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相戀十年三十題 5.突如其來的疾病

5.突如其來的疾病


  Finch喜歡早上一醒來就能看見Reese的臉。

  這已經近乎成為了一種生活習慣,就像早上起床要刷牙要吃早餐,睜開眼第一件事情就要看看Reese,在很多年前便已列入了Finch的每日必行清單,如果沒做到就會覺得渾身不對勁,Finch從來沒有說過,但他卻總是能在醒來的瞬間看見Reese,儘管是在Reese必須比Finch早出門的日子裡,他也會輕輕叫醒Finch,跟對方討一個早安吻之後再離開。曾經有幾次自己出差或者Reese出差的時候Finch沒辦法一醒來就看見Reese,他還會因此而鬱鬱寡歡一整天,Reese回來的時候看見Finch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什麼也沒說就笑著把對方揉進懷裡了。

  翻了個身,Finch清醒了,Reese的手臂還搭在自己的腰間,頸後則有著Reese濕潤的吐息,一早就被Reese的氣息包圍,Finch嘴角勾起了一個幸福的弧度。

  他慢慢的張開了眼睛,卻意外發現四周是一片漆黑,難不成天還沒亮嗎?Finch伸長了手觸碰夜燈的開關,卻依然沒有任何光線進入他的眼睛裡。

  Finch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這場停電還真是突如其來,他伸手摸到了床頭的手機,想看一看現在的時間,螢幕卻怎麼樣也亮不起來。

  Finch大概花了十秒鐘深陷於自我意識裡,然後他才終於恍然大悟,不是天還沒亮,不是停電,也不是沒有光。

  是他看不見。

  Finch猛然坐了起來,他的動作之大牽動了整張床,連帶Reese也醒了過來,他睡眼惺忪的看著Finch有些用力過頭的在揉自己的眼睛,Reese不解的喚了一聲:「Harold?」

  「John──John──」聽見Reese的聲音,Finch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哭腔,他朝聲音來源伸出了手,立刻被Reese緊緊握住。Reese的溫度向來能緩解Finch的不安,但是這次卻沒有,觸碰到Reese之後反而令Finch更恐慌了,因為他明明感受到了Reese,眼前卻仍然什麼也沒有。

  「John,我看不見你──」


*


  老實說Reese真的被Finch嚇了一大跳。

  首先,一早醒來聽見Finch的哭腔,什麼都還不知道Reese就已經心疼得要命,後來看見Finch無法聚焦的眼睛和漫無目的亂伸的手拚命尋找著自己,還有他說出:「John,我看不見你」時著急的快要哭出來的模樣,Reese的心臟痛得像是要被扯破了。他只能把Finch拉進自己的懷裡輕輕的揉揉他的腦袋,要對方先冷靜下來,這一招的效果向來顯著,但今天卻沒起什麼作用,Finch依然用令人心疼到不行的顫音喃喃的說著:「我看不見你,John,我看不見你──」

  「好,沒事的,Harold,我人就在這裡,我知道你現在看不見,但這肯定只是暫時性的,你先冷靜下來,讓我打電話叫Root過來幫你看看,好嗎?會沒事的,Harold。」

  Reese的手溫柔的在Finch的背上輕輕撫摸,他很少看見Finch這麼失控的樣子,這個男人向來比他理性、冷靜,然而他卻完全明白為什麼Finch會著急成這個樣子,他從剛才到現在都一直重複著同一句話:「我看不見你」。Finch因為害怕自己再也看不見Reese的臉而恐慌不已,光是想到這點Reese就覺得心臟在隱隱作痛。

  感覺到懷中的人稍微冷靜一點了,Reese輕輕的拉開了距離,而Finch立刻不安的揪住了Reese的衣服。見狀Reese心疼的摩娑著Finch抓住自己的那隻手,讓對方和自己十指緊扣,令一隻手則是拚命的伸長,好不容易才拿到了擺在床頭櫃的手機。

  Root是他們的家庭醫生,同時也是Reese他妹妹Shaw的女朋友,當初就是Shaw把Root介紹給他們的,畢竟Finch的身體向來不太好,而且又有腿傷,他確實是需要一個清楚掌握他身體狀況的醫生。

  Reese在電話中簡單的解釋了Finch的狀況,Root便告訴他自己會馬上趕到。

  在Root抵達之前,Reese都一直抱著Finch沒有放開,他沒有體會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他無法感受此時此刻Finch心中的恐懼,他只想要盡力的化解Finch的不安,還有自己的。其實他自己也不是很確定,Finch現在的狀況到底是不是暫時性失明,要是Finch真的再也看不見自己了呢?

  Reese將Finch摟得更緊了些。

  如果Finch真的失明的話也沒關係,還有他可以永遠當作他的眼睛。

  沒過多久Reese就聽見了門鈴聲,他猶豫了一下之後朝外頭喊道:「我和Harold在房間裡,自己撬開鎖進來,Root。」

  「……你再說一次?」

  「撬開鎖,Root,別告訴我這種小事妳做不到。」Root不是個普通家庭醫生這件事情,Reese可是清楚的很,他才不相信自己的妹妹會愛上一個普通的女人。

  於是一分鐘之後他便聽見敲門聲響起的聲音,Root進來的時候給了他一個小小的白眼,便在Finch面前坐了下來,開始替他做診斷。


*


  「不用擔心,Harry,這只是暫時性失明,是過勞導致的,你最近肯定熬夜得太頻繁了,只要稍微休息個一兩天,馬上就會復原的。」聞言兩個男人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Finch捏了捏一直牽著自己的那隻手,對他在整個診療過程中都沒有鬆開而道謝,也同時表示自己已經沒事了。

