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相戀十年三十題 2.壓力爆發

2.壓力爆發


  Reese帶傷回家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

  最初他有想過要隱瞞,但說到底Finch可是自己的枕邊人,再加上他的個性原本就過份細心,Reese的一點小變化他都能查覺,更何況是受傷這種事。所以每次受傷他都沒打算瞞著Finch,如果是小傷,他會裝出一副很可憐的表情向Finch道歉,然後黏著Finch要對方為自己換藥;如果是重傷,他們會非常默契的什麼都不說,只是激烈的做愛,儘管做到傷口裂開,也要用擁抱溶解彼此的不安。

  警探這個職業輕傷重傷難以避免,這點他們都很清楚,說不定哪天Reese會在Finch看不見的地方被了結了性命。但是Finch從來不曾開口要求Reese換個工作,或是換做內勤人員不要再繼續衝第一線,因為Finch知道Reese是以生命在熱愛警察這個職業,就像Finch
熱愛授課、熱愛代碼,他不希望他們的生存意義只剩下彼此,他們約定過,就算哪天有一方真的先走了,另一方也必須勇敢的活下去。

  「以非自然方式死去的人是沒有辦法輪迴的......」Finch這麼解釋道,聽見只信於科學的Finch說出這種話Reese不禁驚訝的眨了眨眼,看見Reese吃驚得過分的表情Finch的臉頰有些泛紅,忍不住再開口補充道:「當然,我不相信輪迴,死後的世界至今仍沒有誰可以證明,我只是姑且──」而Reese沒有讓Finch把剩下的話說完,他只是抱住了對方,很緊很緊。

  要說他們貪婪也好。

  但一世的時間,對他們來說真的遠遠不夠啊。


  所以Reese從來都沒有為工作赴死的精神,從來沒有。他願意衝第一線,願意為了追緝犯人跑遍整個紐約,他非常勇敢,他會冒險,但不會賭上生命,因為他早把自己的命交付給Finch。

  他不怕死,唯恐讓Finch失去他。

  然而這天,因為破了幾個案子局長難得讓Reese提早下班,他特地去超市買了幾樣Finch愛吃的料理,想在他回家的時候給他驚喜,卻沒料到會在回家的路上遭遇埋伏,俗話說反派死於話多,而對方一句話也沒說,衝出來的瞬間就朝Reese開了一槍,Reese根本猝不及防,子彈直直射進了他的胸口,飛濺出來的鮮血幾乎浸滿了他的白襯衫,但是在Reese倒下之前他還是非常敬業的掏出了槍射穿對方的兩個膝蓋。

  確認過對方沒有逃走的力氣以後,Reese吃力抽著氣,手用力的壓著傷口,卻完全抑制不住血流,當他拿出手機的那一瞬間Reese遲疑了,這種時候他應該要打給誰?

  子彈離心臟很近,Reese很確定,從血流量來判斷,活不活的過這一遭他不知道,如果這是最後了,他好想好想再看Finch一眼。但他不想讓Finch看到自己的這副模樣,他不想看他難過。於是最後Reese還是撥出了Carter的號碼。

  當Carter趕到時,看見滿身是血的Reese忍不住發出了驚呼,她急忙的想送Reese去醫院,Reese卻只是揪著Carter的衣服,神智不清的呢喃著,求妳、求妳,不要讓Finch知道。

  醫生說子彈非常靠近Reese的心臟,只差那麼一點就回天乏術了,站在急診室外的Carter看向了裡頭的Reese,他臉上是令Carter備感心疼的蒼白,她想了想站在這個地方看著Reese的人是Finch的情況後,便決定答應Reese的請求。

  手術結束之後Reese昏迷了好一陣子,好在醒來時時間還不算太晚,手機螢幕點開還沒出現Finch的未接來電,他撥出了Finch的號碼,告訴對方今天因為工作關係不會回家,電話另一頭的Finch沉默了幾秒鐘,最後只說出了一個「好」。

  Reese鬆了口氣,將手機丟回了一旁的桌上,光是這樣的動作就扯痛了Reese的傷口,他咬緊牙關不發出任何聲音。他明天就會出院,明晚回到家Finch就會知道,會知道自己受傷,但是至少不會知道Reese的傷有多麼嚴重。這樣就夠了,沒必要讓Finch受罪,他知道儘管自己只是受點小傷,都是能扯痛Finch的心的。

  沒有Finch在身邊還真是個難眠之夜呢。Reese苦苦的笑著,然而就在Reese快要入睡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了,他原本以為走進來的會是Carter,怎麼樣也沒有想到回過頭時所看見的,朝自己緩緩走近的人居然會是Finch。

  一時之間Reese訝異的說不出話來,只能吃驚的看著Finch在自己床邊的椅子上坐下,他帶來了Reese喜歡的蘋果,連同水果刀一起被放置到了桌子上。

  Reese的表情仍然維持著難以置信,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露出了什麼破綻,會讓Finch看穿他的謊言,而Finch在他發問之前先開口了。

