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啟蒙

*全程第三人稱視角

*微R級


  我們國小最近請來了兩位新老師。對於這樣一個偏僻的小學來說,一次請來兩個老師是件非常奇特的事,但基於這兩個老師實在都太特別了,所以他們究竟是用什麼管道進來的也就沒有人特別在意。

  他們其中一位,每天帶著不同款式的眼鏡(不得不說每個都超級適合他),穿著品味不凡的三件套,談吐優雅知識淵博,全身上下散發出學者的氣息,令人忍不住肅然起敬,大家都覺得他來國小當數學老師實在是太浪費了。不過這位老師也有反差萌的地方,就是偶爾受到驚嚇的時候兩顆眼睛會瞪得圓圓的像隻兔子(這種情形通常出現在另一位老師對他毛手毛腳的時候),因此我們都稱他為兔子老師。

  而另外一位,身高很高,每天都穿著西裝但是領口總是大開(每次被兔子老師看見都會不高興的跑來幫他把扣子扣上),跟穿著嚴謹的兔子老師非常不同,長相不太好形容,反正他來的第一天就令諸多女學生甚至是女老師瘋狂,尤其是他迷離的眼神和溫柔的笑容,簡直就是要逼人失血過多。但是他對學科似乎很不擅長,我以為體育老師也是要通過國家考試的。總而言之呢,我們稱這位老師為西裝老師。喂,別吐槽沒創意,國小生的思想真的比你們想像的還要貧乏。

  若這兩位只是普通的新進老師,那我們根本不用浪費字數多提。首先,顯而易見的,這兩位老師絕對認識,而且彼此熟識的程度到達可以和對方隨心所欲的來點肢體碰觸的地步,好吧是西裝老師老愛偷摸兔子老師,走在一起的時候要摸摸,改作業的時候也要時不時摸一把,我們老師總是教導我們男女授受不親,但我想男男應該沒關係。

  不過起初,兔子老師似乎不是很想讓別人發現他們彼此認識的這件事,他總是躲著西裝老師,但是西裝老師卻總是跟在兔子老師的屁股後面跑,要不露餡簡直太困難,於是兔子老師一秒放棄堅持。


  體育老師的辦公室通常是和其他老師分開的,但不曉得西裝老師是用了什麼方法,才申請到了和兔子老師同一間辦公室,而且位置還是兔子老師的正對面,每次進辦公室的時候都會看見西裝老師托著臉頰目不轉睛的在盯著批改作業的兔子老師,兔子老師似乎對此一點兒也不感到彆扭。看見兔子老師改得有點累了的時候,西裝老師便會馬上遞給他一杯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煎綠茶,甚至繞到兔子老師身旁幫他揉揉眉心,許多老師抱怨這兩人才進來這間學校沒多久,他們就換了好幾副墨鏡。

  儘管如此,因為西裝老師對待女性實在是十分友善,因此還是有很多老師試著想約西裝老師出去或回家吃飯,但是誰也約不出門。倒是每天都能看見西裝老師纏著兔子老師問他今天晚餐吃什麼好,而他說出口的每一家餐廳都非常高檔,我實在不認為小學老師的薪水吃得起那種餐廳。

  當然受歡迎的人不只是西裝老師而已,像兔子老師這麼知性的男士也很受女老師們的青睞,但是有西裝老師像背後靈一樣無時無刻守在兔子老師的身後,要是有人敢覬覦兔子老師就會馬上被西裝老師的眼刀殺死,所以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要不是兔子老師是男的,我真的會以為西裝老師在追他呢。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對吧?性別相同怎麼可能談戀愛呢?


