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I'm John (全)

*513之後劇情腦補,半AU

*轉世梗

*正劇向強行HE

*本來想寫長篇但最後還是放棄了(ry



I'm John



  改變John‧Reese生命的,僅僅是一次的擦肩而過。

  三十年的人生在庸庸碌碌之中度過,朝九晚五的警衛工作,薪資並不算優渥,但至少足以養活自己。每天遇見的就這麼幾個人,來來去去,沒有誰叫得出他的名字。生活圈狹隘、沒有談得來的朋友,但Reese倒也不覺得排斥,他沒有抱負沒有目標,認識的人不多,走進心裡的一個也沒有,每天清晨睜開雙眼,為的就只是活著。

  Reese並沒有什麼童年陰影,沒有經歷過太多悲歡離合。雙親是在Reese成年以後意外死亡的,可因為Reese自幼就被送去外地讀書,對父母親倒也沒有太深刻的感情。他封閉的個性並不是後天導致的,Reese曾經想過自己也許是冷血動物,感受不到一切外在的事物,但只有一個人、只有那麼一個人,能讓Reese毫無波動的心靈泛起漣漪。那個人有著藍得透明的雙眸,儘管藏在眼鏡底下卻依舊讓人覺得深謀遠慮;那個人時常板著嚴肅的表情,笑起來卻似糖如蜜;那個人常因為自己陷入危險而焦急,卻從來不顧慮自己。那個人能讓他哭讓他笑,讓他覺得活著是值得的。

  那個人只曾出現在夢裡。

  Reese想,自己大概是得病了,才會愛上一個只存在在夢裡的人。可他的存在是那麼的真實,他有血有肉,Reese甚至能在夢中叫出他的名字,清醒過來卻想不起任何一個字;他摸得到對方的臉,醒來卻記不清他的樣子。從Reese有意識以來,便總能在午夜夢迴時看見對方悲傷的表情,和他毅然決然走遠的背影,而Reese明明被拋下了,卻還是笑得像擁有全世界一般的圓滿,只是醒來的時候,眼角卻沾滿了淚。

  夢境也並不總是只會出現撕心裂肺的訣別,大多時候他夢見的都是同一個圖書館,他們會一起在裡頭吃甜甜圈,討論著一些拯救世界之類的大事,偶爾會在閒暇之時一起散步、看電影,腳邊還會跟著一條精力旺盛的比利時馬里努阿犬,更偶爾的時候,他們倆會在一間高級公寓裡頭擁抱,Reese在脫下對方衣服的時候總是充滿耐心,他會不厭其煩地在對方的嘴唇上落下一個又一個吻,直到對方嘴角溢出難耐的呻吟,他才溫柔的將對方抱上自己的雙腿,由下而上用力地將自己埋進對方的身體裡。

  然而夢境總會停在這裡,醒來以後Reese擁有的只會是一身汗水和難以消退的慾望。

  Reese想將自己困在夢境裡,最好再也不要醒來,但上帝總是不願意那麼簡單就達成他的心願,Reese總無法睡太久,一天五個小時就是最多了,就算勉強自己再度入睡,夢境中也只是一片漆黑。

  Reese從來沒向誰提起過這個,並不是害怕被當作異類、害怕被嘲笑,他只是不想將這個只屬於自己的人分享出去。

  就這麼走過了病態的三十年人生,Reese倒也不覺得有什麼不滿,夢境對自己來說就像是毒品,摧毀了現實Reese卻也甘之如飴。他曾經想過也許有天夢裡的那個人會真正的出現在他面前,可時間一天天的過,Reese也不再抱有奢望了。

  抬頭看了一眼時鐘,下班時間到了,接班的人來的很準時,對方揚著笑臉朝Reese打招呼,而Reese只是草草的點了個頭,揹起包包迅速的駕車遠去,他今天決定連晚餐都不吃就直奔家裡,他想快點入睡,想進入夢裡,他今天迫切的想要見到那個人,來平撫自己不知為何產生波盪的心。

  Reese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上了樓梯,到了自己的樓層時卻意外地看見了走廊上堆疊的行李,位子正好是在自己隔壁那一戶,那間房間空很久了,久到Reese以為不會有人再入住。Reese看見一個年輕人從房間裡頭走了出來,年紀看上去像個大學生,但願不是很鬧騰的那種,否則要是影響到Reese的睡眠,Reese絕對跟他沒完。

