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Normal Life

*一個503後引發的腦洞

*遲來的520賀


Normal Life


  Reese不習慣看著他人離去時的背影,那向來象徵著失去、象徵無法挽回、象徵疼痛的心。他最後一次見到Jessica,對方留給他的就是背影。

  在那之後Reese不願再看著誰從自己面前遠去,也沒有誰值得,他隻身一人,不去看不去愛,就再也不會失去。可他後來遇見了Finch,把自己從地獄深淵裡救出的Finch。他曾經以為自己再也沒有什麼能夠失去,但Finch卻進駐了他的心,並且留給他一次又一次的背影。

  所以這次Reese不打算看著Iris離去的背影太久,他輕輕眨著眼睛,試圖弄清胸腔中的情緒,但除了解脫以外,似乎沒有更多東西。

  Finch說很高興看見他終於過上正常的生活。他努力嘗試了,但正常這一詞似乎在Reese身邊盤旋了一會兒時間之後,又決定再次遠離他。


/


  這一次的號碼沒花費Reese太多精力,處理完畢以後他一如往常的哪兒也不去,目的地只有一個,就是地鐵。走下樓梯時他沒有控制步伐,皮鞋碰撞鐵製的樓梯,讓Finch能聽見他回來的聲音。曾經有過一次,他走得悄無聲息,在Finch身邊探出頭的時候嚇著了對方,Finch當時防備恐懼的模樣,Reese說什麼也不想再看見第二次。

  他花了一秒的時間捕捉到Finch坐在螢幕前,對方靈活的手指敲擊著鍵盤,敲出了悅耳的聲響。察覺Reese的歸來,Finch也只是抬起頭給了他一個眼神,沒有多說。

  這是個彼此都懂的沉默,Finch的無語帶著幾分不認同,Reese怎麼可能讀不明白。

  只剩下自己和Finch的地鐵。以現在這樣被Samaritan逼得窮途末路的情況來說,只有他們兩個單獨相處的組合實屬難得。Root被TM指派去做別的工作,還帶上了Bear,是什麼事Reese沒有興趣探究,反正肯定不是在他領域範圍內的任務。Reese走到Finch身旁,不發一言的看著Finch專注在手頭上的事物,大概是在精進TM吧?Reese想道。他把一旁的椅子拉到了Finch身邊,一屁股坐了下來,大長腿順勢翹到桌面上。最初這裡頭只有一張椅子,多出來的這一張是Finch準備的,給他或者給Root,反正大多時間都是被Reese霸佔了。

  察覺Reese不雅的舉動,Finch給了對方一個小小的白眼,但最後還是默許了。Reese知道Finch越來越寵自己肯定不是錯覺,曾幾何時對方不再堅持自己的安全空間,任憑Reese入侵,任憑Reese走近自己,可在不知不覺間,整顆心都被帶走的卻是Reese。

  Reese拿出了躺在西裝外套口袋裡頭的OK蹦隨意把玩,這是那天飯局結束後Iris贈與他的,果然無論是不太平穩的呼吸還是產生皺摺的衣角,都出賣了他在廁所中花了點時間「處理」公務的事實。

  OK蹦是素色透明的,Reese透過透明的薄膜看見了自己指尖的傷疤和繭,這雙手沾染過太多人的血,也流過太多血,如今事過境遷,曾經犯下的罪卻不會隨時間消退。

  但會散去的。Reese注視著Finch想道。因為遇見這個人,只要有他在身旁,再也沒有什麼是Reese無法跨越的。

  Reese收回了大長腿,輕輕地挪動椅子,跟Finch之間的距離又被他拉得更近了些,這下Finch無法再裝作視而不見,Finch推了推眼鏡,轉頭望向他。「什麼事,Mr.Reese。」

  他看著Reese的雙眸,這個男人似乎在盯著自己瞧,又似乎不是,仔細一看會發現,對方的視線落點落在比Finch的眼睛稍微高一些的地方,Finch還沒來得及問Reese究竟在看什麼,對方手指就倏地撫上了Finch的額角。

  Reese的手指十分冰涼,Finch曾經聽過一種說法,手心冰冷的人,內心肯定相對溫暖,感受著Reese指尖的溫度,Finch決定姑且相信這種說法。

  Finch沒有對Reese過於親密的舉動表示不滿,也沒有開口問對方這麼做的意義何在,因為額頭傳來的微弱刺痛感,已經清楚地說明了一切。況且這些時日以來,對於Reese完全忽略Finch私人領域的行為,他也早已稀疏平常。

  「傷口沒有處理?」Reese輕輕地推著Finch額頭上的那一塊瘀青,另一隻手則輕輕放置在Finch的後頸,儘管自己的舉動已經足夠輕柔,但當Reese接觸到自己脖子的瞬間,Finch的身體還是輕微的一顫,但Finch沒有向後縮,任憑Reese溫柔的替自己按摩。

  「Ms.Groves有幫我上過藥。」Finch說道,頓了幾秒之後有些不滿的補充:「半強迫性的。」

  「那我再幫你上一次吧,不帶強迫的。」

  聞言,Finch望進Reese的眼睛裡面,在Reese平淡如水的表情裡,Finch讀出了這句話的含意。

  他該拒絕的,原本這傷就不算太重,況且已經是幾日前的事情了,傷口早已好得差不多,就算真的要上藥,Finch自己一個人也不是做不到,這些年來換藥這種事他哪次不是自己來?一直到他遇見了Reese、遇見Shaw,還被Root硬闖進自己的世界裡,原本只有一個人他也活得很好,而現在,雖然現在的情況一團亂,但不得不承認,確實比以前更好。

