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論Shaw的內心陰影面積 (情人節賀)

*全程Shaw視角,肖根有

*甜向短短篇

*大家情人節快樂嘿



  Shaw在第一次看見Finch和Reese兩人站在一起的時候,就認定了他們是一對。

  怎麼可能不是呢?看看那兩人總愛偷偷將視線落在對方身上,看看他們對彼此有多麼在意,再看看他們,生死與共、以身相許──Shaw不太確定自己有沒有用錯成語,但意思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想當初在墓園裡,Finch布拉布拉的說著一堆「我們是來幫妳的」、「妳可以信任我們」之類的話,但Shaw壓根兒沒有聽進去,她怎麼可能輕易相信對方?顯然對方也是。高個子男人雖然裝作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好似只是跟在矮個子富豪身邊辦事的小弟,但她可是清楚看見了對方的手擺在隨時可以掏槍的位子,肯定是打算在情況不對時以此壓制住她吧。而矮個子富豪顯然沒注意到這點,他肯定一直被高個子男人保護得好好的,連槍都不會用。還有西裝品味,這兩個人的西裝剪裁很相似,應該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還有距離,兩個人的手臂都碰在一起了,他們不覺得這樣的距離太近嗎?還有、還有,這兩個男人居然一起養一隻狗。

  還真是基啊。Shaw有點想翻白眼,她對他人的性取向沒有意見,但是在她面前放閃可就不是那麼能忍受的事情了。如果這兩人有一天驚覺自己應該避嫌的話,她很樂意接收那隻狗。

  因此Shaw沒有馬上答應他們,她離開了,並不是想多花點時間考慮,而是因為自己的肚子確實是餓太久了,她必須吃點東西。只是後來她依然加入了他們的陣營,最初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或者該說所有的原因,都是為那條狗,那條該死的俊狗,可愛得讓Shaw想了千百種辦法想綁架回家,但是礙於她是在別人手下做事,綁架老闆的狗畢竟不太好,大概吧。

  於是Shaw的工作又從殺人變回救人了,救人的同時還能開個幾槍,這是Shaw活到目前為止找到最好的一份工作了,雖然她的老闆很怕槍,還總是嚴厲的告訴她盡量少開火,Shaw想就算自己不聽話老闆也拿她沒轍,畢竟他可是寵出了一個幾乎爬到他頭頂的員工,還有誰能比這個老闆更沒有威嚴?但Shaw想了想還是決定乖乖聽話,看在那條狗的面子上。

  從最初只有自己能聯絡上那兩個男人,到後來Shaw在沒事幹的時候就會默默地跑進圖書館裡待著,摸摸小熊,或者就只是、待著。發現這一點的時候矮個子富豪嘴角翹了翹,但高個子前特工似乎對此感到有些不滿,大概是因為Shaw霸佔了他能和老闆兩個人獨處的時間,而且還會把他帶來的甜甜圈全部吃光。而Shaw毫不意外的發現這兩人儘管是在沒號碼的時候也喜歡待在圖書館,Shaw不會說這裡有家的感覺之類噁心的話,但是,圖書館確實比空蕩的房子來的溫暖,應該是有錢的老闆買了很多空調。

  偶爾Shaw也會跟著那兩個男人出去散步,為了那條狗,但她絕對不會跟著去看電影,那太愚蠢了。高個子前特工顯然也因此而感到不滿,誰知道他們倆在陰暗的電影院裡都會做些什麼事情?Shaw在心裡無奈地翻了個白眼,暗暗吐槽著這男人對老闆的佔有慾到底是有多麼強烈。


  「Harold,我就問一句。」

  對Shaw突如其來的話語感到有些意外,雖說Shaw也有喜歡跟蹤Finch的壞習慣,但當面問話這倒還是第一次。坐在電腦前面的Finch挑了挑眉,似乎在表示願意洗耳恭聽。「請說,Ms.Shaw。」

  「你到底有沒有意識到你和Reese兩人有多基?」

  依Finch的個性,聽了Shaw的話他大概會驚訝、會睜大眼睛、會紅著臉說才沒有這麼一回事,Shaw也不是真的想得到答案,她就是無聊了想逗逗老闆而已,但沒想到Shaw幾乎全猜錯了,Finch是愣住了,臉也是稍微紅了沒錯,但除此之外他只是微微的側過了臉,小聲地說:「......我們以後會注意一點。」

  Shaw以為她的老闆很遲鈍,她這才意識到原來遲鈍的是自己,這兩人的進度大概已經超越她猜想的還要很多很多了。


  觀察這兩人的一舉一動是Shaw生活中為數不多的小小樂趣之一,Reese每天都會為Finch帶來一杯煎綠茶,會在Finch忙碌於電腦之中的時候湊近他的私人空間裡,偶爾Finch發現這一點時會不悅的瞪他一眼,但是不會多說什麼;在Reese要離開圖書館的時候Finch總會目送他離開,眼神裡的擔憂幾乎都要溢了出來,有次他在收回目光之前被Shaw逮個正著,而臉皮薄的矮個子富豪立刻掩飾性的撇過了頭。

  這兩個男人把彼此看得比什麼都重,他們自己大概都沒意識到,但旁觀者清,Shaw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她沒興趣去探究這兩個人經歷過了什麼,她也拚命阻止自己產生想要守護這兩傢伙的想法,但是她得承認,她不討厭他們。

  只不過偶爾還是會不爽的,比如說她和Reese同時遇上危機的時候Finch一定會先緊張地用顫音喊道:「Mr.Reese,出了什麼事?」。又比如說她和Reese同時走向Finch,儘管打招呼的哪個人是自己,Finch還是會第一個看向Reese大概還會再叫聲他的名字。再比如說,Shaw難得的表現出對Finch的關心,問他有沒有大礙,他卻還是該死的、會說:「我沒事,Mr.Reese。」

  當她是死人啊,還是你的手下每個都叫Reese。

  每次看到Reese那副恃寵而驕的嘴臉Shaw就想打他。

  但說到底Reese會這麼任性都是Finch寵出來的,偏心到這種地步,要不是Shaw不太在乎,換做其他人Finch早就被控訴了。嘛,反正人家錢多,又會黑電腦,怎麼可能怕被告。

  手指頭輕輕搔著小熊的下巴,Shaw的視線落在坐在電腦桌前的Finch,還有一直湊在Finch身邊的Reese身上。他們兩個好像在談論什麼,但是從兩人嘴角上仰的弧度來看,Shaw知道他們不是在談論號碼,所以Shaw沒打算加入他們的話題。也許是在談論喜歡的球隊?管他呢,無論是什麼都與Shaw無關,兩個老男人的情緒她沒有興趣知道。Shaw慢慢地將腦袋塞到了小熊的頸後,她可不想被他們發現自己也露出了愚蠢的笑容。


  走著瞧吧,總有一天她也要帶好幾個男人回來放閃給他們看。

  只是當時的Shaw沒有想到,放閃傷傷那兩個男人的眼睛這件事她是做到了,可伴她左右的不是男人,是女人。

  不過受傷最深的大概屬Fusco了。

  在Root的嘴唇落到自己嘴唇上的時候,她無可奈何的聳了聳肩。傷及無辜這種事情,她可不是故意的,反正此時此刻在圖書館,那兩個男人肯定也在做著同樣的事,Shaw考慮待會找Root一起去當場捕捉他們親熱的畫面,Finch的表情一定不會讓她失望。



Fin.


评论(19)

热度(77)

  1. JFM小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