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神夏/HW】 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

*203之後的劇情,微事實有改



01

 

  儘管是光憑一次眼神的掃描,就可以看出一個人近半個人生的夏洛克,也有找不到答案的時候。譬如那天在醫院的頂樓,他俯瞰著表情慌張的約翰,透過電話說著讓他難過的謊言,夏洛克知道要讓約翰相信這一切簡直輕而易舉,平常為了顧全大局讓誰或誰有一點小小的犧牲他根本不會猶豫。

  可是看著總是對自己深信不疑的約翰,看著他永遠不變的忠誠,聽著他口氣裡想拚命阻止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的嗓音,夏洛克的聲音跟著顫抖了,他幾乎想起了約翰掌心的溫度,和他充滿著溫度的笑。夏洛克不曉得為什麼這樣的畫面會突然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他更不明白為何約翰這個人能讓他動搖至此。

  這已經不再是演技──儘管他總是佩服自己像個影帝,能把約翰唬得一愣一愣,然後在真相大白之後沒心沒肺的取笑約翰,唯獨在約翰不經意的時候,把他在臨危時說的那些話動聽的話偷偷藏在自己的心底──但是這次不一樣,他知道這不是演技。

  約翰恨不得能馬上飛到他身邊把他抓下來的著急,他的茫然他的手足無措,那是害怕失去一個人時的表現,夏洛克曾在綁架案上看過,儘管那些案件都是那麼的boring,但是家屬著急得幾乎要哭出來的表情,植入了他腦袋的硬盤裡讓他無法忘記。

  而約翰現在就是這樣的表情。看著這樣的他,伴隨著心痛的喜悅朝夏洛克襲來,這樣複雜的心情讓他無法理解,他幾乎被這樣的情緒逼出了淚水。

  曾經有人說他是沒有心的,但夏洛克想應該不是這麼回事。

  至少在遇到約翰之後不是。

  這不會是訣別,夏洛克知道。他早已策畫好了一切,只要約翰安好那麼他的計畫便不會有任何的差錯──這是一切的大前提,約翰必須平安無事,所以他的第一個步驟就是支開約翰──但是幾年的分離是免不了的,而且約翰會陷入無垠的痛苦之中,這就是他的計畫,騙過了約翰等於騙過了全世界,但他還是忍不住闔起雙眼,試著推算失去了自己以後約翰的世界,試著去感受自己可能會帶給約翰的痛苦......

 

  「Goodbye, John.」

  於是他最後決定留給他這句話。

  之後夏洛克嘗試用自己的方式將全世界調成靜音,但他還是能依稀聽見約翰那句撕心裂肺的:「Sherlock──!」

 

02

 

  夏洛克曾經計算過自己突然出現在約翰的面前會帶給他多大的驚喜,但那數值大到他難以計算,儘管那該死的哥哥告訴他事情不會如他所願,但、誰在乎?他能再度見到約翰,而約翰必定欣喜若狂,他們能立刻一如往常,攜手突破一個又一個難解的謎題,什麼會改變?什麼都不會,噢,除了約翰那滑稽的鬍子。

  但夏洛克覺得自己好像想錯了,人性剖析這種東西果然還是麥克羅夫特比較擅長。約翰沒有馬上認出他,也許是因為他的妝扮又或者是他變化的口音,雖然有些失望但他也只能暫時離開原地,想再找個讓這沒什麼觀察力的傢伙能親自拆開驚喜包的方法,然而他想到可以在約翰很認真的和別人說話的時候打擾他們,讓惱怒的約翰不得不抬頭,然後在看見他的時候露出夏洛克最想看到的表情。

  OK!太完美了,這麼想著的夏洛克回過頭,約翰的約會對像果然如他計算的一般已經坐到了位置上,麥克羅夫特曾告訴他約翰今天來的目的是求婚,但誰知道求婚天殺的是什麼意思,夏洛克的腦袋裡可沒有這個詞。

  但是他注意到了約翰微微隆起的西裝口袋,那東西體積不大,應該是個小盒子,小而精美的盒子,那麼裡面放著的除了戒指也不會是別的了,再加上約翰緊張的神情跟有些結巴的語調,夏洛克把求婚這個詞也放進硬碟裡了。

  盤算好的計畫在一瞬間被他拋諸腦後,當下他只覺得自己一定要阻止這一切。

  儘管後來約翰的反應跟他所想像的有一點兒落差,而約翰的哭腔讓他稍微有些心疼,但整體來說還是非常的有趣,除了鼻血和嘴唇上的傷讓他有些意外。

 

03

 

