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都市傳說──黑瞳少年

*前幾天看到美國都市傳說引發的小小腦洞

*些許恐怖描述有,膽小者慎

*RF無差別放閃有



  手指敲擊鍵盤的聲音和外頭的雨聲襯托了圖書館內的寂靜,雨聲悶悶的,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可能多遙遠呢?儘管圖書館和外頭對Finch來說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但真正算起來不過是幾步路的距離而已。

  雨聲越來越大,鍵盤聲也越來越響,這樣的聲音向來能讓Finch安心,並且更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Reese曾笑稱代碼是這世上除了搖頭丸以外唯一能讓Finch被迷魂的東西,當時Finch聽了只是抬起頭來瞥了對方一眼,沒有反駁。

  除此之外明明還有的。Finch在心中誹腹。

  敲擊了今日的最後一個鍵,Finch眨了眨眼睛,從自我的意識裡頭脫離。花了點時間總算是將今日的號碼做好了歸檔,在救完每一個號碼後他總要做這件事,無論那個號碼是不是有被救活。

  吁了一口氣,Finch向後癱進座椅裡,側身一看才驚覺被布簾遮蓋住的窗戶已經透不進任何一點光。不過就是例行的歸檔,他花上了那麼多的時間嗎?他原本估算在工作結束之後能正好趕上晚飯時間,而Finch所謂的估算從來沒有出錯過,因此窗外完全漆黑的天色還真是讓Finch感到吃驚。

  「Finch?」

  聞聲,Finch回過頭,沙發上的兩人一狗同時睜大眼睛看著自己,雖然Reese沒有那麼明顯,不過他們確實都是一副餓壞了的表情,Finch有一瞬間覺得自己似乎是撿了三個大寵物回家,卻又立即撇開這麼滑稽的想法。

  「抱歉。」Finch皺著眉頭,他還是對於自己的失算感到難以置信。「你們不必等我......」Finch伸手扶著桌角著急地想起身,但是在椅子上坐了太久雙腿有點無力,導致他一站起來就踉蹌了幾步,好不容易才站穩。見狀Reese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大步朝Finch走去,但也僅僅是走去而已。

  「別那麼心急。」Reese嘴角扯著笑容,像是在哄孩子一般的口氣讓Finch不滿地瞪了他一眼,喜歡看Finch失態是Reese為數不多的喜好之一。「為何不低頭看一下你寶貝的螢幕上顯示的時間?」

  現在可是夏季,Finch想,天色黑成這個樣子少說也已經八點了,哪還有必要再看。但他還是聽話地轉頭看了一眼電腦螢幕上的時間,然而這一看讓Finch眉宇間的凹痕更深了,他眨了好幾次眼睛來確認自己沒有看錯。螢幕上的電子時鐘顯示,時間才不過快要抵達六點這個夜晚的起點而已。

  「正好趕上吃飯時間,你的預估完全正確。」

  「還沒六點,」然而這個事實卻讓Finch緊張了起來。「為什麼天色會暗成這個樣子?」

  「天氣異常唄,也許是日蝕什麼的?」還坐在沙發上的Shaw滿無所謂的開口,卻被Finch立刻反駁。

  「下一次日全蝕是四百年以後的事情。」Finch的口氣有些激動,因為這樣的現象已經不是異常兩個字能概括的了,氣候在變,生態在變,但是地球自轉公轉的速度──也許會因為海嘯和溫室效應而受到些許干擾──但絕不可能出現這麼大的落差。

  「幹麻那麼較真,你們不覺得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晚飯嗎?反正我是餓得快走不動了,你們不吃我可要自己去了。」

  Finch沒理會Shaw,他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擊著,在尋找世界各地出現的日落異常的消息,這樣的情況絕對會轟動全球,但是他黑了各個規模最大的天文台,卻沒有哪個地方傳出類似的消息。


  難道出現日落異常的只有他們這一區?或者是......

  ──只有這個圖書館?

  這個想法產生的瞬間,有股涼意從Finch的心底開始緩緩向外飄散,擴散到了他的四肢百骸,Finch收攏了擺在鍵盤上的手指,他遇過那麼多事,那麼多次在短時間內做出最佳判斷,可現在,他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都毫無頭緒,又何能判斷接下來該怎麼辦?

  察覺Finch的不對勁,Reese伸手在Finch的肩膀上碰了碰,確定不會嚇到他之後,將對方往自己懷中輕輕一摟。Finch抬頭看著有點擔憂的Reese,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我也不是刻意要打斷你們纏綿......」Shaw出聲,Reese以為她是不滿自己傷害她的眼睛,可Shaw接著說道:「但是,門口有客人。」

  Finch的身體猛然一顫,Reese沒有鬆手,將對方摟得更緊,只是伸出另一隻手掏出了腰間的槍,他們紛紛轉頭看向門口,只見一個小男孩站在那裡,看上去年紀不到十歲,頭髮濕漉漉的還在滴水,衣服也有部分被雨淋得顏色看上去比較深。

  「你們好。」男孩開口,溼透的瀏海垂下來遮蓋住了他的眼睛。「不好意思,能讓我進去躲個雨嗎?外頭實在太冷了,只要一下就好,我的家人很快就會過來接我。」

  一個小男孩用如此清晰的口條、過分禮貌的態度來開口提出要求,反而讓人毛骨悚然,此外他們都很清楚要找到這間廢棄的圖書館有多麼難,一個只是為了躲雨的孩子,怎麼可能繞了這麼遠的路走來這個圖書館?儘管是Shaw也不再表現得毫不在乎,因此他們三人都沒有任何動作。Reese的槍已經毫無掩飾地拿在手上,男孩卻沒有因此表現出任何一點恐懼。

