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森林之心 Chapter1

講一下簡單的設定

Finch是活了近千年的動物精靈

Reese原本是王國的皇家騎士

其餘設定就隨著劇情慢慢發掘吧

好久沒開坑了趁著大學生活終於閒下來的時候趕快敲

還剩15天!POI第五季!


Chapter 1



  延綿的細雨已經連續下了好幾天,天空一片魚肚白,陰冷的天氣讓人連心情也跟著消沉了起來。從剛才就一直有驚叫聲傳進Finch的耳朵裡,令Finch無法不在意。聲音是從百里之外的TM王國傳來的,那裡似乎出了什麼亂子,慘叫聲沒有三個月前那麼尖銳淒厲,可事態必定還是非常嚴重。

  皇室最近怎麼就那麼不安寧呢。

  身旁的人察覺到了Finch的焦慮,不停的朝Finch這裡丟幾個眼色,但Finch選擇無視,畢竟皇家之事是他無法插手的。他關起了心耳,專注的去聽雨聲,雨越下越大了,儘管打著傘但雨水還是會憑藉著風竄入原本能與世隔絕的空間,Finch的衣服幾乎被打濕了一半。

  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Finch決定放棄這身斗篷。於是他稍微傾斜了手裡的雨傘,讓跟在自己身旁的Shaw能少淋一些雨,不然她老像Bear一樣的瘋狂甩身上的水,水滴都噴到Finch臉上了。

  「我不介意你收傘。」察覺Finch細微的舉動,Shaw如是說道。

  「我介意妳一直把水噴到我身上。」面對Shaw滿不在乎的口氣,Finch回敬了一句。他早料到在他們完成這次的任務之後會有一場小雨,所以在出門前就提醒了Shaw要帶傘,但對方根本沒聽進去,否則Shaw才不願意跟在Finch的身旁以散步的龜速踏上歸途。

  「好吧,好吧。」Shaw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我早說過淋點雨沒關係,這裡距離小屋不遠,我跑回去總行吧?」

  沒等Finch同意,Shaw就從他的身旁退開,闔上雙眼微微吸了一口氣,身體便開始產生變化,先是一對耳朵從Shaw的頭頂冒了出來,緊接著她的臀部長出了尾巴,全身上下的毛皮開始浮現,撐開了Shaw原本穿著的衣服。轉眼間,Shaw已經化身成為一匹狼,身形之大幾乎達Finch的腰際,尖銳的犬齒暴露在外,看上去能一口咬斷他人的脖子──這個想法讓 Finch的後頸微微一痛。他還沒開口訓斥Shaw,她一溜煙的時間便離開了Finch的視線。

  Finch站在原地看著Shaw消失,無可奈何的低頭看了一眼在草地上碎得稀爛的破布,他送給Shaw的所有衣服似乎就是以被她破壞而目的做成的,明明警告過她很多次,不要在著裝的時候隨意轉化型態的,但Shaw就是不聽話,而Finch也拿她沒辦法,有什麼生物能比一匹野狼更難馴服?這個時候的Finch堅信,Ms.Shaw絕對是他雇用的員工裡頭最我行我素的一個,然而他沒有預料到,那個能把我行我素這個成語詮釋到極致的男人踏入他的生命之中,不過是幾分鐘以後的事情而已。


  既然Shaw以遠去Finch便無需再控制自己的步伐,走得比原來更慢了些,反正衣服也濕得差不多了,Finch不介意轉換心情來享受這場雨。雨中的森林相較於以往安靜,小傢伙們可能都跑去躲雨了,否則他們平常肯定會跟在Finch的腳邊的。

  以Shaw的腳程,Finch估計Shaw肯定已經到家了,因此Finch沒想到自己才穿越這片樹林,就看見了Shaw的身影,圍繞在什麼身旁而逡巡不前──被雨水模糊視線的Finch看不太清──而Shaw當然是野狼的型態,否則Finch又要因為Shaw赤裸的模樣而開始訓話了。但是當Finch一走近,平躺在草地上的生物讓Finch險些驚叫出聲。

  躺在地上的,是一個男人,從他的著裝看來似乎是一個騎士,然而一個昏倒的騎士並不會讓Finch感到緊張,令他緊張的是一個昏倒並且滿身是血的騎士。

  「Ms.Shaw!難道是妳──!」

  「嘿,Finch,冷靜,自從認識你之後我就再也沒吃過人肉了,記得嗎?而且上次我不過是咬斷一個人類的腳筋就被你念了半天,我才不會蠢到犯一樣的錯。」知道Finch的擔憂,Shaw在對方的話說完之前就先反駁了,然而在句末她還不忘抱怨性的加了一句:「況且今天是吃素日。」

  聞言,Finch略帶歉意的點了點頭,他的判斷確實下得太倉促了。「我剛跑來的時候這傢伙就躺在這裡了,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他還有呼吸,雖然已經是奄奄一息。」說著,Shaw咬起了男人肩上的徽章甩到地上。「這傢伙是個皇家騎士,而且還是首席騎士,John‧Reese,我想你應該還記得他。」

