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相戀十年三十題 1.習慣性吻別

在網路上看到了相戀十年三十題,覺得很適合拿來寫RF~
全篇幅是警探Reese/大學教授Finch的AU
基本上全程高糖,不過示題目而定偶爾還是會有點波折
結尾一定都是HE~
NC17可能有,之後出現會有警示


1.習慣性吻別


  說實話,Fusco還真沒想到他們局裡的高酷帥先生居然會是個Gay。

  不不不,他並沒有任何的貶意,他只是單純感到意外,畢竟那位高酷帥先生可是每天無意或有意的散發著他男性賀爾蒙或者其他什麼東西,藉此達到不用強硬手段就能成功逼供的目的,那著實是一項令人羨慕的技能,因為Fusco使用過卻從來沒有成功過。

  但Fusco也是相信Reese是名草有主的,儘管他時常用言語調戲他人不論那人是男是女,儘管他時常溫柔體貼風度翩翩,但是Fusco從不曾見過哪個女孩曾成功約Reese出去,甚至是要到Reese工作以外用的那隻私人號碼──這點Fusco就要稍微自豪一下了,在他們兩個認識滿一年左右的前一陣子,Reese就把另一隻號碼給了他,不過通常都是翹班快要被發現的時候要Fusco趕緊叫他歸位。

  偶爾Fusco還會聽見Reese偷偷在茶水間裡面撥電話,內容大概就是「我猜你在想我所以就打過去了」、「寂寞的時候歡迎打開抽屜喔我塞了很多我的照片進去」之類甜膩到不要臉的話,所以Fusco會認為Reese家裡已經有個值得他全心全意付出的嬌妻也不足為奇。

  但是,一直到今天為止,Fusco才發現他可能想錯了。也許不是一個嬌妻,而是一個、嬌夫?甚至是隻......嬌兔?


  今天一早Reese的心情看起來就好得讓人非常毛骨悚然,他居然把每天的招呼語「你的肚子還是一樣大啊,Lionel。」改成了「早安啊,Lionel。」,連Carter聽見時都忍不住抬頭看看Reese今天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他甚至一路哼著聽不出究竟是什麼曲子的小調,直到他一屁股坐進自己的位子裡都沒有停下來。

  「你今天是中了什麼巫術嗎,陽光男孩,哼歌?」

  「大概是中了即使看見你也不會讓我心情變差的巫術。」

  很好,這傢伙的吐槽還是很犀利,他應該沒有被奇怪的東西附身。Fusco一副懶得再管你這傢伙的聳了聳肩,繼續將注意力放回今日要處理的文件上。

  Reese規律的用手指指腹輪流敲打著桌面,似乎在等待什麼,沒過多久Reese桌子上那支電話就響了,頭一聲還沒響完就立刻被Reese接了起來。

  「喂?是,你直接讓他上來找我。不,我堅持,讓他直接上來。」

  從電話的內容聽來似乎是樓下管理員打過來的,大概是有什麼人要找Reese,這種時候通常是要Reese到接待室接見的,畢竟這裡是警局,難保出現的會是什麼樣的人。不過從Reese的口氣聽來那人想必是Reese認識的人,Fusco有一瞬間把對方往Reese的嬌妻聯想了過去,但Reese剛剛用的是“他”,這令Fusco忍不住更加好奇。

  沒過多久,Fusco就看見一個穿著三件套的小個子侷促的從門外走了進來,進門前還不忘先禮貌性的敲了敲,他走起路來不太順暢,腿一瘸一拐的似乎有傷。小個子身上穿的西裝儘管Fusco沒有什麼欣賞的眼光也看得出來價格十分不斐,他戴著眼鏡,從氣質看上去大概是大學教授之類的職業,很難相信向來簡單粗暴的Reese會認識這種彬彬有禮的人,是親戚之類的關係嗎?

  「Mr.Reese!」小個子刻意壓低了音量,但還是能聽出他口氣裡的不滿。他左右環顧了一下之後一拐一拐的大步走到了Reese的跟前。哎呀,叫得這麼生疏,那麼應該就不是親戚囉?