  雖然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夏洛克不喜歡當輸家──好吧也許約翰知道......好吧也許麥克羅夫特也知道──他幾乎無法坦誠他輸掉任何事,更不要說輸掉約翰這個人。他無法接受,他無法承受,約翰不再屬於他?噢不,這是多麼荒唐的事情,他寧願輸掉全世界也不想輸了約翰。

  或者該說不會,他絕對不會。

  坐在客廳的長沙發,夏洛克前傾著身體,下顎靠在交疊的手背上。他思考起了那位瑪麗的事,也許她現在看起來對約翰的愛並不假──僅管夏洛克並不是很明白愛這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她起初接觸約翰的理由絕對不是出自於真心。而夏洛克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約翰,不是因為害怕他受傷,人類世界長痛不如短痛的這句諺語他有聽過,只是現階段瑪麗還沒有做出任何行動,夏洛克猜不到她的目的是什麼,而且他知道約翰會相信自己的話,他不想讓約翰陷入沒有必要的混亂之中。

  真是有趣。

  夏洛克向後陷入了沙發的靠背裡,臉上掛著有些狡黠又自信的笑容。遊戲開始了,而這場遊戲他絕對不會輸的,他有十成的把握約翰的心還在他那裡,永遠都只會在他那裡,無論是任何事物都沒有辦法逼迫他放手,他怎麼可能放開比呼吸還要重要的約翰?

  不急,不急。

  雖然約翰對於夏洛克隱瞞他自己還活著的這件事情感到非常憤怒,甚至還對他三度家暴──想到這裡夏洛克忍不住心疼的摸了摸自己受傷的嘴唇──但是夏洛克知道,約翰很快就會忍受不住主動跑來貝克街找他,他會和他一起突破這次有些令人費解的案子,而再度搬回這個家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一切很快就會恢復的......

  正當夏洛克這麼想著的時候,他聽見樓下傳來了陣陣騷動,夏洛克立刻站了起來,但臉上的表情卻有些死灰。來的人不是約翰,他聽見了兩個女人的聲音,其中一個人是赫德森太太,那麼另一個人肯定是瑪麗,約翰出事了的想法在夏洛克的腦袋裡膨脹,他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風衣,奔向門口。

 

04

 

  儘管腦袋裡開啟了Google地圖,但這也不妨礙夏洛克思考。他對於是誰抓走約翰的這個問題完全沒有頭緒,無論跟恐怖份子有沒有關係,若抓走約翰這件事情是針對他個人的,那麼事情可就不妙了,這意味著這個不知名的敵人已經發現了他的軟肋。

  是的,軟肋,夏洛克早就對自己承認,想要攻下他那堅固如堡壘的思維殿堂,最佳的捷徑便是從約翰下手。

  之前他曾為了試探出艾琳藏匿手機的位置而讓約翰引發火警,並說著火焰總能暴露出人類最在乎的東西這樣的話,當時夏洛克不覺得這句話能印證在他的身上,如今才發現它確實不假。

  機車即將駛達目的地,此時對方再度傳了封簡訊過來,夏洛克看著手機上頭的文字“可惜啊,福爾摩斯先生,約翰真的是個好人呢”,同時看見了不遠處竄起來的火花,就算用不上他精彩的演繹他也能在第一瞬間知道約翰就在裡面,頓時撲天蓋地的恐懼感朝他席捲而來,凍結了他的血液,又來了,那種情緒,又來了,夏洛克覺得自己就要被逼出了眼淚來。他知道油門已經不能再快,但他還是忍不住將油門轉得更緊,他覺得他聽見了約翰呼救的聲音。

  「Move!Move!」跳下車之後,夏洛克用力的推開了人群朝火焰奔去,心裡忍不住咒罵這些愚蠢的人類,連耳朵都這麼不發達嗎?約翰明明都在呼救了為什麼沒有人肯救他?但這想法很快的便被他拋諸腦後,因為他的腦袋裡除了約翰以外再也沒有別的事物。

  「John!」瘋狂的喊著約翰的名字,夏洛克撲上了猛烈燃燒的火堆,顧不及火焰可能燒到自己,他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扳開那些礙事的木柴,把他的約翰給救出來,儘管雙手都帶著手套,但還是能清晰的感受到火焰的炙熱。