  再加上如果硬要說Finch有什麼事情是不擅長的,除了煮飯以外,大概就是拒絕Mr.Reese了,於是Finch挑起了眉角,以沉默代替回答。

  Reese需要這個。

  在他們隨時都可能失去彼此的現在,他們都需要這個。


  這不是Reese第一次幫他上藥,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因為Samaritan的逼迫,上帝之父被迫暴露在陽光底下,Reese一次次立誓要拚命保護他的信仰,不計一切代價。

  Reese的動作很溫柔,Finch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去注意Reese擺在自己頸後的那隻手,可Reese來回安撫著Finch脖子的觸感太鮮明,儘管有些不得體,但Finch還是舒服得閉上了眼睛。正當Finch感覺到Reese的溫度倏然抽離,以為上藥已經結束了的時候,一個帶有黏度的東西貼上了他的額頭。

  他一瞬間睜開了眼睛,沒等Finch丟出問題,Reese搶先回答:「OK蹦,免得你又撞到。」

  「我並不會『又』撞到,Mr.Reese。」Finch皺著眉頭,不認同Reese所說的話,他伸手摸了摸額頭上微微凸起的塑膠物。「況且,這是Dr.贈與你的吧,你應該知道,將他人的贈禮轉送給別人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

  不理會Finch不太高興的口氣,Reese的嘴角扯出了一抹狡詰的笑。「你果然有在聽啊,Finch。」

  突然被Reese這麼一說,Finch的口氣有些急切的解釋:「每次你出門約會之前,我都提議切斷通話,是你執意接通。」

  「是啊,是我。」Reese坦率承認,卻反倒令Finch無言以對。「那麼你大概也聽見了,我被Iris甩了。」Reese直直的鎖著Finch的眼睛,他在這藍的透明的雙眸裡頭,看見了些許的失落,還有更多複雜得難以解釋的東西。

  「事實明明不是如此......」

  「好吧,也許是我甩了她。」Reese聳聳肩。「反正不管過程怎麼樣,結果是一樣的。」聽著Reese這樣滿無所謂的語氣,Finch吁出了一聲小小的嘆息,不知道是生氣還是鬆一口氣。

  「你明明可以擁有正常的生活。」Finch垂下眼皮,說著這句話時的神情帶有些許的悲傷。

  「你聽見我們分手了,Finch,可你大概沒聽見,在那之後,Iris又說了一句話。」Reese沒有把話一次說完,他帶著笑容,等待Finch抬起頭來看他。「Iris對我說:『你早就已經有很深愛的人了,在遇見我的很久很久之前。』」

  聞言,Finch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第一時間他猜想那個人指的應該是Jessica,他知道Reese有多愛她。可當他再次看向Reese的眼睛,卻發現對方的眼神裡頭滿滿都是自己。恍然大悟的Finch縮了縮肩膀,他的上唇微微顫動著,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有什麼情緒就快要溢了出來,卻又被他硬是強壓回去。

  「你知道的,我不需要什麼正常生活,Harold。」Reese的手肘抵在膝蓋上,讓自己的姿態低於Finch。他曲身向前,抬頭望進Finch眼裡。「我只需要你。」

  Reese的言語用力的撞擊在Finch的心頭上,他的心臟全力鼓動著,Finch腦袋混亂的思考著自己是不是聽錯什麼,或者理解錯了什麼,但Reese靠得那麼近,近得只要Finch往前輕輕一靠就能吻上他的唇畔,Finch打結的腦筋理不出任何頭緒。血液快速的集中到了他的雙頰,Finch無意義的眨著眼睛,想要散去臉頰兩旁的熱氣。

  「Harold──」Reese緩慢地伸出手,他讓Finch有足夠的時間閃躲,可他沒有,儘管淺淺的紅色已經延伸到了Finch的耳廓,但他仍一動也不動的待在原地,他需要Reese冰涼的手掌來替自己的臉頰降溫,Finch只能這麼說服自己。

  可當Reese的掌心完全捧住自己的臉的那個瞬間,Finch還是無法控制自己不微微發顫。

  「John......」熱氣已經不只在Finch的臉頰兩旁聚集,它們還漸漸地擴散到了眼眶,只是一個溫柔的舉動就令Finch的喉嚨發緊,連一聲簡單的呼喚都帶著滿滿的哭腔。而他這聲John卻給予了Reese足夠的鼓勵,他開始輕輕摩娑Finch的臉頰,手指順著Finch耳朵的形狀溫柔地揉捏,滿意的看著自己手指所到之處都是一片暈紅。

  「你值得更好的,John。」花了點力氣,Finch才終於組成了一個完整的句子,他的聲音顫抖著,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握成拳,怎麼聽都是言不由衷。Reese將空出來的那隻手放置到了Finch的手背之上,先是輕輕的觸碰,手指一根根的竄進Finch的指尖,和他十指緊扣。

  「對我來說,Harold,」Reese的手指插進了Finch的髮間,將對方的腦袋按進了自己的胸口。「沒有什麼比你更好。」

  Reese猜現在的Finch大概快要哭出來了,他有些後悔沒有晚點再抱住他,他感覺到對方的手顫顫巍巍的扯住了自己的衣角。如果可以他真想直接吻住對方顫抖著的嘴唇,但那太快了,一不小心弄壞Finch的心臟就不好了。

  Reese並沒有拋棄正常的生活,只是如果那天真的要正常的過,走在自己身邊的那個人,除了Finch,誰也不能。



Fin.

恭喜終於送走心理醫生嗚嗚

接下來希望RF可以好好發糖

评论(7)

热度(35)

  1. 夏山怒小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