  三人......Finch想到了什麼,他低頭一看,Bear正趴在地上低吼著,卻不敢大聲吠叫,看上去十分害怕。


  男孩要求他們讓他進去躲個雨。

  可圖書館的門根本就沒關上。

  「吶,為什麼不說話?門開著呢,你們甚至不用做任何事,只要答應讓我進去就行了。」男孩站在門口,明明門敞開著,但似乎沒有得到他們的允許他就無法再往前踏一步。男孩抬起頭來看著Finch,這時他們才看清楚了男孩的眼睛,那是完全沒有眼白與瞳孔的一雙眼,望過去是一片全黑,看久了彷彿就要被吸進去一般。「你是發號施令的人吧?跟他們說讓我進去吧,我不會傷害你們的。」

  Finch穩住了步伐,安慰的拍了拍摟在自己肩頭的那隻手,緩步朝門口走去。他沒有走得太近,Shaw就站在門邊,處於隨時可以護住Finch的狀態。

  「你是怎麼進來的。」Finch問,帶著些許懾人的氣勢。

  男孩抿住了嘴唇沒有回答,他的雙拳緩緩握緊,猛地將手指伸進了鐵環裡,用盡全力搖晃,金屬碰撞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我叫你們讓我進去啊!」男孩嘶聲尖叫道,淒厲得不像是從人類的喉嚨裡發出來的聲音。

  這下連Shaw都掏出槍來了,兩人的槍口都對準了男孩,男孩漸漸安靜了下來,他向前走了一步,只是一步,因為前方的路已經被Shaw擋住。

  「再有動作我就轟掉你的腦袋。」Shaw低聲威脅,而男孩卻仍然無動於衷,雙眼直直鎖著Finch,倏地,密不透風的圖書館突然有陣涼風從Finch的面前拂來,隨即一股溫熱的液體從Finch的鼻子裡流了出來,Finch伸手去摸,果不其然看見手掌一片鮮紅。

  「Finch,Finch。」看見Finch的鼻血像是無法鎖緊的水龍頭一般流個不停,Reese無法掩飾自己的心急,他大步向前將Finch拉近自己,從Finch的口袋中抽出手帕來替他掩住口鼻,但沒幾秒鐘的工夫整條手帕都被鮮血浸紅。

  「真可惜。」男孩咋舌,說完了便徐徐的轉身,一瞬間便遠得看不見蹤影,Shaw想追出去,但卻被Reese給喊住了,他清楚再追過去也是無果。在男孩離開之後,光線透過布簾灑了進來,恢復成了正常的天色,而Finch的鼻子也停止了流血,他推開Reese的手說自己來就好,隨即掩著口鼻走進了衛生間。

  再次出來的時候他又恢復成了那個嚴謹乾淨的Finch,而Shaw儘管經歷了剛才的那些事情,但還是影響不了她等著被人餵飽的胃,已經自己跑出去覓食了。Finch在電腦桌前坐了下來,對於剛才所發生了那些事仍難以消化,他敲了敲鍵盤,好幾個資訊頁跳了出來,在大致瀏覽過之後,Finch將螢幕轉向了Reese。

  「......黑瞳少年?」Reese揚起眉毛,略帶懷疑的朗讀出新聞的標題。

  「是流傳很久的都市傳說。」Finch推了推眼鏡,想掩飾油然而生的心虛,畢竟他崇尚科學,都市傳說這樣的事情本來就讓人難以置信,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能合理解釋他們剛才遇到的事情?

  「Finch,我還以為你是無神論者。」

  「我確實不信教,但並不代表我不信邪。」Finch說。「況且,剛才發生的事情,我真的找不到更好的解釋了。」

  看見Finch垂下雙眼,樣子有些心有餘悸,Reese伸出手拂上Finch的肩頭,先是像彈鋼琴一般的在上頭點了點,安撫著Finch的心,過沒多久後那些指頭變得有點不安份,竄進了Finch的領子裡頭,撫摸著Finch藏在衣服底下赤裸的肌膚。

  溫熱的肌膚突然接觸到冰冷的手指,Finch反射性地縮了縮脖子,但因為Reese的觸碰,他確實安心了許多,可他依然抬起頭來因對方逾矩的行為而不認同的瞪了Reese一眼,換來的卻只是Reese賴皮的笑臉。

  「我認為,我們現在應該找一個安靜的、能好好休息的地方填飽肚子。」Reese彎下了腰,靠在Finch耳邊低喃,在Finch耳邊聚集的熱氣讓他的耳根子一瞬間紅了。「我仔細想了想,我家似乎是最適合的地方?」

  抿著嘴唇,Finch沒有說話,他起身走向了門口的衣架,拿起了大衣以後便自顧自地走到了門口,他才不想回頭看Reese得逞的笑臉。但在門口頓了幾秒以後,又回頭走到了Reese的身邊,Reese掩嘴笑著,不管身旁的小個子多麼努力的裝出凌厲的眼神在瞪他,他依然笑得連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以前Reese總覺得找Finch一起看鬼片這種事情不會有太大的收穫,但從Finch今天的舉動看來,他可真是大錯特錯。


  「Finch,你知道,太害怕的話我其實不介意你抱緊我。」

  「閉嘴,Mr.Reese。」

  「或者,牽手手?」

  Reese覺得Finch的眼神達到了鄙視的極限。



Fin.


黑瞳少年的故事大家有興趣可以查查看,在故事中有稍微修改

基本上不答應讓黑瞳少年進屋的話,就不會受到傷害

上次查到的時候看了好幾則類似的案件,真的覺得很毛><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