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 You can call me Mr.Finch (全)

*上一篇I'm John的續集,Finch視角

*又看了一遍513虐自己



You can call me Mr.Finch



  Finch還能清楚記得自己在牙牙學語時期學會的第一個單詞,既不是Mom也不是Dad,是John。John、John、John,他們家族之中沒有誰叫做這個名字,但自從Finch學會講話開始,卻開口閉口都喊著John。「John在哪兒?」「我想念John」。父母親甚至曾因此擔憂得帶他去看醫生,卻找不出任何病灶。稍微懂事了之後Finch知道不能再對外人提起這個名字,這件事情也只被當作是個小插曲而遺忘,他選擇將John深埋在心底,那個最珍貴、誰也無法觸碰的地方。

  他很早就記起了前世的事,或者該說他從來不曾遺忘,只是幼年時期大腦尚未發展健全,擠不下那麼多的記憶,和John相處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那些片段,是隨著年紀的增長,才漸漸在Finch的腦海裡拼湊成完整的故事。

  然而那些故事開始啃噬著Finch的心,那些相識相知相戀相愛都太過於遙遠,曾經的甜蜜如今已成過往雲煙,可是訣別的畫面就在眼前,只要想起Reese胸口就悶到快要窒息。他不知道為什麼和Reese有關的一切記憶都會保存得那麼清晰,是不是在黃泉路上,牛頭馬面感受到Finch想再次見到Reese的強烈願望,才心軟沒逼他喝下那碗孟婆湯?

  他能清楚的記起那天在天台上的場景,記起Reese的那句再見,記起自己幾乎被撕碎的心。如果可以Finch真想封沉這段記憶,可是只有這麼深刻的痛心,才能時時刻刻提醒著Finch,他是多麼深愛那個男人。

  他也記得在Reese死去以後的事,Finch無法一個人取出子彈,能替他療傷的Reese和Root都已經不在,拖著那樣的槍傷進醫院肯定會招來警察,Finch已經留有案底,他不能冒著再次入獄的風險,於是他只能去找Dr.Enright,那個曾經被他們拯救的號碼,這些年來Finch曾請求她幫忙幾次,每次都是因為Reese的傷,因此Enright打開大門時看見的總是Finch焦急的表情,然而這一次卻不一樣,門後的是一臉憔悴的Finch,對方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是一看見Finch腹部流著的血,沒說第二句話便直接攙扶Finch進屋內。

  Enright知道Finch和Reese一直以來都像是拯救她們一樣地在拯救世人,自己唯一能報答的,就是在他們受重傷時出手相救,只是她沒有想到,有一天會看到Finch受傷,而那個拚命也要保護他的Reese,卻已不在身邊。

  Enright沒有多問,她只是替睡著了的Finch蓋上毯子,努力不去聽對方呢喃著「John」時那令人心碎的聲音。

  然而隔天,沙發上只剩下殘留的體溫。

  Finch為了Reese的遺願來到義大利,回到Grace的身旁,共度不長不短的五年,五年以後Grace就因病去世了,這個世界又只留他一個人,但上帝也沒有太殘酷,祂僅讓Finch飄飄蕩蕩度過了又五年的荒唐,就派死神來把他的命取走了。

  Finch是不會自殺的,永遠不會,不管他的生命是否再也無任何一點色彩,但他必須活著,只有活著才能贖罪。

  於是在有了自主意識之後,Finch便立刻開始拚命學習計算機概論,記得前世的記憶,並不代表前世的知識也被一並留下了,但Finch在這一方面還是十分有天分的,年僅15歲他就有能力黑進國防部的系統了,他黑過世界各地的監視器,他想要找到那個男人的蹤跡,但當今的世界已經沒有The Machine,他沒辦法一個指令就鎖定那個男人的確切位置,況且Finch其實不確定,Reese是不是真的也在這個空間裡。