  木柴並沒有堆疊的多厚,因此夏洛克很快的便看見了躺在裡面的約翰,他用盡全力將約翰從裡頭拖出來,直到到了確定安全的位置才將他平放在地。

  「John...John...」夏洛克小心翼翼的拍打著約翰的臉,想要將他喚醒,只見約翰輕輕的搧動著睫毛,然後望向自己這裡。

  「......Sherlock?」約翰喚著他的名字,儘管聲音有些嘶啞,但這已經足以解放夏洛克懸在半空中的心,夏洛克露出了一個短暫到誰也無法捕捉的微笑。

  這個時刻夏洛克默默的把「最不想輸的人類排行榜」中麥克羅夫特和瑪麗的名字向後移,這一次的事件讓他意識到第一名除了死神誰與爭鋒。

  於是下一秒,他拉起了約翰的胳膊,轉過身將他整個人拉到自己的背上,他的這個動作讓原本意識還不太清晰了約翰整個清醒了過來。「What...Sherlock,你在幹什麼?」一個飽經歷鍊的軍人就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一個男人背到背上實在是不太好看,但他沒有力氣掙扎也不想試圖掙脫夏洛克,只是不解的提出疑問等待夏洛克的回答。

  「John,你就不能自己判斷看看嗎?在經歷這些事情之後我還能帶你去哪裡?」夏洛克恢復到了他一如往常自負的語氣,讓約翰忍不住想剛才在睜開眼時看見的夏洛克擔心到快哭出來的表情,是不是只是自己的錯覺而已。

  「Oh...我已經沒事了,Sherlock,不必去醫院也沒關係。」在夏洛克的背上,約翰原本想伸手揉揉他的頭髮安慰他──因為約翰覺得這次自己真的是讓這傢伙嚇到了,儘管夏洛克盡力的隱藏了擔心的神情──但是隨後又覺得這樣的舉動不太好,改而拍拍他的肩膀。

  「雖然火才剛燒不久,但裡面的空間狹小,你陷入了一小段缺氧狀態,如果你不想要你那可憐的小腦袋變得更難使,就乖乖跟我去醫院。」

  然而換來的還是夏洛克的挖苦,但這一次約翰不怎麼想吼回去,他明白這是夏洛克的擔心,於是他不再拒絕。「Alright,但你還是把我放下來吧,我沒傷到腳可以自己走。」

  「NO.」

  「......Sorry?」

  「我說No,John什麼時候你的耳朵也變得這麼不好使了?」

  沒有料想到夏洛克會有這樣的回答,雖然這傢伙原本就時常令自己驚訝,但這次的驚訝在各種層面上說起來都是不一樣的,夏洛克現在是在...撒嬌嗎?還是想表達自己的擔心?約翰不太敢下判斷,這樣的夏洛克自己雖然有點陌生,但是...不算討厭,只是在數秒的沉默之後再度丟下了一句:「到時候腰痠可不要找我幫你按摩。」

  語畢,有些疲倦的約翰趴在夏洛克的背上,也許他是說對了,自己確實是陷入了缺氧,不然怎麼光是感受著夏洛克的體溫,就讓他的意識漸漸模糊?

  他知道後來夏洛克帶自己上了計程車,甚至讓幾乎昏睡的他躺在夏洛克的腿上,約翰實在很想爬起來對夏洛克說這個舉動簡直就是在對司機吶喊我們是gay,但是他連睜開眼都沒有力氣,只好放棄解釋,慢慢的昏睡過去。

 

06

 

  醒來的時候只聞到了刺鼻的消毒藥水味,約翰忍不住咳了幾聲,手下意識的朝有些發疼的腦袋摸去,發現它被圍上了一層繃帶。原來那個可憐的小腦袋真的受傷了,約翰忍不住自嘲。

  隨即他像想到什麼一般往身旁望去,也許是他希望那個人也在這裡,而他果真看見了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的夏洛克,只是他專注於發送簡訊──用自己的手機。正當約翰想問「為什麼我的手機會在你的手上?!」的時候,夏洛克又如看穿一切般的搶先開口:「Lestrade找我。」

  「唔,有案子嗎?」約翰對於他沒有抬頭就知道自己醒來的事情已經不再感到意外了,只是在聽了夏洛克的話之後快速的撐起了身子,小腦袋裡則是忍不住浮現了個天平,不是自己的是夏洛克的,而名為約翰的那個人在夏洛克的天平上居然贏過了案件,他實在是覺得不可思議,還有......一點感動。

  「坐好,Lestrade等一下就來了。」注意到約翰明顯在胡思亂想,夏洛克把手機丟還給他,打斷了他的思考。

  「Oh......」接過了手機,約翰看向夏洛克,有些欲言又止。而對方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他覺得此時此刻應該先向夏洛克道個謝,但他又想起自己還在生夏洛克的氣,兩種矛盾的心情讓他們之間維持了短暫的沉默。