  然而也許是西裝老師跟兔子老師真的是太有魅力,他們進來這所小學沒兩天校園內就建立起了一個名叫「JH一生推」的協會,協會裡的會員甚至含括了各個老師和主任,更是有過半的學生是協會的一員,大家交流著自己所發現的一切互動與談話內容,人人扒著這些資源露出傻笑,讓我不禁懷疑這兩位老師是不是引進了什麼可怕的病毒,導致眾多的人都受到感染了。

  這兩個人的關係有多親密,相信大家都已經在西裝老師的強行灌輸下領教到了,而這兩人的鬥嘴,更是在隨便一個校園角落都能聽見。

  「Mr.Sanders,能請你別一直跟著我嗎,我要去上課!」儘管兔子老師的腳不太好使,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但是因為想甩掉西裝老師,所以他依舊努力的加快了走路的速度,不過這速度對西裝老師來說要跟上仍是游刃有餘。

  「我也要去上課,Mr.Pigeon」

  聞言,兔子老師轉過身來。「我不記得你下一堂有課。」記住別的老師的課表這種事情是正常的嗎?我暫時把它理解為是正常的。

  「我沒課,我是要去上你的課。」

  「Mr.Sanders!」兔子老師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炸毛了,生氣到兔子耳朵都豎了起來。「你不能來聽我的課,這不是大學!你會讓學生們感到錯亂!」

  而西裝老師沒有再說話,只是露出了可憐兮兮的眼神,連肩膀都縮了起來,看上去活像隻被主人拋棄的小狗。看見西裝老師這副模樣的兔子老師果然馬上就動搖了。「......不准干擾我的學生上課。」

  「當然!」立刻恢復精神回答的西裝老師被兔子老師瞪了一眼,而西裝老師指是得逞的笑了笑,然後繼續跟著兔子老師的屁股後面。順帶一提兔子老師手上的書不知道什麼時候全跑到西裝老師手上了,而兔子老師似乎對西裝老師這體貼的舉動十分習以為常。


  喔對了,兔子老師下一堂是我們班的課。

  兔子老師從外表看起來雖然十分古板,但他上課的內容卻十分吸引人,他不大講和課文有關的東西,他傳授給我們的大多是人生和道理,每個學生都不自覺的聽得十分專心。只不過,還是會不小心被某些東西轉移注意力。不,你們猜錯了,才不是西裝老師,是坐在教室最前面陶醉的托著下巴,一副像是在欣賞世界上最美的風景一般欣賞著兔子老師講課的模樣,還不停調戲他的西裝老師。

  是,西裝老師的確是背對著我們,覺得奇怪我怎麼能知道西裝老師在調戲兔子老師嗎?看看兔子老師紅透的耳根不就能猜到了嗎?不過至於是怎麼個調戲法,依兔子老師臉紅的程度來看,我想詳細內容是不適合我們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去探討的。

  他確實遵守了不干擾學生的承諾。

  但是他瘋狂的干擾了兔子老師啊。

  除此之外我也不怎麼明白,為什麼看到這樣的畫面,一堆同學的眼睛都亮了,尤其是那些「JH一生推」協會的,有些人還拿起相機開始拍照了。


  雖然兔子老師總是對西裝老師表現出一副不耐煩的模樣,但我想兔子老師還是十分在意西裝老師的。偶爾上體育課的時候,兔子老師會碰巧從球場旁經過,每次只要當節是西裝老師的課,他都會停下腳步來看西裝老師教導學生或者打球的模樣,甚至是看到失神。

  譬如現在。

  「Harold!」西裝老師出聲大喊兔子老師的名字,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籃球直直的朝兔子老師的腦袋砸去,不偏不倚的正中紅心,同學們一致的發出了驚嘆聲,而兔子老師就這樣在球場上昏了過去。

  越來越多人靠過來圍觀昏倒的兔子老師,但是卻沒有人敢做出任何舉動,大家都知道不經允許和兔子老師有任何肢體觸碰會有什麼樣的下場,而西裝老師正從不遠處大步流星的走來,正當我想開口問需不需要幫忙將兔子老師抬到保健室的時候,西裝老師便一個俯身將兔子老師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來,周圍的同學們頓時發出了比剛才更甚的驚嘆聲。

  看著西裝老師抱著兔子老師漸漸走遠,在幾秒鐘的交頭接耳之後大家決定跟上去一探究竟。

  另外,剛剛有一瞬間,我好像突然明白「JH一生推」是基於怎樣的心情成立的了。


  為什麼同學們翹課偷跑來保健室外偷窺卻不會被老師們指責?因為老師們也統統跑來保健室了,還有老師很興奮的說著「終於要上演保健室play了嗎?」之類令人聽不懂的話。

  兔子老師很快就醒了,他緩慢的眨了眨眼,而西裝老師就坐在床邊微微低頭俯視著他。一清醒就看到這麼刺激的畫面,兔子老師忍不住縮了縮,但是又好像突然想到什麼般的開口:「John!你不該待在這裡,你應該去好好盯著我們的號碼!」