  「嘿,Finch,我等你好久了。」Reese露齒而笑,看上去活像個大無賴,雖然Reese時常令人拿他無可奈何,但是現在的模樣卻和平常有些不一樣,現在更像是在......撒嬌?

  「我就知道你是故意忘記的,我明明昨天才特別放進了袋子裡,你還特別把它拿出來嗎?能否請你停止這麼沒意義的舉動!」被稱之為Finch的小個子將手上的袋子放在Reese桌上後怒氣沖沖的說道,他一隻手支撐在桌子上,似乎想讓自己多一點魄力,但其實上去真的沒有那麼生氣。

  等等,昨天特別放進袋子裡的意思是,這兩個人住在一起嗎?等等、等等,Fusco覺得自己一定是哪裡理解錯誤了,事情一定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

  「偶爾我也會想在工作時刻見到你嘛,Harold,而且我知道今天你沒課。」Reese的手覆蓋到了Finch支撐在桌面的那隻手上,並且在他意識到想要馬上抽回的瞬間緊緊握住了,不安分的手指竄進了Finch的指縫間和他十指緊扣,Finch掙扎了一會兒之後放棄了,任憑Reese曖昧的用指腹摩娑著他的指節。

  「在你昨天晚上那樣折騰我之後,你不覺得該讓我多睡一會兒嗎?」Finch輕輕的吁了口氣,表情漸漸和緩了下來。

  什麼,折騰了一個晚上是什麼意思?Fusco覺得自己被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但實際上Finch所指的是Reese每周替他鍛鍊身體的例行公事,他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出口的話有多麼令人想入非非。

  「好吧好吧,那我就忍痛放你回去睡覺吧,畢竟今天晚上還有得累的呢。」

  「John!」理解了Reese話語中的暗示,Finch的耳根子都紅了。

  之後Reese又在Finch耳邊說了幾句話,Fusco覺得Finch的臉都要紅得滴出血來了。Reese依依不捨的鬆開了Finch的手和他道別,卻在Finch轉身時又叫住了他。

  「Harold,你忘了這個。」只見Reese指了指自己的嘴唇,Fusco幾乎想大笑,Finch那小個子看起來就是一個害羞的禁欲派,Reese那傢伙認為他有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給他一個吻別嗎?然而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見Reese的動作Finch完全沒有多想就朝Reese那裏走了過去,走到一個適當的位子之後墊起腳尖,輕輕在Reese唇畔落下一吻。

  一直到Finch的嘴唇從Reese的嘴唇上離開之後,看見Reese一臉堪稱得意忘形過頭的表情之後,注意到周圍的空氣似乎開始凝結了之後,Finch的大腦才瞬間清醒了過來,讓他意識到自己剛剛到底做了多麼不得了的事情。

  Fusco覺得自己看見一隻炸了毛的兔子。


  事後,Fusco向Carter提起了這件事情,而Carter表示她早就知道Finch這個人的存在。「你忘了嗎,我和John是同一年在警校畢業的,我已經認識他十幾年了,在我們仍在讀警校的時候John就遇見了Finch,當時他在追Finch的時候我還有為他出主意呢。仔細算一算,今年大概正好是他們相戀的第十個年頭吧?他們倆是我看過最相愛的一對戀人。」

  聞言,Fusco點了點頭。光是今天那一段小插曲,就能讓Fusco看出來這兩人對彼此來說有多麼的特別,和Reese共識了一年,Fusco知道雖然那傢伙看上去有那麼一點吊兒郎當,但一遇到問題卻又什麼都會自個兒扛下,把自己當作銅牆鐵壁,替所有他在乎的人擋下一切傷害。

  然而在Finch面前,Fusco才終於看見他從來不曾知道的Reese柔軟的一面。當然,Reese肯定也會為了保護Finch拚命把他擋在身後,但是同時他也允許Finch保護他。他們是彼此的保護傘,一切苦難都會一同挨過。

  Fusco突然覺得Reese的“Gay”這個屬性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沒那麼討人厭了。

  不過女孩兒們可就要哭泣了。



TBC

评论(1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