  好吧,自己的怒氣明顯的因為夏洛克這次的舉動煙消雲散了,況且對方為了自己連案子都拋下了,感動早已把憤怒統統淹沒了。於是在思考了幾秒之後約翰總算開口:「嗯......謝謝你,救我。」

  而對方似乎不是在等自己的這句話,夏洛克皺了皺眉頭,彷彿在說「為什麼要說謝謝,救你是理所當然的事」,這讓約翰的心忍不住又起波瀾,儘管這只是他的猜想。

  實際上夏洛克沒說一句話,他只是緩緩的湊向了自己,如果帶著一如往常的假笑或者懇求原諒而裝作可憐兮兮的臉,約翰都可以用玩笑帶過,但是夏洛克沒有,他面無表情──不,或許有,但約翰不想承認,或者該說不敢相信那個夏洛克‧福爾摩斯也會有這樣的表情。約翰就這樣看著夏洛克深邃的藍瞳離自己越來越近,他該後退的,可他居然天殺的動彈不得,只有心臟像發了瘋似的瘋狂的跳著,他不知道這傢伙現在又在搞什麼,只知道自己他媽的連句罵他的話都說不出來!

  「John......」這次先開口的倒是夏洛克了,過近的距離導致夏洛克吐出來的氣息毫無偏差的打在約翰的臉上,夏洛克低沉的嗓音聽得約翰的心都顫了,他連句「What?」都說不出口,當下只想趕快找些東西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管夏洛克接下來要說什麼,現在他都不想聽!

  謝天謝地,約翰很快的找到能轉移注意力的東西了,或者該說他確實讓他十分在意。「Sherlock,你嘴唇上的傷口沒有擦藥嗎?」不僅在意,還帶著些許的歉意,畢竟這是他造成的傷,約翰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了摸他們嘴唇上的傷口......

  然後才發現他媽的完蛋了,天跟地根本都在設陷阱給他跳!

  氣氛被自己越搞越危險,他到底在幹什麼?!小腦袋裡的約翰抱頭吶喊,如果夏洛克有試圖躲開的意思那麼約翰便能結束現在這場僵局,但是夏洛克沒有躲,甚至連表情都沒有任何一點改變,約翰一直在逼自己否認但他覺得已經做不到了,他是馬上就要結婚的人沒錯,但他也確實忍無可忍的想向前吻住他那該死的室友,他覺得自己的心上彷彿有千軍萬馬奔了過去,一個個搶先要砍斷約翰的那條理智線。

  然而儘管是千軍萬馬也抵擋不過開門聲,聽到開門聲的剎那約翰整個向後彈開,夏洛克也緩緩的坐回沙發,來的人是雷斯垂德,他似乎沒有發現氣氛的微妙,只是喊到:「Sherlock!該死的到底為什麼把我從案發現場叫來醫院?!欸...Dr.Watson?你受傷了?」

  「Oh...沒什麼大不了的。」約翰搖了搖頭,勉強撐起個笑容,不想讓雷斯垂德察覺自己的異樣,雖然他知道自己肯定滿頭是汗。

  「我想先看看屍體,詳情邊走邊說吧。」而夏洛克只是像什麼都沒發生般的起身,走到門口時停了下來,回頭朝約翰說了聲:「Come?」

  愣了愣,約翰從床上跳了下來。「Of course!」

  跟在夏洛克的背後,約翰不禁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但他知道不是。於是只能用力的拍了拍臉,想從剛才的事件裡跳脫出來。

  夏洛克注意到了約翰的舉動,背對著約翰露出他從沒看過的笑容,想必就算約翰看到了憑他的小腦袋也推論不出來夏洛克倒底在開心什麼。

  他贏了,儘管他早就知道自己會贏,但勝利兩個字真正擺在自己面前時的那種感覺果然不一樣。他從來沒為破了一個案子開心到現在這樣,破案向來都是為了找樂子,但這次不一樣。他贏了約翰,他甚至確定就算約翰結婚了他的心也會屬於他,這是多麼讓人快樂的事情,因為夏洛克從來都不從擁有什麼,他只有約翰。

  現在是,以後也是。


  然而在不久之後夏洛克就醒悟了過來,原來他從一開始就錯的徹底。
  這場遊戲在他失蹤的那兩年他就已經被迫出局,他終究是輸了約翰,輸得一敗塗地。

  而在很久很久之後約翰也忍不住去想,如果那天的那個吻成立的話,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會變得很不一樣?

  只是他兩個都知道,一切早已來不及。


Fin.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