  「放鬆,Harold,你被籃球砸到了,現在需要好好休息。」

  「休息這種事不需要你在我身邊待著,你現在應該......!」

  「話說回來,Harold,你為什麼會在球場上?你在偷看我打球?」

  轉移話題技術滿分,兔子老師心虛的撇過了頭。「......不是,我只是剛好路過。」

  「然後就看我看到目不轉睛,連球飛過來了都沒有發現?」

  「並不是!」

  大家就這樣在外頭從門縫偷看兔子老師被西裝老師調戲得惱羞成怒,顯然大家都忽略了兩人之間那段讓人聽得一頭霧水的對話。嘛,比起那兩個人的互動,那些的確不值得一提。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能在兔子老師和西裝老師周圍看見一堆粉紅泡泡,不曉得其他人看不看的見。我稍微回頭觀察了一下大家,大家的頭頂都開出小花了,想必他們一定看的見。

  在一番鬥嘴之後,西裝先生拿出冰袋壓在兔子老師的腦袋上替他冰敷,兔子老師就不再說話了。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問題,西裝老師的衣服遮住兔子老師的臉的畫面,就好像被他緊緊抱住了一樣。

  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JH一生推」的成立,還有西裝老師與兔子老師之間超越友誼的互動的事很快便傳進校長的耳裡,校長是非常保守且古板的女性,她一定不會喜歡他們兩個的。所以當他們被叫去校長室約談的時候,大家都很擔心,「JH一生推」的會員們甚至還舉牌抗議,但顯然,大家是白擔心了,從校長室走出來以後兩人還是和平常沒兩樣,兔子老師不悅的要西裝老師收斂一點,而西裝老師仍是那副毫無悔意的笑。大家疑惑的朝校長室望去,只見校長在裡頭不停鞠躬道歉。

  西裝老師和兔子老師,簡直酷斃了。

  但最酷的還不只這樣而已,在西裝老師和兔子老師來到我們小學正好滿一個禮拜的那天,原本和平的校園突然產生了變故,有個戴著面罩的黑衣男子拿著槍械闖進了校園,我想他大概就是那種新聞上時常出現的,拿槍跑進校園裡頭掃射只為了好玩的神經病。

  大家尖叫著逃跑,我想這個男子和新聞裡頭的神經病應該有點不一樣,因為他看起來在尋找目標,然而在他的目光捕捉到我的時候,他立刻舉起了槍,我的雙腿發軟動彈不得。就當男子要開槍的那一刻,突然有個人衝到我面前抱住了我,是兔子老師,他似乎也很害怕,因為他的身體也和我一樣在發抖,但他還是擋在我的身前保護著我,我想大聲吶喊不,不要傷害兔子老師,但是卻一個字也喊不出來。

  然而,槍聲並沒有如我想像中的響起,我聽見了男子哀嚎的聲音,越過了兔子老師的肩頭一看,原來男子已經被西裝老師制伏在地,還用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手銬把黑衣男子的雙手反銬住,大家發自內心的給予他熱烈的歡呼。

  而男子不死心的繼續掙扎著,西裝老師也許是嫌吵,也許是不高興他剛剛拿槍指著兔子老師,便一腳把他踹昏了。

  發現沒事了之後,兔子老師放開了我,看著我的臉他卻露出了有點慌張的表情,趕緊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手帕擦拭我的臉,我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我想我不是因為怕死,而是怕兔子老師受到傷害。而兔子老師顯然因為我的淚水而不知所措。

