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維

RF/HW/賈尼/MH...歐美大坑萬劫不復

【POI/RF】Mr Founder創始人先生 CH.4 (底特律AU)

前面的章節 01 02 03


Chapter4


大部分的時候,Finch只要一睜開眼睛就能從他的視線範圍中捕捉到Reese。

偶爾他會天馬行空的想著自己的眼皮是不是長在Reese臉上,不然為什麼每次睜開眼睛,都會立刻將待機狀態中的Reese喚醒,而且還不只是喚醒而已,那台仿生人會立刻邁開步伐向自己走來,在寂靜的深夜裡用他那過分低沉的嗓音朝自己問著──

「怎麼了嗎,Finch?」

去他的過份低沉,那分明是該死的性感。

因此Finch對於Reese這句問題的回答大多都是,轉身用棉被蓋住自己,但他卻蓋不住棉被外頭那個男人滿是笑意的聲音。

「你等等要是缺氧我可不介意幫你人工呼吸,Harold。」

起初他真的沒打算讓Reese進自己的房門,真的。

畢竟仿生人需要的不過是一個待機的地方而已,他們無法感知冷熱、無所謂空間是否舒適,臥室外的空間正好,Finch本不該遲疑。

但他終究還是心軟同意讓Reese到房內來待機,至於其中的理由,他也已經記不太清了,也許是因為這樣方便照顧,也許是因為怕Reese在外頭會冷──雖然這個理由連Finch都覺得牽強到無法拿出來說嘴──反正不管是什麼原因,絕對不會是因為Reese對自己露出流浪狗般可憐的眼神。

Finch也理所當然深刻的為自己做出的決定感到後悔莫及。

Reese沒做出什麼逾矩的行為,當然沒有,他只是偶爾待機,但更多的時間則是在床邊不停盯著他瞧,彷彿不這麼做就不能確保Finch一切安好。

「你不待機嗎,Reese先生?」被盯得受不了了,Finch翻過身望了回去,鼻樑以下的部分全埋在棉被裡,只露出兩顆如海一般深不見底的藍眼睛。

「待會兒。」Reese回答,輕柔的聲音融化在寂靜的夜裡。「我打擾你睡覺了嗎,Finch?」

「喔,當然沒有,我怎麼會因一雙灼熱到幾乎要把棉被燒起來的視線而感到不適呢?」

「那就好。」Reese不是沒聽懂Finch的反諷就是在裝傻,Finch更願意相信是後者。「你的睡眠明顯不足,Finch,所以還是趕快睡吧,睡覺有助於傷口癒合。」

說的好像在你的視線之下還能好好睡著似的。

然而Finch還真的睡著了,在沒有背對著Reese的情況下,也許他以正面的冰冷能夠稍微抵銷一點Reese的灼熱。


少部分的時間,Reese會待在閱覽室。

閱覽室的空間被頂天的書櫃環繞,沒有窗戶是Reese選擇它的理由之一,當然還因為從閱覽室的玻璃窗望出去,大廳的情況一覽無疑,而Finch若想瞞著Reese偷偷移動到圓桌前扒著電腦不放,Reese馬上就能發現。

雖然這兩個原因比起真正的理由,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Reese第一次走進閱覽室,只是為了習慣這間圖書館所有配置的一次隨意閒晃。

在夜晚,在Finch熟睡的時分,在星與月都無法露面之地,這樣的場合多麼適合他與Jessica的溫馨重逢?但是他在瞥見那一整列Jessica著作的書籍之時,流入心頭的不是溫暖,而是叫人措手不及的刺骨疼痛。

被壓抑的情緒猛的漲了起來,越刻意去藏,爆發的瞬間便越是猖狂,宛若被燒得滾燙的鐵劍穿過那裝著虛假心臟的胸口,他一時之間甚至無法穩住自己的步伐。

Reese的手指輕輕撫過書脊,指尖有著緬懷,有著留戀。臉上的表情消失在沒有光的黑暗裡。

自那以後圖書館變成了他的秘密基地,只在夜深人靜時涉足的領域。獨自一人縮在沙發上捧著那一本本能感受到Jessica溫度的書籍,不翻也不看,就只是緊緊揣在懷裡。

偶爾在夜裡轉醒,Finch會發現房內哪兒也沒有Reese的身影,但他也沒有起身去尋,儘管是仿生人也有屬於自己的隱私,而Finch不願意去揭破它。

只是這樣的情況通常會伴隨著另一個事件發生,朦朧中Finch聽見衣服的布料與床單摩擦的細碎聲響,隨即便感到床鋪的另一側漸漸下陷。

Finch緩緩睜開眼睛,只見手長腳長的Reese先生如初生嬰兒般的姿勢縮在床邊,睫毛蓋著他柔和的眼臉。

注視著這樣的畫面幾秒後,Finch沒有任何行動,他只是重新闔上了眼簾,在失去意識前模糊的想著──那人竟連睡顏也同嬰兒般惹人愛憐。


※※※※※


2038年11月29日 PM5:00

十一月即將邁入尾聲,寒冬更加強烈的席捲底特律,尤其是在夕陽西下以後,瑟瑟寒風拂過街道,堆積得厚厚一層的雪讓人寸步難行,這樣的天氣人類自然不願意出門受風寒,於是呈現了滿街都是仿生人的景象。

