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Have a partiality for you

  Fusco最近嚴重覺得Reese偏心的程度越來越誇張了。

  不,所謂偏心並不是最近才發現的,儘管他是Fusco他也沒有那麼遲鈍,好歹他也是個警察懂得觀察細節,從Reese只幫Finch開門只幫他撐傘只和他在電話裡頭調情──上帝!上次甚至還跟他和Carter在同一個頻道的時候談起Bear應該喊誰爸爸──這些日常生活的小事中他也能窺知一二......好吧也許窺之三四。這很正常,Fusco完全知道Reese就是那個眼鏡小子的忠犬,這一點也不奇怪。但讓Fusco開始不得不在意的是,這種情況也逐漸出現在工作上了。

  舉例來說,平常Reese交給他的工作他向來都能如期完成,雖然過程總是心驚膽戰,但也沒什麼機會真的受到重傷,在這方面他挺肯定也挺感謝Reese對自己的能力做過評估。

  儘管如此,在經歷過槍林彈雨之後,他總是會希望那個把他扔到戰場上去的始作俑者說點什麼。不,他不是想要Reese摸摸他的頭對他說你做得真好,他可不是Bear!他只是想要一點......一點關心?或者是幾句激勵士氣的話語,讓自己能更心甘情願的為這個奇蹟小子赴湯蹈火,不然像對Carter那樣偶爾丟幾句聽起來肺腑的Thank you也行。

  好吧,Carter是女孩兒,當然需要幾句花言巧語,而他跟Reese可是共患難的兄弟,兄弟之間的感情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

  「幹得好,Finch,你總是令我驚喜。」

  「Finch,沒事吧?不要輕舉妄動,我去處理。」

  「Finch,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呢。」

  Fusco努力忍住了把槍枝拗斷的衝動,為什麼同樣是兄弟他跟Finch的待遇會差那麼多!好吧好吧,就像Carter說的,「什麼兄弟,你真覺得只有這樣而已?」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眉頭簡直要挑到頭頂了。所以說Reese絕對已經不只是偏心而已,他的整顆心都跑到Finch身上去了。

  冷靜點,冷靜點Lionel,想想Leon,至少你還比他好上幾個階級。

  因為現在可不是分心的時刻。Fusco一鼓作氣將油門踩到了最底,耳機裡頭還殘留著Reese剛才焦急的語氣──只有事關Finch時才會有的焦急。「Fusco,Finch現在跟你只隔了兩條街,趕過去,對方只有一個人,還有一支恐怕正指著Finch的槍,找到他。」否則就不要讓我找到你。雖然Reese後面沒加這麼一句話,但Fusco肯定他話中帶有這個含意。

  然而Fusco趕上的時候確實已經是魚游沸鼎的局勢,正如同Reese所說,身著黑衣的嫌犯拿著槍而槍口對準了雙手被反綁在身後的Finch,對方的手指就在扳機上,子彈隨時都有可能射穿Finch的心臟。見狀Fusco快速的跳下車,毫不猶豫的朝對方的膝蓋開了一槍,直到看著對方倒下後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警探。」看見Fusco,Finch似乎也鬆了一口氣。

  「Boss,沒事吧?還好你還是站著的。」Fusco快速的跑到了嫌犯和Finch的身邊,蹲下身子把犯人的雙手銬起來。

  「我也感謝你出現的時機總是抓得這麼精準。」雖然口氣中有微微的吐槽意味,但Fusco就把這當作是感謝收下了,至少他們兩個之中還有一個比較懂得表示謝意,Fusco也能稍微欣慰一些。

  「Finch。」Fusco才剛把犯人抓起來,Reese和Carter就隨後趕到了,如果不是真的因為距離太遠Reese絕對不會輕易的把“救Finch”這個重責大任交到他的手上,而他們卻這麼快就出現在現場,Reese開車的速度可想而知了。

  確定Finch安全了之後,Reese把槍收了起來,緩慢的走到Finch的身後,替他解開了手上的束縛,看見他手腕上被繩子扯出來的血跡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但還是開口問:「沒受傷?」Reese一邊說著一邊在Finch身上摸了摸,Finch似乎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但是這個畫面卻讓Fusco和Carter無奈的對視了一眼──這麼顯而易見的事情有需要伸手去摸那麼久嗎?!