  我趕緊吸了吸鼻子,用手抹掉眼淚。「我很好。」

  「嗯,那妳可以先待在這裡嗎?我先去Mr.Sanders那裡看看狀況。」

  Mr.Sanders是哪一位?我歪頭想了想,才反應過來兔子老師指的是西裝老師,於是立刻用力的點了點頭回答:「好!」

  聞言兔子老師露出了笑容,起身拍拍我的頭,便轉身朝西裝老師走去。一看見兔子老師走來西裝老師立刻收起不耐煩的表情,炫耀般的說著:「我沒有開槍喔Harold。」我覺得自己幾乎能看見西裝老師搖著尾巴討摸的模樣。

  而警察很快就趕到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紐約警察的速度這麼快,來的是一名圓圓的男警和黑黑的女警,而他們彼此之間好像也認識,一趕到現場,男警便不服氣的說:「和這麼多小孩性命攸關的事情,你應該早點告訴我們!而不是......和眼鏡小子玩什麼cosplay!」

  「我在事發的第一時間就通知你啦,Lionel。」

  「嘿!你明知道我指的不是這個。」

  無視於那兩人的吵嘴,女警看向兔子老師問道:「這會是精神病患的隨機作案嗎?」

  聞言,兔子老師嚴肅的回答:「絕對不是,我調查過了,嫌犯是被一個名叫Abner‧Stuart的男性所雇用,他是Isabella的繼父,要是Isabella消失他就能得到Isabella她母親大筆的遺產,但是為了不讓他人懷疑到自己頭上,才會選擇用這種掩人耳目的方式下手。除此之外,我希望你們能幫Isabella找到一個合適的收養人,她年紀還小,不能因為這些事情扼殺她的未來。」說完,兔子老師有些顧慮的回頭看了我一下,而我只是對他眨了眨眼,想著原來兔子老師還會協助警察辦案,真是太令人崇拜了!


  不久後,警察們便帶著黑衣男子離開了,兔子老師和西裝老師也跟去做筆錄,原本在操場上聚集的人潮一哄而散,雖然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件,但是因為無人傷亡,所以下午還是正常上課,但是到了兔子老師的數學課的時候,卻遲遲等不到他的出現。

  有些人認為兔子老師可能還在警局,但有些人卻決定動身尋找兔子老師,兔子老師救了我,我還沒有好好感謝他,於是我決定跟著大家一起去找兔子老師。

  然而我們在音樂教室外面聽見了些許的動靜。

  「停......住手!」是兔子老師的聲音,聽起來好像遇到什麼麻煩了,我跑過去推開音樂教室的門,然後又瞬間將門拉上只留下一個小縫隙。

  「噓,是西裝老師,他和兔子老師待在裡面。」

  「咦?所以是西裝老師要欺負兔子老師嗎?我們趕快進去阻止!」

  「唔,我想應該不是,西裝老師應該不會傷害兔子老師。」

  「可是我媽媽說男人時常會忍不住獸性大發。」

  總覺得他說的好像也沒錯。「總之我們看看狀況再說。」

  從門縫看上去,兔子老師正被西裝老師壓在鋼琴上,外衣已經被褪到手臂上,兔子老師的雙手推擠著西裝老師不斷湊上去的胸口,別過臉來想要躲避西裝老師的吻。

  「Mr.Sanders!請注意這裡是學校!」

  「的確是。」看著兔子老師惱羞得臉都紅了的模樣,西裝老師抓住了兔子老師推擠自己胸口的手,放到嘴邊輕輕一吻,兔子老師的臉更紅了,但似乎安分了一些,不再大力的抵抗西裝老師的動作。