  其實鬆了口氣的人還包括Root,她現在有心情好好調侃兩位男士了。「此外,要是下次再遇到這種沒辦法來應門的狀況──譬如做到一半卡住之類的──」聞言Finch的身體顫了一下,努力地壓抑住了快要浮出臉頰的暈紅,他果然還是沒辦法習慣Root和Shaw兩位女士們直白的講話方法。「請你幫我轉達你家那位,這明明可以在電話中先告訴我的事情,別等到我出現在門口時再說,這樣我就不用浪費Sameen送我的珍貴髮夾了。」

  「那明明是Sameen去燒肉店吃東西的時候的贈品......」話還沒說完Root投遞而來的殺氣便瞬間讓空氣變得冰冷,Reese只好默默地閉上了嘴巴。

  「真的是非常感謝妳,Ms.Grove,讓妳特別跑了一趟。」Finch嘗試著朝聲音的方向看去。「若將來有什麼我們能幫上忙的地方,請一定不要客氣。」

  「事實上,最近正好有一件事情你們能幫上忙。」顯然Root完全沒有要客氣的意思。「我和Sameen過兩天打算去十二度蜜月,如此一來我們就沒有時間照顧Leila,工作時段我是已經安排給褓姆了,但畢竟Leila很喜歡你們,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在下班的時候從褓姆那裡接Leila回家,就一個晚上而已,我和Sameen這次沒打算跑太遠。」

  聽著這些話的同時Reese的心思已經跑到下次該帶Finch去哪裡玩上頭了,而Finch則是在心中讚嘆著兩位女士的進度,Root和Shaw晚了他們倆好幾年才認識,卻已經有個快三歲的小孩了。

  「這當然沒有問題。」Finch點了點頭,事實上他現在已經看得到一點東西了,雖然是一片模糊,但至少已經能搞清方向。「只要把確切的時間告訴我們,我們會準時去把她接回家的。」

  「就知道你最好了。」不顧Reese的眼刀,Root捧起了Finch的臉在他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吻。「之後有什麼身體狀況也不要跟我客氣喔,Harry,你知道你對我來說有多重要的。」說霸,Root甩甩頭髮就走了,在Reese有些怨念的眼神之下。

  Root一直是崇拜Finch的,有好幾次Reese偷偷跑去聽Finch上課的時候,Root也在那裡。不過對方和自己的目的可大相逕庭,他是為了多看Finch幾眼,而Root是真的對Finch講課的內容很感興趣。

  Root走後Reese吻了吻Finch的眼皮,再一次的安撫他的心靈。「等我一下,我打電話去學校還有警局請假。」

  「Mr.Reese。」在Reese起身之前,Finch叫住了他。「請不要因為我的事情請假,警局裡肯定有很多需要你才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個人在家沒有問題的。」

  「Harold,你現在可是什麼都看不到......」

  「實際上我可以看見一點東西了,John。」Finch面朝Reese笑了笑。「所以沒問題的,John,我會待在家裡好好休息等你回來,你可以安心去警局沒有關係,請假的話你也放不下心的對吧?」

  Reese撇了撇嘴,Finch還真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Reese沒再說什麼,只是放下了手機,蹭回到了Finch身邊,把他摟得很緊很緊。


*


  Reese用了五個小時的時間偵破了一個大案子,雖然使用了一些小手段,也動用了一點小暴力,但至少案子是偵破了,局長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原本Reese打算回到警局收拾一下東西就趕回家看看Finch是否安好,但是走進局裡時卻看見一堆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小夥子們圍繞在門口。

  「神奇小子,你總算是回來了。」一看見Reese,Fusco就像是看見救星一樣。「這些人說要來這裡找你家眼鏡小子,還說什麼學校給出來的地址就是這裡。」

  聞言Reese挑了挑眉,確實,依Finch那麼注重隱私的個性他不大可能會公開自家住址,但沒有想到他給的地址會是在Reese工作的警局。

  「我以為你們有辦法判斷這個地方看起來不是住家。」Reese側了側身子想從學生們之間鑽進局裡,卻被其中一位學生抓住了手,Reese的手臂頓了一下,他差點反射性的要把對方揍倒在地。

  Reese回過頭,拉住他的是一個金色頭髮的男孩,他大概只有跟Finch 差不多高而已,要稍微抬頭才能直視著Reese的眼睛。「Finch教授呢?學校說Finch教授要請幾天的病假,他生了什麼重病嗎?」

  對方眼神之中的關心是真的,這令Reese不禁為Finch感到驕傲。Reese轉了轉腦袋,篩選著最恰當的說詞:「他只是太累了。」

  語畢,Reese甩開了對方的手,他沒打算跟大學生們多攀談,丟下這句話以後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就準備要走。

  「你、你是他的同居人嗎?」金髮男孩擋住了Reese的去路,男孩的眼神中透露著些許的失落。

  Reese歪了歪頭,沒有說話,而Fusco靠在Reese耳邊補充:「這就是上次跟眼鏡小子一起闖空門的那一位學生。」

  原來如此。Reese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笑,他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將手搭上了對方的肩膀。「我會對Finch轉達你們對他的關心的,掰啦。」

  Reese沒有停留下來去看對方露出了什麼表情,說完以後他就邁開他的大長腿離去了,畢竟Finch可還在家裏頭等著他呢。



TBC


POI似乎確定春季檔播出了!!!太棒啦!!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