  年輕人注意到了Reese,一雙大眼睛直直盯著他瞧,似乎在等Reese抬起頭來和他打招呼,可Reese才沒有那個興致,聽起來也許很荒謬,不過對Reese來說沒有什麼事比睡覺要緊。於是Reese加快步伐和對方擦肩而過。

  一步。對方明明不算太矮,但是身形嬌小,彷彿風一吹就會四散。

  兩步。對方穿得很嚴謹,雖然不是三件套,但還是給人一種嚴肅的印象,Reese稍微安了點心,這樣的人平常應該不至於太吵。 

  三步。對方梳著一頭整齊的丁丁頭,眼鏡的款式非常適合他,有種博學多聞的感覺。

  多麼相似的身形,相似到令Reese不得不停下他準備拿出鑰匙的那隻手。從眼角餘光看過去,Reese知道對方仍然看著自己,他在自家門前停了下來,轉頭望向對方。

  藏在眼鏡底下的,是一雙深邃的藍眼睛,對方朝自己露出了很淡很淡的微笑,還有近似於寬慰的表情,這個表情之中還藏著Reese難以解讀的情緒,不過不管那是什麼,都不會是對初次見面的陌生人該有的表情。

  Reese張闔著嘴像是被浪打上河堤而拚命想要呼吸的魚,卻遲遲吐不出一個字,他聽見了上帝嘲笑自己的聲音,重重的一拳打在Reese的心臟上頭,喉嚨一陣緊縮,淚水不由自主地湧上了眼眶,看見Reese如此異常的表情,對方仍笑得一派雲淡風輕。

  是你嗎?

  每天每天出現在我夢境裡的那個人,是你嗎?

  「你好,」對方開口出聲,將Reese的意識喚了回來。「我從今天開始會住進這裡,我叫做Harold‧Finch,你可以稱呼我為Mr.Finch。」

  Finch禮貌性地伸出了手,而Reese停頓了好幾秒才想到要握住。「I'm John.」Reese從沒這麼向別人介紹過自己,但他卻渴望聽見眼前這個人喊自己的名字。Reese握著Finch的那隻手有點過度施力,他感受著對方的溫度,如此陌生卻又如此熟悉。

  「John。」Finch如他所願的輕輕吐出了這個單詞,光是這樣Reese就快要撐不住即將潰堤的眼淚。看著眼眶發紅的Reese,對方仍然笑著,Reese手掌的力道肯定弄痛他了,但他什麼也沒說。「你能幫幫我嗎?」Finch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指了指地板上堆疊的紙箱。「我一個人實在搞不定這些行李。」

  Reese又當機了好一陣子,才猛地鬆開自己的手,挪開自己過度灼熱的視線。「......好。」

  隔壁的格局跟自己家的很相似,走進屋子裡Reese倒也算是熟門熟路。Finch的行李不算太多,兩個人同心協力很快便將所有行李搬進了房裡,Reese有問需不需要幫他拿進臥室,但被對方笑著婉拒。過程中他們並沒有太多的交談,Reese只得知對方就讀的是計算機概論的研究生,跳級讀的,對方的年紀才剛滿二十歲而已,和自己相差了十歲。Reese想Finch大概比外表看上去的還要再更加聰明。

  Reese一直偷看著Finch,對方看上去是那麼的年輕,意氣風發、充滿自信,有著一雙好看的眼睛和漂亮的雙眼皮,皮膚白白嫩嫩的,臉蛋充滿稚氣。好吧、好吧,這不算偷看了,這應該說是明目張膽,但就算和對方對上了眼Reese也沒打算迴避,而每當Finch捕捉到Reese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總是予以他一個溫柔的微笑,那個微笑令Reese的心劇烈的鼓動著,他有股衝動想要丟下手上所有的東西,就只是逕自的朝他走去,然後將對方緊緊鎖進自己的懷裡。

  可他沒這麼做,他怕嚇著了那隻雀,深怕一不小心,這個像是從夢裡走出來的男人,又會飛到自己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你的幫忙,John。」Finch的大眼睛望著自己,眼底依舊藏著笑意。

  Reese想,Finch大概是這世界上能把John這個詞念得最好聽的男人了,但Reese沒有回應,只是點了點頭,任由對方把自己送到家門口。

  「那麼,晚安了,John。」

  「......晚安。」

  在Finch把門關上以後,Reese又在門外站了好久,他在想普通的鄰居應該會多介紹一下自己,普通的鄰居應該會閒聊他是什麼職業,普通的鄰居應該會問問附近有哪些店家,普通的鄰居應該會留他下來吃晚餐,但是Finch沒有,他只是笑著朝自己道晚安,就好像關於Reese的一切他沒必要多問,因為他什麼都知道。他確定Finch認得他,沒有人會對陌生的鄰居露出那樣的笑容,Finch認得他,可是Finch什麼也沒說。