  「當然。」Finch給予了Shaw肯定且簡短的回答。他當然記得他,要不是鮮血模糊了男人的臉Finch會早點認出他的。Finch好幾度想親自進王國開口詢問Reese是否願意為他工作,但最後還是因不能和皇室有任何牽扯而放棄,目前森林和皇室能維持這樣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Finch可是花了上百年的時間在協商,要是一不小心破壞了,後果可不堪設想。

  Reese最初引起Finch注意的是他的正直,並非Finch親眼所見,但是森林裡那些向來討厭皇室的動物們,無一不對這個男人讚譽有加,有不少遭貴族虐待的動物都是被Reese所救,這點讓Finch十分感激。其次則是Reese的身手,儘管皇家之事Finch向來不便插手,但是一旦遠離了王國,Finch碰巧經過幫個忙也不為過吧?雖然碰巧路過是假的,全森林的動物們都在懇求他去幫忙是真的。

  好幾次在Reese的騎士團陷入苦戰的時候,Finch差點就要指派Shaw出手了,但Reese卻往往能靠他的指揮能力和劍術化險為夷,唯一一次Reese幾乎被逼上絕路,是三個月之前的那場戰鬥,國王派出了人手完全不足的騎士團去對抗險惡的鄰國,打一場根本不可能獲勝的戰爭,有何居心根本一目瞭然。在Reese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即將遭人砍下最後一刀的時候,Shaw率領狼群嚇阻敵方的騎士團,而對方也算識相,知道一群兇猛的野狼招惹不得,便決定打道回府,反正現當時的Reese就算不殺也已經活不久了。

  Reese的傷勢是真的很重。知道Finch接下來有何打算,松鼠Leon從樹上跳了下來,在Finch腳邊縮成了一團,要讓Finch坐在他的背上,而Finch只是心領了對方的好意,坐到了濕漉漉的草地上,挽住了Reese的手慢慢地替他止血療傷,一直到夕陽西沉,Reese才恢復到了不至於死的程度,才能確保這麼珍貴的性命保留了下來。然而當晚,皇室裡頭的慘叫聲便傳進了Finch的耳裡,由於時間上實在是太過於剛好,他不得不猜想王國內部發生的事件可能跟Reese有關,現在看來確實是脫不了關係。


  「畢竟對於向來腐敗的王國,願意讓這麼乾淨的騎士擔任首席,我可是驚訝了好一陣子。」Finch給予Shaw的回覆裡頭不忘帶幾根針諷刺TM王國。

  「不過乾淨的人在腐敗的環境中也相對危險,否則三個月之前他也不會就麼被丟入火坑。一般來說我會判斷他現在這個模樣是遭人陷害,或者被野生動物攻擊──雖然我不覺得有什麼生物打得贏他──但是......」Shaw抬起頭,而Finch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他是被邪咒反噬了。」

  「是的,是邪咒沒有錯。」Finch肯定的點著頭。「已經有幾十年不曾聽聞有人使用邪咒了......」說罷,Finch闔上眼睛,只見一團團混濁的黑煙不停地從Reese的身體竄出,正在逐一地摧毀Reese的器官。

  「自從那個瘋巫師被你關起來之後,我就沒聽說還有誰使用過了。」Shaw也感覺的到有什麼令人厭惡的東西正從Reese的身體裡不斷冒出來,她看不見,但是能感覺到。除了厭惡感以外還有強烈的攻擊性。

  邪咒分為兩種,一種是帶有見血慾望的巫術,以傷害他人為目的,通常只有高級巫師才有辦法掌控;另一種則是讓死人復活,就算成功召喚出來的肯定也只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並且極其容易遭到反噬。

  「一名騎士使用邪咒,怪不得反噬會這麼嚴重。」而Finch跟Shaw根本沒有多加揣測,便一致認為這名騎士所使用的肯定是後者。「Ms.Shaw,能請妳背他回小屋去嗎?要是放任不管的話,他肯定是活不過今天的。」

  「行,這禮拜不逼我吃素。」

  「Ms.Shaw。」Finch不會翻白眼,但Shaw還是覺得Finch給了她一個白眼。

  「少一天,沒得商量。」

  「Ms.Shaw,希望妳明白,肉吃太多對身體真的不好,我是為了妳的身體著想......」

  「行、行,別再說了Finch,我真該感謝你沒逼我每天吃素。」

  雖然最後Shaw是妥協了,但憑她現在的姿態她可沒有辦法把一個大男人拉到自己的背上來,Shaw給了Finch兩個選項,一是讓Shaw變回原形,用抱的把Reese抱回去──當然是赤裸著身子;二是由Finch把Reese拖到她的背上,不過這個舉動必須用到兩隻手,所以他必須拋棄他的傘。Finch悶悶地想這絕對是Shaw給予他的報復,但他還是果斷地選則了後者,並且在雨中花上了好一些時間。

  當Bear興奮地飛奔到門口迎接他們的時候,看到的是幾乎全身溼透的兩人......三人?

  不,技術上來說,應該是兩人一畜牲。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