  「而且......門還沒鎖。」比起剛剛生氣的指責,兔子老師說這句話時的語調明顯軟了很多。

  「嗯哼。」而西裝老師只是繼續哼聲表示贊同,他往門口瞥了一眼,似乎注意到了我們,但他只是對我們輕輕眨眼,我猜他是不介意我們的偷窺,於是大家偷窺得更加明目張膽。

  而兔子老師似乎被西裝老師這樣不慍不火的態度惹毛了。「你真的是......!啊、唔!」

  我們的角度看不太清楚所有畫面,雖然大家已經忍不住讓微開的門縫越來越大,但最多還是只能看到西裝老師似乎在兔子老師的胸前咬了幾口。

  西裝老師再度抬起頭,吻了吻兔子老師的嘴唇,然後在他的嘴唇上低喃著。「怎麼那麼可愛呢......兔子老師。」

  「......什麼?」兔子老師似乎被吻得有點神智不清了,只能眼神迷離的看著西裝老師。

  「你不知道嗎?學生們都這樣叫你,看你現在皮膚粉紅的模樣,還真像一隻兔子呢,嗯?」一邊說著,西裝老師開始解開兔子老師馬甲上的扣子,然後是襯衫,在扣子終於被他一顆顆的解開之後,西裝老師立刻用他的大掌覆上兔子老師的胸口,另一隻手則是摟住了兔子老師的腰,朝自己拉近,讓他們的下身之間不留空隙。西裝老師的掌心在兔子老師的胸口上來回的摩娑,難耐的低吟聲從兔子老師的嘴角溢出。

  「唔......John──」兔子老師不由自主的伸出雙手勾住西裝老師的脖子,而西裝老師似是非常滿意他的這個舉動,低下頭來給了他一個獎勵的深吻。

  「Harold,我在這裡。」西裝老師將額頭抵上了兔子老師的,他們兩個距離近得喘息都攪在了一起。

  雖然還是不太明白兔子老師跟西裝老師在音樂教室裡頭幹什麼,不過總覺得這個時候大家看得臉紅心跳是正常的,直到後頭突然傳出了一陣腳步聲,我們頻頻回過了頭,才發現大事不妙了。

  是董事長!看見大家在上課時間翹課聚集在這種地方,而且還不止學生而已,董事長的表情非常難看,如果說校長是個保守又古板的女人,那董事長大概就是十倍的校長了,雖然大家心想這下西裝老師和兔子老師一定完蛋了,但也不敢繼續擋著董事長的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推開教室的門,然而果不出其然,聽見了董事長淒厲的尖叫聲。

  「你、你、你,你們這是成何體統!」董事長用她高音貝的嗓音叫了出來,兔子老師被嚇得打了一個激靈,轉頭一看發現有這麼多雙眼睛在注視著他,他立刻紅著臉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收攏,而西裝老師仍然壓在兔子老師身上沒有打算起來,只是不屑的朝董事長瞥了一眼。「你們,你們居然在教室做這種不雅的事,而且你們還都是男人!教室這種神聖的地方都被你們汙染了!」

  聞言,西裝老師挑了挑眉,董事長的話對他來說似乎沒有一點影響,他看起來就是想繼續做剛才沒做完的事情,就算有這麼多觀眾他也不在意。不過兔子老師可就沒有這麼厚臉皮,他推了推西裝老師的胸口對他小聲的說:「先起來,John。」而西裝老師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照做了,並且失望的替兔子老師扣上了襯衫的扣子。

  「哪一個?」西裝老師滿不在乎的開口,而他一開口就是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你說什麼?」

  「我說,是因為我們都是男人,還是因為我在上Harold才會讓你覺得教室被汙染了?」西裝老師這麼露骨的用詞讓兔子老師面紅耳赤的瞪了他一眼,我真的覺得再這樣下去兔子老師的臉都要紅的滴血了,但是兔子老師隨即呼了幾口氣,努力讓他的臉紅消退下來,然後看向董事長。我從來沒看過兔子老師用這麼不友善的目光看一個人,看來兔子老師也是真的生氣了。

  「都有!」由於這兩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董事長簡直快抓狂了。「你們這兩個死基佬,居然敢在我的學校裡這麼狂妄,你們死後一定會下地獄的!現在,還不快給我滾出我的學校!」

  聽了董事長的這番話,大家都露出了難過的表情,我們誰也不想失去西裝老師和兔子老師,但是沒有人敢反抗董事長的話。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西裝老師和兔子老師仍沒有什麼反應,沒有如董事長所想的苦苦哀求要留下,也沒有惱羞成怒甩門就走,西裝老師只是將雙手放在西褲口袋裡,靠在鋼琴邊緩慢的開口:「......Harold,小額備用金夠我們買下這間學校嗎?不然扣我幾個月的薪水也行。」

