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遇見 (全)

*在看了513預告之後引發的腦洞

*一種結局的妄想,這一次真的是妄想

*等著被官方啪啪啪

*看上去跟上一篇Simulation的結構很像一定不是錯覺



遇見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Reese能輕易地回想起他們相遇的那一天,準確來說,是Finch找到他的那一天。那時候的Reese沒有想過,他們兩個會一起走那麼遠,遠到他可以牽起對方的手,遠到對方走進自己那顆以為再也不可能打開的心裡頭。

  起初Reese只把對方當作是個怪人,看上去似乎很有錢,腦筋很好使,是個徹頭徹尾的宅客,像Finch這樣的人,Reese向來敬而遠之,他們不是走在同一條道路上的人,況且他也不會說宅語,他可不知道該如何跟這種人溝通,或者該說,當時的他對向世人溝通失去了任何興趣。

  但嚴格說來,Finch大概無法算在「世人」裡頭。

  嘿,Reese想表達的可不是Finch不是人,Finch是,他當然是,否則他也不用因為Finch一次次的出走而提心吊膽,追遍天涯海角。但Finch所擁有的那顆充滿道德感的心,和近乎瘋狂的利他主義,可不是正常人類會有的。在Reese窮途末路的時候,Finch朝他伸出了手,把他從無盡的黑暗中拉了出來,點亮了他的世界,他是不知道那些被他們拯救的POI,是不是也對Finch抱著相同的感謝,但至少他是。

  他說過很多次、太多次,但是對Finch 的感謝,說多少次都不夠,也無法傳達。Finch肯定不明白吧,對Reese來說,Finch給予他的可不只是一個目標而已。

  Finch是那麼的好,好到不應該存在於這敗壞的人世間,可是上帝卻選擇將Finch送到他面前,他用肉身和染滿鮮血的手替對方擋下一切罪孽,只想許對方一個美好的世界。

  因此在當Finch用顫抖的嗓音,朝他說出「Good-bye, John」的時候,Reese只覺得自己被賦予的全世界,在一瞬間被同一雙手剝奪了,Reese的耳朵嗡嗡作響,他聽不清對方在講些什麼,他只想替Finch抹去眼角的淚。Reese大聲嘶吼著逐漸走遠的世界,脆弱的拳頭打在生鏽的鐵欄杆上,明知道只是徒勞,卻還是一次次地讓手指上染滿腥紅,他相信對方會心疼的,對方會回頭的,可是最終Reese只能看著Finch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

  他以為無論Finch被綁到哪裡,無論他躲在哪裡,Reese都一定可以找到他,他可以的,他找到Finch的次數難道還不夠多嗎?也許對方又會傲嬌的丟一句:「我沒拜託你來找我」,但是Reese懂得的,Finch一直渴望著他的出現。

  可是這一次,他卻是真的弄丟Finch了。

  丟了。


/


  Reese的睫毛微微顫動著,他撐開了沉重的眼皮,竄入眼睛的燈光讓他一時無法適應,因此他只能瞇起眼睛,想看清眼前的東西。據說人類在清醒後的兩秒鐘,腦袋是無法思考的,然而在腦袋開始轉動以後的第一個問題,是「我在哪裡」,但這褐色的天花板、清淡的木頭香味、周圍設備的電子音,枕在他腦袋底下柔軟的記憶枕頭還是他和Finch一同購買的,這個場所難道Reese還不夠熟悉?於是他選擇跳過第一個問題。

  「Finch!」忽略身上隱隱作痛的傷口,Reese激動得要起身,卻被一隻手壓住了胸口,硬是把自己推回了床上。

  「給我冷靜點,你那複雜的傷口我可不想再縫一次。」是Shaw的聲音,對方似乎早預料到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Reese這一命Shaw可救得不輕鬆,在Finch又一次消失以後,先前還囑咐著要擬策略不能輕易行動的Reese簡直就像發了瘋,抄了幾把槍就直接衝向敵方的大本營,被好幾發子彈打中卻還是像沒感覺一樣,最後失血過多陷入昏厥才被Shaw和Fusco給拖了回來,好在安全屋裡Reese血型的血袋Finch藏了很多,天知道在多久以前Finch就料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Reese看著Shaw的眼睛,但從她的表情裡從來都不能看出什麼情緒,Reese粗喘著氣,轉而看向待在另一頭的Fusco,伸手拉住對方的衣領。「Finch呢,Lionel,他在哪裡?」

  他其實知道答案的,在Finch帶著傷去孤軍奮戰以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他其實知道的,他只是不想接受,Finch怎麼敢、怎麼敢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Reese的力道之大幾乎要將Fusco的衣服扯破,他有些憤怒的撥開對方的手。「嘿!都叫你冷靜點了,你這個殉道夫。」Fusco不悅的粗略整理一下自己被蹂躪的衣領。「既然你都已經捨得花力氣轉頭看我了,何不再稍微挪動一下你的腦袋?」

  聞言,Reese倒是愣住了,他茫然地眨了眨眼,一時之間腦筋有點轉不過來,Fusco不是遺憾的道歉、不是沉默不語,不是沉重的告訴他他們甚至找不到Finch的屍體,而是用輕鬆的口吻、要他挪動腦袋?

