

  然而在梅林終於讀出那行字的瞬間,他倒抽了一口氣,有什麼情緒就要湧出他的胸口。

 

  「My Heart」

 

  梅林的眼神在棺材裡躺著的物品和手中的照片間游移,他明白了,哈利怎麼會不在其中呢,哈利當然在。他早在梅林愛上他之前、將心交付給他之前,就已經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了梅林,他們曾躺在床上笑談到底是誰先對誰死心塌地,哈利親吻著他的手腕說他對梅林是一見鍾情,梅林卻只把這當作花言巧語。然而如今,事實證明,哈利說的一字一句都不是兒戲。

  梅林將照片緊緊壓在胸口,劇烈的悲傷幾乎要將他淹沒,這次他不再趴著乾嘔,聚集已久的淚水終於找到了傾瀉的出口,無法抑制的溢出梅林的眼眶。他哭得狼狽哭得撕心裂肺,卻再也沒有一雙手會來擦乾他的眼淚,不發一語只用擁抱來告訴他自己永遠都在。

  堆積已久的雨水也終於在此時此刻劃破天空,滂沱大雨的聲響掩蓋住了梅林幾欲嘔出靈魂的嘶吼。



Fin.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