  「其實你的話沒有什麼破綻的,John。」Finch說著,垂著目光不願看向Reese,這讓Reese心底湧現出了一股沒來由的恐慌,他想去抓住Finch的手,卻又覺得現在的Finch不會喜歡他這樣的舉動。「你的呼吸、你的語調都很正常,你拚命維持住了吧?為了不讓我聽出任何不對勁。其實你只是沒說幾句別太想我之類的無聊的情話,這很正常,也許是因為工作太忙讓你無法分心,但我就是無法克制自己去多想,所以我打給了Fusco警探,他果然比Carter警探來的好套話,沒說幾句就全盤供出了。」

  Finch努力的想讓自己的語調聽上去冷靜平穩,但卻無法克制嗓音的顫抖,眼下Finch努力控制情緒的模樣像一把刀瘋狂的在Reese的心口狂劃。

  「他只告訴過我你在醫院,一直說服我傷口並沒有太嚴重,我知道Fusco警探的話中肯定有所隱瞞,因為如果沒有太嚴重你不會刻意瞞著我,所以我黑進了醫院的系統查看你的文件,你的命幾乎可以說是撿回來的。」

  「Harold......」

  「讓我說完,John,我就只說這麼一次。」Finch抬頭了,Reese看見他那漂亮的藍眼睛外頭聚集了淚水。「其實每次看見你受重傷回來,我都很認真的在考慮要不要和你分手,擺脫這種提心吊膽的生活。」

  Finch的這句話是真的狠狠的刺進Reese的心底了。他猛然的坐了起來,不管傷口是不是會裂開,他想尖叫,想大吼,但是他忍住了,Finch說,他只說這麼一次,Reese明白他的意思,因為Finch從來都不說心。他們已經交往十年了,但Finch從來不說起自己的心,他會用一個抿唇或一個笑容帶過,在交往之前Reese就知道Finch把自己的心埋得很深很深,他曾經相信時間是能讓Reese漸漸理解他的,事實上也是如此,他看不透,但至少開始讀懂了,讀懂Finch的一些小動作意味著什麼,所以他清楚自己現在應該要保持沉默,讓Finch說,不管對方想說什麼,對Finch來說都已經是掏心掏肺。

  「眼睜睜的看著你從我生命中逝去,然後再也沒有力氣去愛別人,還是說忍痛離開你,然後孤獨終生──不,也許、也許會再遇見個什麼人,但我不會很愛他,對方也不會,卻足以讓我們相互扶持下去。就只是,不去詢問你是不是還活著,或許就能夠騙自己遠處的你還活得很好很好──我不知道這兩個選項到底哪個能讓疼痛稍微少一些。」

  在Finch眼中堆積的淚水終於到達了飽和,從Finch眼眶中溢出,而Reese卻該死的沒有辦法在這個時候替他擦眼淚。他只是壓抑著呼吸,壓抑著情緒,逼迫自己聽Finch繼續說下去。

  「可是啊,我每次只要看見你的臉,就會覺得產生這種念頭的自己太殘酷了。如果我說要分手,你會露出什麼表情呢?也許不會落淚,你總是會故作堅強,但是肯定會很絕望的,會不能理解,會露出我最不想看到的表情。而我呢,我會落淚的,會在離開我們的家以後,在關門的那一個瞬間崩潰,我會後悔,會沒有辦法面對醒來之後看不見你的臉,會拚命的在生活中找尋你存在過的痕跡。」

  Finch朝Reese伸出了手,查覺到Finch的動作Reese立刻將他的手緊緊握住。Finch在發抖,仍然在發抖,在說這些話的同時,他依然沒有從差點失去Reese的恐懼中緩過來。
  
  「所以我說不出口,說不出這種傷害你又傷害我自己的話,我想和你在一起,多一天是一天,就算哪天你真的離開了,至少我還擁有我們的回憶。就只是、就只是拜託你,不要再隱瞞我了,不要讓我最後一個得知關於你的消息──」Finch用手摀住了自己的臉,終於忍不住開始啜泣,Reese再也不管時機妥不妥當,他用力的抱緊了Finch,像是要嵌入靈魂一般的緊緊抱著,語無倫次的說著:「抱歉、對不起,Harold,我會讓你知道,我會讓你知道,我在這裡Harold,再也不會瞞著你,再也不會了──」

  Reese自己有沒有落下眼淚,他不知道。

  他只是感受著Finch的雙手緊緊揪著自己背後的衣服,感受著Finch幾乎不曾表現出的脆弱,感受著Finch在顫抖,感受他的不安他的恐懼,Reese沒有辦法向Finch保證自己永遠不會離去,他們只能努力的把這幸福維持的再長一點,再長一點。


  隔天Carter來到醫院的時候,看見的是兩個男人相互擁抱著擠在同一張病床上熟睡的畫面,她挑了挑眉,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仰起。她本來是想送東西給Reese吃的,不過現在嘛......Carter輕輕的替兩人蓋好了棉被。

  還是讓他們再溫存一會兒吧。




TBC

對RF來說一世的時間遠遠不夠,對我們來說五季的長度也遠遠不夠啊啊啊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