  然而當他真的乖乖照Fusco的話做了之後,他看見了Finch。對方就躺在離自己不遠的床上,手臂上也和自己一樣扎著點滴,雙眼輕輕地闔著,眼鏡被擺到了床頭,心電儀發出穩定的聲音,Reese難以置信地看著Finch,看著他以為自己再也無法看見的Finch。

  「眼鏡小子的傷口還沒有你嚴重呢,下次在確定對方已經死了之前別這麼拚命的送命行不行?」Fusco聽上去像是在吐槽的話,其實藏著滿滿的擔心,Reese懂得,只是現在不是時候。

  他不顧疼痛的傷口艱難地起身,推開擋在眼前的Fusco,緩步走到了Finch身邊。他摸著Finch臉,確認對方是真的存在而非自己的幻覺,手探進幾乎蓋住Finch全身的棉被裡,找到對方的手以後,Reese就這麼跪坐了下來,將對方的手抵在自己的額頭上,口中喃喃著的詞聽上去似乎是「Thank you」,也不曉得是在對誰說。

  看著這一幕,Shaw和Fusco沒有阻止也沒有說話,Fusco輕輕地吁了口氣,一切終於畫下句點了,他還挺意外自己居然還留著這條命,而Shaw只是靜靜地走到一旁坐了下來,將放在口袋裡的耳機塞進耳朵裡,闔上眼睛。


/


  Finch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麻醉的藥效過了,他幾乎可以說是被痛醒的,Finch的眉頭皺了皺,疼痛讓他更真實的感受到自己還活著,在自己距離鬼門關僅有一步之遙的時刻,是Shaw出現救了她,他還記得當時自己狼狽地抓著對方的手,語無倫次的不停問著「John呢?John呢?」直到Shaw告訴他Reese沒事以後,他才總算安心地昏了過去,希望自己當時的模樣沒有嚇著Shaw。

  Finch有些不甘願的睜開眼睛,想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沒想到眼睛一睜開,看見的是儘管沒有戴眼鏡也能看清的Reese距離過近的臉。

  「John......」

  儘管知道Reese沒事,但親眼看到對方以後Finch還是難以壓抑激動的情緒,他撐著身體坐了起來,臉上是藏不住的喜悅。

  「第二次也還是不好受,是吧?」Reese笑笑著說,對方的聲音很沙啞,聽上去簡直像是野獸的低鳴,Finch仔細一看,才發現Reese裸著上身,身上至少有四處包紮過的傷口。

  「John......你的傷!」

  「沒事,這些傷都沒有你肚子上的那顆子彈致命。」說著,Reese遞給了對方一顆止痛藥和一杯水。「吃完再睡會兒吧,天還沒亮呢。」

  雖然Finch愣了幾秒,但最後還是乖乖接過Reese遞來的藥丸一口吞下,Finch將水杯放到了一旁。「這些傷是怎麼來的!」Finch的語氣有些憤怒。「我不是要你別過來了嗎?我已經、我已經直接導致了太多人的死亡,Carter也好、Elias也好......」頓了頓,Finch悲傷地垂下了眼皮。「......Root也好,」痛苦地眨著眼睛,Finch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能再度抬起頭來看向Reese。「我一直不想為了造出機器的事情後悔,但如果我導致你的死亡,那我倒真希望我們從來沒有相遇過!」

  Reese靜靜的看著Finch朝他生氣,但嘴角的笑容卻完全沒有消失半分。「我以為你知道,要不是遇見你的話,我早就死了。」

  聞言,Finch有些啞口無言,畢竟機器確實給他看過了,少了機器這個變量以後,Reese連擁有人生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會過上怎樣的生活。

  因此這一次,Finch沒再說「這可不一定」,他沉默地低下頭,試圖撫平心頭產生的強烈地後怕,他是多麼幸運,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讓自己能再走回這個男人的身邊?Finch想,自己大概真的花光了這輩子所有的運氣,但只要下半輩子能繼續牽著這個人的手走下去,他沒有任何恐懼。

  Reese其實也挺想對對方發個脾氣,讓他再也不敢丟下自己,但Reese明白這不是時候,有些話可以留到以後到床上再說。他伸手輕輕地撫著Finch的臉頰,讓對方抬起頭來看自己。

  「我想這個世界大概欠我們一個擁抱,而我希望它現在償還,你說呢,Harold。」

  Finch看著對方熟悉的笑臉,硬是將自己的鼻酸逼了回去,他張開雙臂緊緊地擁住對方,Reese微燙的體溫讓Finch深刻地感受到他的存在,Finch的手指嵌進了Reese的頭髮裡,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會痛,使勁的將Reese的腦袋壓在自己的肩窩。

  Reese也容納了Finch的恐懼,伸手環抱住了對方,將Finch整個人撈進自己的懷裡,親吻著對方的脖子。

  「可不能抱太緊啊,Finch,傷口會裂開的。」

  「閉嘴,Mr.Reese。」

  然而他們忘情相擁的結果就是,兩人的傷口都裂了開來,Finch苦惱地看著被血染髒的棉被,他能想像出看見這一幕了Fusco會說出怎樣的吐槽,Reese本來想要自己處理傷口,但再一次過度失血讓他有點脫力,於是只好打電話把睡得正熟的Shaw找來,Reese發誓他是第一次聽見Shaw飆那麼多句髒話,而Shaw推開門的力道也大得讓Finch覺得她的怒火大概能把這間安全屋拆了,然後這兩個男人就被一邊忙著替他們包紮又一邊發怒的Shaw罵得狗血淋頭。

  「我警告過Finch的。」Reese無辜地聳聳肩。

  「閉嘴,Mr.Reese。」




Fin.


這種腦洞也只能趕在最終集播出之前敲出來了

距離POI的結局,已經沒剩多少時間,好沒有真實感

希望能一直愛POI下去,至少再為這麼棒的一部作品,狂熱個半年一年

也許未來某天,會離開這個深坑,但每次只要提起POI,還是會找回當年的熱情,還是會激動的說著,POI是我此生看過最好看的劇


评论(8)

热度(79)

  1. one小維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是念慈君小維 转载了此文字
    这样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