  當晚Reese夢到的是他最害怕的場景,他拿著槍,和那個男人相隔一大條街,笑著對對方說「告訴過你,我得一並還了,我喜歡這樣」。不、不,他其實不喜歡,如果可以他還想再繼續待在那個男人的身邊,陪伴他保護他什麼都行,只要還能看見他的笑臉。可是如果自己的死能換對方一個新生,那麼他沒有怨言。

  「Good-Bye, Harold.」

  是,是的,就是這個名字,Harold‧Finch,自己找了三十年的男人,他怎麼就是記不起來呢?一雙讓自己沉迷的藍眼睛、讓人想要緊緊擁住的嬌小身型、在最後的最後用令人心碎的嗓音喊著他的名字。

  Reese從夢境中驚醒,整間臥室迴盪著他劇烈的喘息,淚水沾濕了整張臉。他找到了、他終於找到了,他找回了他的Finch。Reese幾乎是跳下了床,隨便披了一件外套便直直地朝門口奔去,也不管外面的天還沒亮,他只想馬上見到那個人,告訴他我一直在找你,告訴他我從來都沒有忘記你。

  然而門一打開,Finch就站在那裡,穿著整整齊齊的三件套,除了一張年輕了幾十歲的臉蛋以外,和夢境中的模樣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看見Reese參雜著汗水和淚水的臉,Finch有些心疼的抿起了嘴唇,雙手捧住對方的臉,用拇指輕輕拭去對方眼角的淚。「我以為你還要再花上一點時間呢,Mr.Reese。」

  Reese沒有告訴過他自己的姓,可對方卻喊他Mr.Reese,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個男人也是這麼喊著他的名字,只是那些記憶太過久遠、太過珍貴,一不小心被Reese封進了寶箱裡,他花了太多的時間尋找,直到今天才終於成功尋覓。

  Reese捉住了Finch的雙手,輕輕一拉,Finch整個人便被Reese拉進了懷裡,雙手順勢扣住了對方的脖子,Reese整張臉埋進了Finch的肩窩,抽搐著的呼吸出賣了他在哭泣的事實。「我該早點認出你的、我該早點認出你的」,Reese抽泣著不停重複這句話,而Finch摟著這隻像熊一樣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想故作鎮定卻也忍不住紅了眼眶,他的手指溫柔的揉著對方的頭髮,口中輕聲呢喃道:「我在這裡,John,我在這裡。」

  「我好想你,Harold,我好想你。」Reese擁抱著Finch的力道是那麼的令人心碎,Finch就靠在對方的肩膀上,他聽得見對方的抽泣聲還有劇烈鼓動的心跳聲。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是,John,我一直在找你。」Finch親了親對方的頭髮、對方的臉頰,想要安撫這個哭得無法自己的大男孩,一個三十歲的成年人抱著二十歲的大學生痛哭,這樣的畫面肯定很滑稽,但他們才不管。很多很多年前Harold‧Finch給了John‧Reese第二次機會,然而在很多很多年後,上帝選擇給予他們兩個人第二次機會,第二次相愛的機會,這樣就夠了,除此之外他們什麼也不要了。

  Finch不知道他們就這樣在門口擁抱了多久,但他知道前前後後至少有十道異樣的眼光,最後是Finch受不了才把Reese推進了自己的房裡,有什麼辦法呢,誰叫Finch是個注重隱私之人。



Fin.


於是什麼不合理的地方都拿夢境來做藉口了(滾

其實原本想寫一個長篇的,想寫他們各自都遺忘了對方,對方卻又一直待在自己的心裡頭,相遇之後很久,才想起對方就是那個自己願意以命去愛的人

不過仔細想想太難寫了,而且覺得自己會坑所有算了(喂

在本文裡,Finch一直都是記得Reese的,不要問我為什麼(ry

他一直在找Reese,他會出現在這裡不是巧合,而是他費盡千辛萬苦找到的

有機會也許會來寫一下Finch視角的這篇文

然後想寫一下年上Reese x 年下Finch的肉

ㄚㄚㄚ可是我好不會寫肉(滾走

评论(11)

热度(92)

  1. 夏山怒小維 转载了此文字
    这样也算是幸福了(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