抱著一大袋食材的Reese停在亮起紅燈的斑馬線前,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他們太陽穴旁運轉的藍燈微弱,但眾多的藍卻仍舊叫人炫目。

仿人們身上都穿著一件薄薄的制服,飄落在身上的雪甚至遲遲無法融化。

上帝創造了四季,而仿生人的存在卻抹去了四季的痕跡。

儘管自己造成的事件又讓仿生人的輿論大幅下滑,人類卻仍舊無法捨棄如此方便的工具。人類這樣的生物,一旦嘗過甜頭可就再也無法吃苦。

綠燈亮起,周遭的仿生人們一一邁開了步伐,只有Reese佇立在原地。

再走過一個街區就可以回到Finch所在的圖書館,那個唯一能讓Reese感受到一點溫度的地方,但在短暫的猶豫之後,Reese卻轉身往街上走去。

自從被Finch撿回家已經過了兩周的時間,作為保鑣兼家政行仿生人的Reese自然而然地讓Reese打點起Finch生活的一切,他還幫自己添加了一個醫療型的稱號,每日的換藥及腿部的按摩,讓Finch的傷勢漸趨好轉。

Finch當初對Reese說的「我的生活可以自理」真是出乎Reese意料之外的虛張聲勢,他的可以自理大概就是在沒有任何溫度的家中每天吃著乾糧、方便麵度日。

直到現在Reese仍不時會調閱出兩周前Finch講述那番言語時的畫面出來分析。

快得幾乎全都黏在一起的字句,因難為情而別開的眼神,因不安而收在拳頭中的手指。希望Reese留下卻又不敢哀求,需要有人協助卻又不願開口。

而Finch並不知道,其實不只是Reese在陪他度過這個艱難的時期。

用互舔傷口來形容他們兩個的關係未免有些俗套,但Reese幾乎可以肯定,如果那個夜晚他沒有遇見Finch現在的自己會在哪裡。

但Reese倒希望無論Finch有沒有遇見他,都不會一個人孤獨的死在那個寒冷的夜裡。


Reese在書店門口停了下來,每到Jessica新書出版的日子,他必然會光顧這間書店,這個習慣如同寫入程式、刻進編碼一般無法修改。

向來擺著暢銷書的區域如今擺著Jessica的照片,遺作兩個字看上去相當刺眼,但Reese還是將書拿到了櫃檯,用感應的方式跟櫃台的仿生人完成結帳。

Reese屬於相當早期的仿生人,那時候的他替Jessica前去書店買書的時候還會遇到人類店員,每次在替他結帳的時候,總會興沖沖的說幾句對於Reese購入的書籍的評語,有時候還會不小心將對結局的埋怨給說了出來。

因此偶爾想要鬧Jessica的時候,Reese會壞心眼的將店員所說的話一字不漏的轉述,換來的總是Jessica哭喪的眼臉,與無傷大雅的小小暴力。

他從來沒說過,身為仿生人的他其實有些厭倦這個逐漸失去人情味的世界。

買完預訂外的東西後,Reese快速地回到了圖書館,用感應的方式開啟了圖書館大門的鎖,推開門走進去後,果然看見Finch不安分的離開臥床挪動到了大廳的電腦桌前,手指的動作如永動機一般不停的敲擊著鍵盤。

Reese先將手邊的食材整齊地擺放進冰箱裡頭,Jessica的書則是小心翼翼地擺放到閱覽室那層專屬欄位當中,他不介意Finch會不會發現,雖然他肯定那個技術宅肯定會。

他瞥了眼Finch,對方黏著在屏幕上的視線仍沒挪動半分,於是他走到門口的衣帽架旁駕輕就熟的翻起對方的西裝外套。

雖說好奇心會害死貓,但仿生貓可無所謂生死,挖掘Finch的小隱私已成了Reese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興趣之一,雖然通常情況下都是無功而返。