  「我沒事,Mr.Reese,幸虧Fusco警探及時出現。」聽見Finch的這句話Fusco的眼睛都發亮了,來吧,感謝我吧你這個狂妄的神奇小子,我好歹也救了你家的四眼朋友。

  而Reese只是扯著嘴角看了Fusco一眼,然後視線又馬上回到了Finch身上。「嚇到了?」

  「我猜我快要習慣這種事了,一個人調查,被發現,被抓住,被拿槍指著,然後等著你出現。」今天先出現的可是我啊你這忘恩負義的四眼仔!

  「我會出現的,always。」

  「好了。」不曉得是看不下去還是太會抓時機,Carter的開口停止了他們的對話。「剩下的就交給我們處理吧,你快帶Finch去處理手腕上的傷口。」聞言Finch才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顯然他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腕的血跡,甚至到目前都還在滲血。

  「好,謝謝你,Carter。」Carter朝他點了點頭,而他就這樣帶著Finch逐漸離去。

  「By the way,」Reese回過了頭,帶著一貫的笑容。「Thank you,Lionel。」

  凝視著Reese和Finch離去的背影,Fusco在心裡默數著這是從Reese口中蒐集到的第幾個Thank you,如果他多救幾次Finch說不定不久之後就能贏過Carter了。


*

  回到圖書館時迎接他們的是興喜若狂的Bear,Finch有時候會想當牠的兩個主人陷入危機的時候Bear是不是也感受的到,所以現在在為他們的劫後餘生感到喜悅?

  而Reese沒給Finch太多胡思亂想的時間,他將Finch壓進了他那張專屬座椅裡頭,拿出醫藥箱半跪在Finch身前開始為他上藥。

  上藥的過程很安靜,他們兩個都沒多說些什麼,Finch只是專注的看著Reese也許是因為心疼也許是因為擔心而皺起的眉頭,他覺得自己好像從這當中看見了什麼,卻又沒辦法看得太清楚。直到Reese開始包紮時,才被其他東西轉移注意力。

  「Mr.Reese,你確定你會包紮嗎?」Finch看著在自己手腕上的繃帶被捲得亂七八糟。

  「Yes?在作戰的時候有很多機會要幫同伴包紮傷口。」

  「包紮得......這麼草率?」Finch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有一絲的嫌棄,但顯然失敗了。

  「Well,作戰的時候可是分秒必爭的,Finch。」

  「但是我們現在有很多的時間,Mr.Reese,我無法接受你把我的手包得像木乃伊。」Reese輕輕的嘆了口氣。於是他只能在Finch的指導之下花了兩倍的時間把Finch手腕上的繃帶包得整齊又漂亮。

  在Reese收拾東西的時候,Finch蹲到了地板上寵溺的摸著Bear,牠似乎是發現Finch受傷了,因此耳朵和尾巴都難過的垂了下來,發出了悲傷的嗚咽聲。

  「我沒事,Bear,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這樣可是偏心啊,Finch,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Finch瞥了Reese一眼,他想說平常都是自己還不是都在這裡擔心得要命,但那聽起來太像一位怨婦了,於是Finch趕緊把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Reese臉上還是帶著他那一貫的笑容,比起剛認識的時候,Reese現在臉上的笑容真的多了很多,尤其是在圖書館的時候,他幾乎沒有一刻能收起自己的嘴角。

  「你需要我摸摸你的頭嗎,Mr.Reese。」Finch本來以為Reese會因為自己的話而收斂一些,沒想到他只是歪了歪頭表示歡迎,他就是看準Finch不會這麼做。於是Finch索性站了起來,走到Reese身前墊起了腳,狠狠的把他的頭髮揉亂。而Reese顯然對於Finch的這個舉動感到意外,他瞪大眼睛看著Finch,注意到Reese的表情Finch這才有些愧疚的收回了手。「......十分鐘之後,門口見,你最喜歡的餐廳。」

  聽了Finch的話,Reese眨了眨眼,然後笑容再度失守。「這下可是要換Bear喊偏心了啊。」

  看著兩位主人忍不住掛在嘴邊的微笑,Bear知道自己沒戲唱了,於是乖乖的窩進溫暖的棉被裡。

  跟這兩個心根本都只放在對方身上的蠢主人,哪裡還能談什麼偏心。



Fin.

這是看到S2E18,俄羅斯輪盤那一段,明明槍口在指著自己跟指著Leon的時候Reese都是一副╮(╯_╰)╭的表情
但是槍口一指到Finch,Reese就整個坐不住了,看得我都想尖叫了
超級喜歡重溫這一段,真的覺得Reese嚴重偏心啊ww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