  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Finch一面過著普通孩子該有的生活,上課、學習、交朋友,條件不差的他也被幾個女孩甚至男孩子追過,但Finch很清楚只有那個男人能填補自己內心的空洞。課餘的時間他全拿來找Reese了,從華盛頓找到墨西哥,Finch甚至想過也許Reese已經不是白種人了,說不定身處在日本或中國,他甚至計畫要在畢業以後來趟環球旅行,踏足世界各地,說不定就能從幾千億人之中發現Reese。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拚了命的往遠處的地方搜尋,而對方的住所其實只和自己相隔了一條街而已。

  那天,他抱著幾袋剛從超市買回來的水果,尋找Reese之餘他也得懂得如何一個人自力更生,幾袋的水果幾乎遮擋住了他的視線,Finch努力不讓自己的腳步走起來搖搖晃晃,他在斑馬線前停了下來,等待號誌燈的變換。

  就是這一刻,就是這個無意間的轉頭,他在對向那條街上捕捉到了那個男人的身影,只是一瞬間,Finch便確定那個人就是Reese,他當然能確定,他每天每天想著那個男人的臉,細數對方眉宇間的皺紋,黑髮間參雜了幾根灰髮他都能數清,他甚至畫了好幾張對方的肖像畫,就怕自己有一天再也無法記起對方的臉。

  一時之間Finch無法動彈,他愣得鬆開了手中的紙袋,袋子裡頭的蘋果一顆顆滾了出來,他不顧飛快的車流,只想著要往前衝,喇叭聲和髒話聲此起彼落,但Finch才管不了那麼多,他找到他了,他終於找到他了。

  而Reese似乎注意到了身旁的騷動,他稍微往後瞥了一眼,但是沒走心,畢竟夢境以外的一切事物,都和他扯不上關係。

  當Finch終於跑到對向街道的時候,已經找不著Reese的蹤影,他在原地大口喘氣,遲遲無法平復激動的情緒。

  既然確認對方的生活範圍,要找到Reese的住處簡直輕而易舉,那天回家以後Finch就馬上鎖定了Reese的地址,他的工作他的家庭他的交友圈,他想起了對方曾經笑稱自己是個控制狂,對於這個稱呼Finch欣然接受。原本Finch想,他想要的只是在見對方一面,如果Reese現在的生活過得很好,那麼Finch便不會再去叨擾,他憑什麼就這樣闖入不再記得自己的Reese的生命裡?然而Finch的調查結果卻是,Reese什麼也沒有,他孤身一人,沒有家人沒有朋友,只有一成不變索然無味的生活。

  Finch吁了口氣,不知道是因為心疼還是因為慶幸。

  他隔天就買下了Reese隔壁的那一間房,雖然簡陋,但Finch清楚他們不會在這個地方住太久。在傍晚時分,Finch如預期一般的見到了他。和前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很像,Reese身上散發出滿滿的生人勿近的氣場,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臉上的鬍渣看上去已經有好幾天沒有清理。Finch毫不避諱地將目光落在對方身上,可對方只是瞥了自己一眼便挪過了視線,Reese果然已經不記得自己了,Finch的微笑之中帶了些許的傷悲。

  不過沒關係,Finch有的是時間,他才二十歲,Reese才三十歲,他們還有一大把的時間可以從頭來過,前一世Reese為了敲破Finch心頭上的冰霜費了好大的工夫,這一世就由Finch來做吧,他有自信能突破Reese築起的心牆。

  正當Finch這麼想的時候,那個男人抬頭了,一臉錯愕的看著Finch,眼眶一瞬間發紅,對方濕潤的眼眶感染了Finch,害他的鼻頭酸酸的,但願自己的笑容看上去沒那麼悲傷。

  你果然還是記得的啊,John。

  「你好,我從今天開始會住進這裡,我叫做Harold‧Finch,你可以稱呼我為Mr.Finch。」

  這一句話,便是他們這一世緣分的開端。



Fin.

其實很想寫一下Finch追Reese的,但覺得自己一定會OOC

POI完結到現在快要兩周了,只要一想到這部劇再也不會更新

依然覺得心痛啊

已經開始重溫第一季了,人生若只如初見TOT

评论(11)

热度(59)

  1. 夏山怒小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