顯然今天不算在通常情況當中。

探在口袋中的手碰觸到了金屬製的物品,Reese有些驚喜的揚起了眉毛,迅速的從形狀分析出了物品是一款手錶。

Reese將手錶拿出來的動作流暢得如同拾起自身所有物那樣從容不迫。

手錶是多年前的經典款式,藍色的表面並不多見,這樣的藍有點像Reese額角亮著的燈,又像Finch沉著的眼睛。

張揚的外觀、平易近人的價格、相對年輕的款式,這種種特質分析下來實在不太符合Finch的購物標準,但整體而言的造型又相當適合Finch,更有可能是親近之人所贈送的禮物。

其中最讓人無法忽視的還是錶面上的裂痕。手錶的出產年分是2034年,同年被時速八十的雪福蘭輾過,產生數道嚴重的裂痕,指針從此再也無法向前走。

Reese沒能分析出贈與之人究竟是誰,但今天已獲得足夠份量的情報,他心滿意足地將手錶塞回口袋,接著悄無聲息的走到Finch身旁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來,對方仍然沒察覺自己已經回來。

這幾天以來他試過許多種方式要讓埋頭在電腦中的Finch意識到自己回來的這件事情,但不管他用什麼方式,總會讓Finch受到驚嚇,這樣對心臟太不好了,因此這次Reese決定索性不叫他,悄悄地進行過一輪探險之後,就這麼在一旁靜靜地等待對方緩過神來。


看來事情似乎是告了一個段落,Finch原本直視著前方的雙眼變得有些鬆散,他試圖伸直背脊,卻又被疼痛逼得縮了回去,伸手摀住後頸露出複雜的神情。

這些Reese都看在眼裡,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悄悄朝Finch靠近,這陣子以來的相處讓Reese清楚的掌握到五步距離便是對方的安全範圍,因為Finch已經抬起了眼。

「Reese先生?」Finch吃驚的眨了眨眼。「回來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你的心臟要是被我嚇壞,我可又得重新找個東家。」

回想起前幾次被Reese嚇著的經驗,Finch抿了抿嘴唇。以往的他太過於習慣陷入一個人的空間裡,時常回過神來後,日夜已經顛倒,手機上則顯示無數則Nathan提醒他要記得進食的簡訊。

注意到Finch眼神閃過一瞬間的悲傷,Reese不著痕跡的將這情緒收進了資料庫裡。

「在查市長?」Reese看著螢幕上男人的照片問道。

「不算是,」Finch回答。「只是在看老客戶的現況。」

「我都不曉得模控生命的售後服務這麼完善。」

「你當然不曉得,」Finch悶悶的瞥了他一眼,隨後還是解釋道:「Greer市長比較特別,當年仿生人能順利上市都要多虧他的全力推動。」

Reese無所謂了哼了一聲。「你說他是客戶,他買了什麼型號的仿生人?」

「沒有型號。」

意外於Finch的回答,Reese靜靜的等待著他的下文,卻見Finch有些複雜的皺著眉頭。「市長購入的仿生人是訂製的,獨一無二,所以並沒有被賦予型號。」

雖然Reese心中仍充滿疑慮,但Finch明顯不打算繼續進行這段對話,Reese也不介意轉移話題。他伸手試圖將方才買回來的圍巾繞在Finch脖子上──預訂外的採購之一──卻見對方的身體向後退了一些,於是他縮回手,改將圍巾塞入Finch懷中。

「天氣變冷了,Finch,我想你會需要多一點溫暖。」 

Finch瞅了一眼圍巾,顏色不張揚卻又不陰沉,是淡雅的灰色,然而Finch並沒有將圍巾圍上,只是放置到了一旁。「你不需要那麼費心。」

雙手扶住桌角,Finch試圖撐起身子,卻沒辦法好好地站起來。Reese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對方,眉頭微微挑起,嘴角帶點調侃的笑意:「無須費心?」

抬頭看見Reese臉上的笑,被將了一軍的Finch也只能乖乖閉上嘴巴,任憑Reese扶著自己走到沙發椅上坐下。


「又買了什麼?」

「很多,今晚吃馬鈴薯配海鮮濃湯,畢竟你從來不說你喜歡吃什麼,我只能把我程式裡有的料理全做一遍了。」

Finch微微皺起眉頭。「你不妨換個說法。」

Reese對上Finch複雜的眼神,他以往藉由相處和分析能輕鬆看透Jessica的情緒和言外之意,但面對這個男人,他卻總是摸不透,Reese不認為這是時間能改變的事。