  咦?買下學校?什麼?原來西裝老師是土豪嗎?不、不對,這樣聽起來兔子老師才是土豪,所以,西裝老師是被兔子老師包養的小狼狗嗎?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這個詞,我從肥皂劇裡聽來的。

  「事實上。」兔子老師推了推眼鏡,暈紅已經完全從他的臉上消失,現在的兔子老師全身上下散發出了一種令人害怕的氣場。「我早就已經買下這間學校了,Mrs.Thompson,據我了解,妳在半年之前認識了Abner‧Stuart,說白點是和他有染,並且得知他是Isabella的繼父,妳知道Isabella的母親留下了一大筆遺產,但是只要有Isabella在,儘管妳嫁給了Abner‧Stuart,這筆遺產也永遠不會是妳的,於是妳決定唆使Abner‧Stuart找人來暗殺Isabella,如此一來你們就能獲得這一大筆遺產,這遺產的數目,夠你們安然度過下半輩子了。」

  兔子老師似乎說了些什麼和我有關的很勁爆的事情,但是信息量太大了,我一時之間無法吸收,只是看見董事長驚惶失措的表情,我想兔子老師應該沒有說錯。

  「並且,要是妳的學校真的發生了校園槍擊案,之後肯定會變得很難招生,這所學校將會因為經營不當而倒閉,因此妳早就安排好要賣掉這間學校,三天前妳就已經找到買家將校園賣出,而那個買家,」兔子老師拿出了手機,滑到了一個拍有合約書的頁面。「正是我。所以請妳糾正妳的用詞,這間並不是妳的學校。我不會請妳滾出我的學校,我必須請妳繼續待在這裡,因為NYPD正在趕來這裡的路上,當然,我不希望妳試圖逃跑,有John在,妳只會多吃苦頭,如果妳乖乖待著,我還能請Fusco警探用手銬銬上妳的時候稍微溫柔點。」

  語畢,董事長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而我聽見了有史以來最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只給我們那兩位最英勇的男主角。而其中一位,正露出了「我家Harold還真是厲害」的表情盯著另外一位。


  從此以後,我也是「JH一生推」的一員了。


  然而理所當然的,兩位老師都不繼續在這所學校教書了,似乎拯救我們逃離那場災難,就是他們來到這間學校的目的,他們被大家封為傳說、封為英雄,儘管他們不在了,「JH一生推」也沒有因此消失,幾乎全校都成為了這個協會的會員。

  非常偶爾的時候,兔子董事長還會出現在學校洽辦一些公事,他讓我們這所學校變得更好、更多人想來就讀,也弄了不少新的設備,讓這所舊學校煥然一新。大家看到他的時候總是會忍不住湧上去,兔子老師對此似乎非常不習慣,但總能看見他露出靦腆的笑容。

  而非常非常偶爾的時候,兔子董事長會帶著西裝董事長夫人(咦?還是應該交換過來?)出席學校舉辦的特殊宴會,他們都不忌諱別人得知他們的關係,很多家長也是看在這所學校開放的風氣因而非常希望能讓自家小孩來這裡就讀,但是西裝董事長在這些場合做些過頭的事情時兔子董事長還是會紅著臉指責他的不是,譬如在大庭廣眾下偷摸他的屁股。

  「 Mr.Sanders,我在嚴肅的考慮要不要對你提告職場性騷擾。」

  「那我可能要請我老闆出錢幫我請個厲害的律師了啊。」

  雖然已經從老師升級成為董事長,但是兩位老師的鬥嘴模式依然沒有改變,大家聽了總是忍不住露出被萌殺的表情,而我最近也漸漸的不能控制我的顏面神經。

  如今,我已經從那所小學畢業,但是這兩位英雄的事蹟,仍會在我們學校永遠流傳。


  「以上就是我的腐女啟蒙故事,謝謝聽到這裡的大家。」



Fin.

寫這一篇的時候真的是抱著超級愉快的心情敲敲敲敲馬上就把這篇文敲完了(笑)

一不小心就爆了字數,但還是決定一次性的貼上來

就是某天想著如果RF真的在一起了,然後這兩隻一起去解救號碼的話,肯定會有很多很多讓人開小花的畫面吧

畢竟劇中他們兩人就時常讓人開小花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