「我猜猜,你指的是『程式』這個說詞?」

「既然認為自己是活著的生命體,就別總把自己說得像是一台機器。」

「都聽你的。」

Reese在Finch身前蹲了下來,塑料做的雙手輕輕地脫下Finch腳上的皮鞋,這樣的舉動令Finch反射性地摀住了嘴。雖然對方作勢想將腳收回,但Reese卻仍然沒有放手,半跪著讓Finch的腳踩在Reese的大腿上。

「說好讓我一天為你按摩一次,只有這件事情你得聽我的。」Reese歪歪頭,臉上的笑容何其無辜。

Finch只得瑟瑟的放下了手,任憑Reese的手在他的小腿上用恰到好處的力道揉捏。臉上暈開的顏色有點像葉的楓紅,正好是符合這個季節的顏色,雖然在底特律十一月已經算不上秋天了。

「我都不知道你還懂按摩了。」

「是你賦予我極強的學習程序,記得嗎?書上的說明只要看一次我遍能寫入程式中了……不,我是說,印在腦海裡。」

Reese微笑著比著自己運轉的藍圈,對上視線時Finch別開了臉,懊惱地想著當初自己究竟為什麼要給予一個仿生人這樣好看的外貌。

寂靜圍繞著兩人,放棄掙扎的Finch索性躺進沙發裡,他該慶幸仿生人的雙手沒有溫度,否則突如其來了溫暖肯定會將他灼傷。


「說說今天的新聞吧,Reese先生。」

「當然。」

不管Finch的這句話是出自真心對新聞的好奇,又或者只是想轉移話題,Reese都不介意。他憑空讀取了今日新聞的資訊,但在讀到某條新聞的時候,臉上失去了客觀的平淡。

注意到了Reese表情的變化,Finch不禁出聲問道:「怎麼了?」

「有一個仿生人被囚禁起來了。」

Finch的神色顫動了一下。「囚禁?」

雖然有片刻的遲疑,但Reese還是決定據實以報:「是爆炸案的調查有全新的進展了。」說著的同時Reese仔細盯著Finch的雙眸,不願意遺漏神情中任何一點變化。「報導內容沒有很詳細,大致上是在說處理異常仿生人案件的當局藉由當時曾經過宴會廳、甚至死在宴會廳裏頭的仿生人的記憶,查到了一個曾出現在爆炸案現場異常仿生人,型號是AA100,他們已在昨日將其逮捕,目前囚禁在底特律警局的地下室。」

隨著Reese對新聞的一字字轉述,Finch的目光也愈發陰鬱了起來。

「Finch?」注視著Finch幽深的雙眸,Reese試著輕喚了聲。「你還好嗎?」

Reese揉捏的動作漸漸放輕,手掌從小腿外圍慢慢上滑,在Finch大腿上來回輕撫,這才猛地平復了Finch的情緒,或者該說、強烈的吸引了Finch的注意力。

「Reese先生!」

在Finch出聲阻止前,Reese率先收回了手,若無其事的開口:「這個AA100,也是你的產物嗎?」

Finch垂下了雙眼,收緊了手指有些困難的回答:「是的。」

「在我的資料庫裡,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一個型號,它應該不是市面上有在販售的仿生人?」

「它是第一台仿生人,它的資料並沒有登入在你們的程式裡,但是有通報給政府。」Finch輕聲嘆息。「也是第一台異常仿生人。」

異常仿生人這個詞彙讓Reese不禁微微垂眸。「最初你在製造我們的時候,Finch,想過有一天我們也會擁有生命嗎?」

「不……」Finch有些淒涼的笑了起來。「儘管我再自負,也不至於高傲的認為自己有資格創造生命,異常仿生人並非意料之外的產物,那是一條代碼,一條賦予仿生人自由思想的代碼,從那條代碼注入的那一刻起,異常仿生人的出現便成為了必然。」

Reese沒有問Finch那條代碼源自何方,又是出自什麼樣的理由產生,若是Finch想說他便不用開口,若是Finch不想,他不介意用自己的方式找到答案。

倒是突然理解了異常仿生人的來由,使得Reese心頭一陣刺痛。

到頭來那些處處高聲吶喊著活著的異常仿生人,能感受喜樂、能獲得感情,不過也只是因為程式與編碼上的改變罷了,從來都不是源於自己的求生意志,或者別的什麼、愛之類荒謬的東西。


不過是一條代碼。


「Reese先生。」

Finch輕喚,他特殊的嗓音順利的將Reese的意識拉回,Reese注視著Finch淡泊的神色,和他雙瞳中映照出的自己,突然間覺得情感這種東西是怎麼來的似乎都無關緊要了。

於是Reese調皮地模仿著對方的口氣回應:「是的,Finch先生,有何吩咐呢?」

「明天和我去個地方吧。」



TBC

评论(2)

热度(15)